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隐身小鬼医 第255章 最后一个太监
作者:孟婆爱喝汤的小说      更新:2018-05-03
    这货一下子眼睛瞪得老大老大的!

    他眼眶中的火焰都要喷出来了!

    他的脸上,横看竖看,就写着两个大字:“卧槽!”

    说句实话,我特别能理解他的心情。

    他酒壮熊人胆,大半夜闯进女神家,一瓶子干晕了李茉,然后逼着白祭歌吃下药春。他准备好摄像机,坐在椅子上,以为长夜漫漫,可以尽情的猫戏老鼠,可以尽情的把贞洁烈女调教成荡~妇~****他觉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以往都是他对白祭歌死缠烂打,今天终于能让白祭歌哭着求操……

    可特么谁知道我突然冒出来,直接一凳子砸晕了他。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我浑身上下都是唇印,发现他觊觎已久,都没来得及碰一下手指的女神,已经一脸满足趴在我的怀里……

    这特么不管是谁,肯定有杀人的心。

    他愣了足足有四五秒,破口大骂一声:“我曹尼玛!本少弄死你!”

    这货拎着酒瓶子朝我脑袋上砸来。

    “不要!”

    白祭歌惊呼一声,竟然把我搂在怀里,翻身想替我挡下。

    搞毛线啊?

    小爷我是谁?撇开道术不说,我在山里野生野长,跟饿红了的狼瞪过眼睛,跟三百斤重的野猪摔过跟头……

    再看看这货,黑眼圈很重,眼睑不清明,瞳孔暗黄,分明酒色过度,肩头两盏阳火摇摇欲灭,早就掏空了身子。

    小爷我会怕他?

    白祭歌这一抱的攻击力,绝对要比这货大的多。

    因为白祭歌把我搂在怀里,老子失去视线也就罢了,只觉得鼻子眼睛被两团嫩肉给挤压住,呼吸不畅,差点憋死我。

    我凭着感觉一脚踹过去!

    把那货踹的倒退几步。

    然后我赶紧推开白祭歌,没好气道:“喂!你想憋死我啊?”

    白祭歌面红耳赤,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那货嗷嗷怪叫:“气死本少了!气死本少了!麻痹的,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还在**。老子杀了你们!”

    麻痹的,他还叫嚣着要杀人?

    老子现在才最想杀人。

    我生来最鄙视的一种人就是强~奸犯。在我看来,这比直接杀人夺命更加的无耻,更加的造孽。杀人夺命,死者仅仅那一刻恐惧痛苦,然后就尘归尘,土归土了。

    可是强~奸呢?

    毁掉的是人家姑娘的一生。未来的生命之中,那一刻的遭遇,将成为一生的梦魇,永远逃不出来,生不如死,痛不欲生。每每念及,如坠地狱。受害者可能会成为精神病,可能会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堕落一生。

    特么的,想找女人,这年头几百一千块,全套服务服务。

    甚至稍微懂点女人的心思,甜言蜜语几句,主动送山门的都有。

    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这种人,就应该除掉祸根!

    我起身,二话不说,一脚朝着他裤裆里踹去。

    “啊……”

    凄厉的惨叫。

    这货夹紧了双腿,捂着蛋蛋,噗通一声跪下,然后歪倒在地上,疼的直抽抽。

    白祭歌拉住我,小声说:“他就是林杰,林氏集团的大少爷,咱们斗不过……”

    林杰?

    就是李茉说的那位**掳掠,无恶不作的贱人?十世恶人最有可能的人选?

    我说:“林氏集团的大少爷?”

    林杰:“小子,怕了吧?不过你现在求饶已经晚了,你死定了。”

    嘿嘿……

    我现在除了笑,还能做什么呢?

    林氏集团就牛了吗?

    好吧,西阳市有两个真正的牛人。一个叫陈卷珠,一个叫颜十二。林氏集团和颜十二有合作关系,说白了就是有些利益往来。真要是算起来,恐怕林氏集团在颜十二心中的地位,都不如江文川在陈卷珠那的分量。

    江文川狠狠心,咬咬牙,没准都能把林氏集团给干掉。

    江文川是我便宜岳父。

    更何况背后的陈卷珠一心拉拢我。颜十二最近也是三番两次找理由想见我。

    特么的这林杰当真以为小爷我是软柿子吗?

    我把他扶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趁着这货不注意,又是一脚踹在他裤裆里!

    “嗷……”

    林杰这一次直接晕了过去。

    这次栽倒的好,叉着腿,这姿势,不多踢两脚,实在对不住他啊。

    我卯足了力气,又是一脚踹过去。

    “嗷……”

    林杰疼的醒了过来。

    我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脚踹过去。

    林杰不动了!

    躺在地上,眼角有泪水成行,流淌下来。

    他的裤裆里,流出血和尿液,林杰一脸的生无可恋。

    白祭歌拉着我,小声说:“黄泉,别杀人,为了这种人坐牢,不值。”

    的确不值。

    我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喂!110吗?这里有人入室伤人,蓄谋强奸,请你们赶紧来一趟吧,地址是……”

    白祭歌还真是为我着想啊,她焦急道:“黄泉,你快走吧,等会儿警察来了,你把人打的这么严重,恐怕……恐怕……你走了,我就说是我打的……”

    我开玩笑活跃气氛:“打算为我背黑锅?你要是在监狱里待几年,前途毁了不说,以后出来,可是连男朋友都找不到。”

    白祭歌轻轻在我肩头捶了一下,撒娇道:“找不到就赖着你,你要为我负责。”

    我:“大美女,赶紧打住!我身边的姑娘实在太多了,你忍受不来,到时候肯定吃醋。”

    白祭歌微笑望着我:“我喜欢吃酸的。”

    我:“哈……那回头把你介绍给我媳妇,她是醋坛子,你俩在一起,肯定幸福。”

    白祭歌问:“你媳妇……第一次和你见面……你们……你们为什么要做咱们……刚刚做的事?”

    我:“看不出来,你很八卦啊。”

    白祭歌身上自带一种柔弱娇人楚楚可怜的感觉,那双桃花眼俏生生的打量着我,让人无法拒绝:“说说嘛……”

    我鬼使神差就把和江雨寒从认识到现在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白祭歌叹了口气,微微低下头。

    我问:“怎么了?”

    白祭歌:“如果是我先认识你,就好了。”

    我满头黑线:“白祭歌……”

    白祭歌:“叫我祭歌。”

    我:“好吧,祭歌,你在这样,以后我都不敢跟你做朋友了。”

    白祭歌低着头想了片刻,莞尔一笑,大大咧咧拍了拍我的肩膀,颇有颜无双的风范,道:“放心吧,我不会破坏别人的感情的。过了今天晚上,我只当你是好朋友。你再想做过分的事,我也不会答应的。”

    我没敢接话。

    什么叫过了今天晚上?

    那么意思可不可以理解成,今天晚上能做很多过分的事?

    ps:还有一章,等不及的朋友可以先睡。

    (本章完)极品隐身小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