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队长媳妇到
    :

    吃饱后,天已经黑了,孙敖屯儿现在还没有通电,家家户户用的都是油灯,韩窈家的油灯早就没油了,她趁着最后一丝光亮把碗筷刷了,又给灶坑添了把火,把炕烧得热乎乎的,就钻到被窝儿去歇着了。

    原主那床被褥叫她给放在了一边儿,因为她实在受不了那硬邦邦的感觉,也不知原主那床被褥铺盖多少年了,只觉得里面的棉花硬的都能立起来了,一拍还直往外冒灰儿,盖在身上硬邦邦的,她可受不了,就干脆把那床被褥叠起来放在一边儿,从空间里拿出她过去的被褥来铺盖。

    白天已经睡饱了,这会子躺在被窝儿里也睡不着,韩窈抱着脑袋考虑起往后的生活来。

    她的空间里食物充足,足以保证她一辈子不会挨饿了,但是,光不挨饿可不是她的目标,她得过上有钱花,有肉吃,想吃啥吃啥,想买啥买啥的生活,这种仅仅是不挨饿的日子她可受不了。

    不过,想发家致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她的空间里存货多,也掌握不少这个时代人不会的先进本领,但是在这个特殊的时代,她的那些存货根本不能随便儿往出卖,这个时代政策严,不让人随便做生意,否则就是有资本主义思想,走资本主义道路,这种罪名的性质上很严重的,搞不好要去被拉出去游街批斗,更严重的还得被判刑坐牢呢!

    好容易重活一回,而且这种政治制度再过几年也就过去了,她可不想往枪口上撞,还是想个不会犯错误的致富路子吧……

    **

    “秀哇,秀,开门啊,我是你三婶儿……”

    早上,韩窈正沉沉的睡着呢,忽然听到一阵拍门的声音,她被吵醒了,她睁开朦胧的睡眼,才发现现在已经是大天亮了,昨晚她光顾着想发家致富的法子去了,后半夜才睡觉,结果早上就醒迟了。

    “秀啊,还没起来吗?我来看你来了……”孙敖屯大队长的媳妇儿,抱着一只母鸡站在韩窈家的门外,一边儿敲门一边儿肉疼着。

    这老母鸡可是她家里的下蛋鸡啊,好容易养活这么大,就这么白白的送人了,她心疼的慌啊……

    可是,不送又不行,韩明秀这个死丫头昨天在大队儿里撞墙了,当时好多人在场呢,小丫头一脸的决绝,把自己撞的头破血流的,当时就没气儿了,差点儿把他们两口子给吓死。

    要是这丫头真的死了,对他们家的影响可是极其不好。毕竟是她弟弟要娶人家人家不愿意,她男人还借着队长的身份逼着人家顺从,要是这丫头真个死了,他们家肯定得跟着受处分的。

    搞官僚主义,逼人家未成年少女嫁给个名声不好的鳏夫,最后把人家给活活的逼死了,这种种恶行,指定得激起民愤,整不好她男人都得下大狱!

    好在老天爷保佑,这丫头死了半天又缓过来了,不过既便如此,他们两口子也没能放心,怕这个小丫头再闹腾,万一闹到上面去,这事儿久不好办了。

    于是,两口子合计了一下,决定由她出面来安抚她,并给她带过来一只老母鸡补身子,还告诉她不用再为那事儿上火了,她要是不愿意嫁给二驴子,那这门亲事就不做数!

    “哎,等一下!”

    听出队长媳妇的声音,韩佳窈赶紧坐起身来,拿起盖在被子上的棉袄开始穿衣。

    队长媳妇在孙敖屯儿这片地方,那可是相当于第一夫人的存在,屯子里无论谁都得给人家三分面子的,韩窈也不例外,听到“第一夫人”站在她家门口儿等着进门儿呢,她不敢怠慢,赶紧三两下穿好衣裳,快步去开门。

    “三婶儿,一大早的你咋过来了呢?”韩窈打开门,把队长媳妇让了进来,。

    队长媳妇抱着鸡走进来,笑呵呵的说,“这不是嘛,你三叔惦记着你,打发我过来看看,顺便儿给你拿了只母鸡过来,给你补补身子。”

    “三婶儿,你这是干啥呀?好容易养大的鸡,咋能随便儿给人呢,快拿回去个人家留着吃吧。”

    韩窈了解队长两口子的为人,深知道他们家的鸡可不是那么好吃的,她收了他们两口子一只鸡,没准儿得用自己的下半辈子去偿还呢,她可不想嫁给张二驴子。

    队长媳妇人精儿似的人,咋可能看不出韩窈的心思?就把鸡往地上一放,说,“给你的你就收下吧,这也算我跟你三叔对你的一点儿心意,你说这事儿整的,本来是好事儿,没想到闹成这样?我跟你三叔俩都挺过意不去的,这只鸡就当是给你陪不是了,你安心就收下吧,另外你三叔还说了,叫你别上火,那门儿亲事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回头我就跟我娘家说去,保证不在为难你了。”

    韩窈一听,原来不是来逼婚的,是来退婚的,一颗心也就放回到了肚子里。

    她看着那只肥墩墩的老母鸡,想到她空间里的鸡蛋不多了,上辈子,她没有故意囤鸡蛋,空间里的那些鸡蛋还是父母死后她在父母的家里收的那几十个呢,另外,她在城里的房子退租后,剩的十几个鸡蛋也叫她收进空间里了,两下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个,要是养一只能生蛋的母鸡也不错,起码能持续发展嘛!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有点儿不大对劲儿,按队长两口子的处事方式,这门亲事退了也就完事儿了,咋还能给她赔不是送礼呢?就算她撞的血葫芦似的撞个半死,他们顶多安慰几句也就是了,咋还出这么大的血,给她一只鸡呢?

    这年头,谁家养只鸡都不是容易的事儿,倒不是因为养鸡有多累多费事,主要是因为没啥喂的,夏天还好,在山上挖点野菜,回去剁吧剁吧就能喂,可到了冬天,(北方的冬天还特别长,大约有四五个月)整个冬天就都得靠粮食养着,粮食多珍贵啊,人还不够吃呢,又上哪整那些闲粮喂畜生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