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隐身小鬼医 第281章 莫名其妙的危机感
作者:孟婆爱喝汤的小说      更新:2018-05-03
    我应该开心的!

    不错,此时此刻,我应该非常开心。

    林家老太躲在幕后要坑我,然而,我这边还没办法对付她的时候,她已经自己作死,被我和颜无双当场抓住杀人。

    那把刀子上有她的指纹,林倩倩,我,颜无双全都是目击证人。人证物证都在,铁证如山,警察已经对她发布了通缉令。她敢打颜无双的主意,颜十二必定会动用道上的关系,对她四处搜索。

    我告诉了江文川,江文川也是让手下满西阳市找林家老太。

    丝毫都不用怀疑,在未来的日子里,林家老太太必定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现在,我应该开心才对!

    我完全可以关起门睡大觉,或者抱着双胞胎姐妹,或者和白祭歌叙叙破庙里未尽的旧情,高枕无忧。

    然而,我真的有些担心。

    林家老太太,是《三清道经》的传人。《三清道经》又是和《岐术鬼经》一样的存在,曾经一度被人称为道家上古传承下来的通天秘术。

    她的道行,或许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厉害,但是,从破庙设局来看,她想搞死我,简直轻而易举。

    这样一个人,要杀人,需要自己拿着刀子捅吗?

    不错!

    她为什么要亲手捅死林杰?随便喊个小鬼折腾死林杰岂不是更好?

    整件事,她似乎故意卖给我一个破绽,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颜无双问:“泉儿,你到底怎么了?”

    我踩灭烟头,问道:“姐,林鸿忠坦白了吗?”

    颜无双叹了口气,道:“没,还是那样,死不松口,一个字都不说,浑身颤抖哆嗦着,装疯卖傻。”

    她话音还未落,手机铃声响起来。

    颜无双接通之后,脸色一变。

    好半响,她挂断电话,望着我,道:“林鸿忠死了!”

    我一惊:“怎么死的?”

    颜无双:“死状很蹊跷,自己挖出了自己的心脏。至少监控视频里是这样。”

    我皱起眉头,这事果然蹊跷。

    自己挖出自己的心脏还是一回事,我纳闷的是,林鸿忠为什么要死?

    林老太太杀了林杰,他不是凶手,充其量只是帮凶。甚至他这种地位层面的人物,找找关系,请个好律师,轻而易举就能把他这个帮凶,给美化成一个被逼迫的受害者。

    即便是帮凶,又能判几年?

    几年之后出来,大把的家财足够挥霍一生。

    他为什么死了?

    颜无双忽然说:“泉儿,你说会不会是这样的。”

    我问:“哪样的?”

    颜无双:“真正的凶手,是林倩倩。林倩倩被林杰侮辱,早就恨之入骨。所以……”

    我问:“所以她害的林家家破人亡,然后她作为林家唯一的继承人,继承林家三个亿的资产?”

    颜无双摇了摇头,自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不对……不对……她是个女孩子,才十七岁。并且案发的时候,被人捆住了双手双脚,连嘴巴都贴上了胶布。更何况她已经怀胎九个月,肚子太大,行动不便,不可能杀人。凶器上只有林家老太一个人的指纹,林家老太畏罪潜逃,所以凶手绝对是林家老太太。唉……不管怎么说,这林倩倩,可真是个可怜的人啊。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虽然是个禽兽,但活着好歹比死了强。家破人亡,给她偌大的家产,她能撑得起来吗?”

    可怜的人!

    对啊,可真是个可怜的人啊……

    一个星期后,这个可怜的人让我们所有人全都刮目相看。她把林家的家产,全部捐了!

    捐给了慈善基金。

    自己只留了一百万,打算抚养孩子长大成人。

    这事把颜无双和白祭歌感动的一塌糊涂。

    特别是白祭歌,觉得人家才是十世善人,跟林倩倩比着,她对世界的那点小恩小惠,简直微不足道。

    昨天,颜无双给我打了个电话:“乖弟弟,通知你一声,林倩倩住白祭歌家去了。”

    我皱起眉头:“什么情况?”

    颜无双说:“小小不是在白祭歌家吗?让林倩倩去,能多个照应。林家老太太还没落网,前天有人看到林家老太太在林家别墅外面出现过,我怕倩倩出事。你放心,外面我们安排的有警察二十四小时守护着,双重保险,绝对不会伤到你的白祭歌。”

    我什么都没说。

    我心里很敬佩林倩倩捐钱的慈善,很喜欢这个姑娘的坚强。

    但是,有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却在心底挥之不去,如一块石头压在上面,莫名其妙很不舒服。

    日子就这么接着过下去。

    我仍旧和双胞胎九儿住在“田园牧歌”。还上个毛线的学啊,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调查白祭歌身边的人,分析哪个最可能是十世恶人。

    林家老太太无疑是最大的嫌疑。

    然而,林家老太太却再也没有露面。

    罢了罢了,人要想开点,既然着急没用,那就忙里偷闲,趁着这几天,好好休息一下。

    可是,这几天我总是做奇怪的梦。

    不再是与那个容貌模糊不清的女孩,从天而降啪啪啪的梦,换了一个……

    连续一个星期,每夜都是如此。

    我又梦到那件破庙,观音偏殿之中,我躺在观音金身下,睡的香甜,怀里抱着九儿,一如现在。可九儿醒了!九儿眯着眼睛,再也不是以往那样水灵灵天真无邪,而是带着不合年龄的狡黠,老谋深算,笑得诡异。

    她轻轻解开我的裤子,跪在我两腿之间,柔软的小嘴凑过去,吃棒棒糖一样一会儿含一会儿舔……

    我特么吓坏了!

    在忍不住喷发的时候,猛然间惊醒,看看九儿,正撅着小屁股,趴在我肚皮上,睡的满脸口水。小丫头头发乱糟糟的,抿了抿小嘴……

    还好,我的裤子穿得整齐。

    我有些奇怪,人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可是我对九儿没有半点那方面的心思,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还连续一个星期都是这样!

    我爬起床,天色刚刚亮,估计才早上五六点。

    九儿悠悠醒转,在我肚子上蹭了蹭口水,懒洋洋的问:“黄泉,你这几天怎么不笑了?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我揉了揉她的脑袋,说:“小丫头片子,懂个什么?”

    九儿坐起来,挥舞着小拳头,义愤填膺:“我靠!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啊?跟我说,我咬他!”

    (本章完)极品隐身小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