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吸血鬼老祖谈恋爱的那些年 楔子五 Human or Vampire(二)
作者:戎马生涯的小说      更新:2018-10-11
    “我们赶到的时候,那间房子的主人已经死了,户主姓陈,叫陈而尔,十年前她与当时的丈夫离婚,一个人搬到城郊住,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十一周岁的儿子,叫陈辞。根据现场痕迹来看,那个孩子应该是趁乱逃走了,但我们派出去的人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他,这是整理后那孩子的个人资料,请您过目。”

    短发女人接过汇报员递过来的文件夹,粗略地翻了几页后,视线停在了一张白底证件照上。

    “他?”短发女人挑了挑眉,放下了手中咖啡。

    “怎么了吗?”

    “他就是那个失踪的孩子?”

    “是的,他就是陈而尔的独生子,陈辞。”见女人一脸微妙的表情,汇报员有些不满地添了一句:“请部长放心,我们提供的资料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偏差,所有在籍公民的照片都是最近六个月以内的,除非在这半年内,他整了容。”

    女人摸了摸下巴,快速丢下一句:“好的,我知道了。”说完,便抄起桌子上的资料迅速站起身来,快步向办公室外走去。

    一旁的汇报员连忙跟上女人的步伐:“部长,距离事件发生已经过去四天了,那孩子八成有去无回了,况且在体能素质方面,人和吸血鬼的差距有多大我们都很清楚,如果您对我们的工作存在质疑,您可以向……”

    “不用找了,人在我这里。”

    女人微微侧目,冷冷扫了跟在身后聒噪不堪的汇报员一眼,不过一会儿,便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

    “咔哒”——

    审讯室的门开了,女人走了进来,室内三个身着黑色制服的审讯官不约而同肃然起身。

    “部长。”

    “审出来什么了?”

    短发女人随意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她心不在焉地转动着左手中指上的指环,浅棕色的眸子有意无意地扫过身处钢化隔音玻璃另一侧的“嫌疑人”。

    “根据嫌疑人的口供以及现场提取的血液和烟蒂头上的dna样本,我们大致锁定了犯案吸血鬼的身份,不出意外应该是塞缪尔和她的老搭档罗伊。只是据这位可疑少年口述,击退塞缪尔和罗伊的并非他自己,而是协会的人。”

    短发女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她挑了挑眉:“我可不记得我最近碰到过这两个棘手的家伙,你们呢?”

    三个审讯官面面相觑了一阵,摇了摇头。

    其中一个男人颇为无奈地说道:“塞缪尔公爵是所有男人的克星,只要敌对方有她在,我们根本没法出手,更别提她的身边总形影不离地跟着一条死心塌地的疯狗了。”

    站在两个男人中间的年轻女孩不满地反驳道:“秋铭,你自己自制力差可别拉上我和白哥,我俩才不会受那种‘脱衣舞女’的诱惑呢,整个行动队也就只有你不知道色字头上一把刀的道理。”

    “切,还不仗着你是个女的,那个女吸血鬼的能力只对异性释放的好吧,下至三岁幼童,上到耄耋老人,统统逃不过她的魔爪,嘿嘿,要我说啊,就连我们最沉着冷静的小白……”被唤作秋铭的栗发男人故意将尾音拖得长长的,他绕过恼怒的女孩,玩笑似地环住了好友的肩膀,暧昧地在好友耳边吐气道:“对上塞缪尔也未必能把持的住。”

    “你!”气不打一出来的女孩没好气地指着秋铭的鼻尖怒骂道:“你这人简直下流!无耻!白哥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呢,快点给白哥道歉,听见没!”

    秋铭不甘示弱地回击:“老女人,多大了还装嫩,都有孩子的人了,还一口一个白哥的叫,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那位的头顶都能养羊了呢。”

    “你简直……”

    不大不小的审讯室内,空气中隐隐弥散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味,眼见着一场“世界大战”一触即发,一直沉默不语的黑发男人突然发声道:“部长的意思是,他在说谎?”

    女人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为什么这么认为?”

    男人垂下了头,低声道:“不好意思,是我偷换概念了。”

    女人微微扬起唇角,视线在男人瘦削隽秀的面容上停驻了一阵,缓缓道:“这里就我们四个人,说话不必那么拘谨,相比部长,我更希望你叫我姐姐。”

    话音刚落,一个轻浮的声音迅速接了上来,只见趴在白淩松身上的栗发男人笑眯眯地捏起了好友的脸蛋,一边捏一边夸张地感叹道:“哎呀,还是姐姐说得对,小松真是太严肃了,天天整着一张苦瓜脸不知道给谁看,真不知道嫁给小松的妹子,天天对着他这张不苟言笑的帅脸,究竟是福还是祸呢?你说对不对呀,白副部长?”

    白凌松无奈地推开好友的脑袋,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有条不紊:“工作场合,部长还是多留心一点的好。”只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头一直是低垂的,视线并未从皮靴上移开半寸。

    女人眸底的眸光闪了闪,终还是黯了下去,她叹息了一声,将文件夹递给了弟弟:“他是人类。”

    白凌松翻动着文件夹,眉头渐渐蹙成了一个“川”字。

    半晌,他像是接手了一件格外荒唐的事,先是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然后将手中的文件夹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

    “这种事情太荒唐了,如果一定有概率的话,那这种事发生的概率甚至不及1%。”

    见况,一旁的年轻女孩也停止了和战友的怄气,她拿过桌子上的文件夹,细细查阅起来,突然,只听得“啪嗒”一声脆响,文件夹掉在了地上。

    “可这是事实,他们的报告从来不出偏差。”女人提醒道。

    “这不可能,今天下午化验科送来的那份血检报告上显示他的血液成分里含有吸血鬼因子,那份报告我相信您也拿到了,而且抓获他的那天晚上,您也在现场,您当时……”

    话未说完便被一声轻咳打断,只见女人眯了眯眼睛,低声说道:“我觉得我应该完善一下我刚才说的话。”

    说着,女人神色复杂地望向玻璃的另一侧,声音中是难以抑制的颤抖,只听她一字一句地说道:“准确点说,他曾经是个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