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隐身小鬼医 第243章 一夜七次之才!
作者:孟婆爱喝汤的小说      更新:2018-05-03
    姑姑:“那只八哥?能有什么来头,就是只鹦鹉呗。”

    我不可思议问道:“刚才我的小命,就掌握在一只鹦鹉手里?”

    姑姑:“师父面冷心热,让我带八哥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没事了。不过你可别小瞧那只八哥,它说话很准的。”

    我:“嗯?未卜先知?”

    姑姑:“那是当然。”

    我:“那它说我该杀,难不成以后我真的会变成魔神?”

    姑姑一愣,眼神中掩饰着什么:“哈哈,逗你玩呢,还真信了。蠢蛋!”

    我一脸郁闷。

    姑姑:“不过这鹦鹉,真的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我问:“哪里不同?”

    姑姑:“你没发现,它特别聪明?”

    我:“发现了,也特别爱说脏话,很欠抽。”

    姑姑:“还有一点,你绝对猜不出来。”

    我:“什么?”

    姑姑:“你觉得,这只鹦鹉,几岁了?”

    我看过一本有关的书,这种小型鹦鹉,平均寿命在十年以内,也就是说,能活个十来岁已经不错了。

    不过既然姑姑这么问,那鹦鹉必定活的更久。

    我斗胆猜了一下:“活了十五年?”

    姑姑撇了撇嘴:“少见多怪!这鹦鹉,是我师父的师父,刚被收入山门的时候在山里捡到的。那一年我师祖九岁,而我师祖,比我师父大了整整二十岁,也就是说,鹦鹉被捡到那年,就算刚出生,也比我师父还要大十一岁。我师父今年五十八岁,你算算,这鹦鹉多大了?”

    很简单的加减法。

    十一加上五十八,我去!将近七十岁了!

    这这这……这特么有没有搞错?

    我问:“姑姑,这鹦鹉成精了?”

    姑姑:“真成精也没什么稀奇的了。没成精才是怪事。就好像你见到一个活了八百岁的老人,奇怪不奇怪?人家都说,老而不死是为贼!这鹦鹉,贼的很呐。”

    玲珑絮絮叨叨,接着说:“不过我师父一直对它照顾有加。知道为什么吗?嘻嘻,你把耳朵凑过来,我偷偷告诉你。”

    我把耳朵凑过去。

    姑姑在我耳边吹气如兰,小声道:“爱屋及乌听说过没?”

    我一愣,忽然间想起什么,惊呼出声:“你师父和你师祖……难道……”

    姑姑瞅了瞅走在前面低头沉思,不知道想着什么坏主意的贾道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压低声音道:“哎呀……你想死啊……让你不要说。”

    我明白了。

    当年云素仙姑,必定和自己的师父有一段无法公布于世的爱恋。云素仙姑因为喜欢自己的师父,所以才会对这只鹦鹉如此纵容。

    我说:“姑姑,你要多向你师父学习,看你师父多奔放大胆,怎么到了咱俩这,你就这么抗拒呢?”

    玲珑白了我一眼:“哼,我师父是我师父,我是我,你别想打我的主意。”

    我:“姑姑,难道你不喜欢我?”

    玲珑:“喜欢你个大头鬼啊!好了,出来了,赶紧滚吧。”

    果然出来了!

    又来到我们刚才等着的栈道旁边。

    我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的往前走。

    玲珑俏生生的站在那,目送我们离开。

    远了……远了……

    已经走出几十米。

    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我明明和姑姑接触的时间不长,远没有双胞胎姐妹和无双姐久,可是,姑姑在我心里的分量,无人可以取代。

    我忍不住想起来不久前玲珑从西阳市离开的那次,我站在阳台上,她站在小区花园中,早晨一缕阳光洒在她身上,玲珑沐浴在其中,圣洁温暖,一如我世界中的太阳。

    我已经懒得去管什么世俗仁义,懒得去管什么道德伦理,我更加懒得去理会流言蜚语,懒得理会别人怎么看我。

    我特么在跟着三爷在山里穷困潦倒,为什么没人给我提世俗仁义?

    三爷封棺下葬被人拦下来掀开棺材盖翻腾了半天,为什么没人给我提伦理道德?

    我不能再错过她……

    我发疯一样转身,朝着玲珑飞奔跑去。

    她瞪大眼睛望着我:“你……你想做什么!”

    我一口气跑到她跟前,狠狠的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

    姑姑一脚把我踹开,嘴角却藏着微笑,嫩脸绯红:“混蛋,你要脸不要?”

    我嘿嘿笑道:“能追到姑姑,要脸干什么?”

    姑姑白了我一眼,没好气道:“去追双胞胎去!”

    我后退着慢慢离开,对着她傻傻的笑着挥手,我说:“姑姑,等你出来那天,我去接你。”

    玲珑又瞪我一眼:“瞧你笑的猥琐样,来接我一准没按什么好心思。你再敢碰我,我就把你太监掉!”

    ……

    到底还是分别了。

    从这一次之后,我就开始害怕分别。在未来的未来,有无数次分道扬镳,我总是偷偷一个人启程。

    我害怕别人流泪,更害怕自己流泪。

    我害怕看到别人的背影,更加害怕给别人留下背影。

    一直走到龙虎山下,我仍旧心情失落,无法开心。

    贾道师反倒比我心事更加重。

    我忽然发现,这货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就一直沉默不语。

    这很反常!

    我问:“老贾,你怎么了?”

    一连喊了好几声,老贾仍旧低着头往前走。

    我一脚踹在他屁股上,老贾哎呦一声:“小哥,你搞毛线?”

    我问:“你怎么了?”

    老贾贼眉鼠眼,嘿嘿奸笑着,说:“小哥,你觉得那只鹦鹉,如果送人,算不算一件好礼物?”

    我一愣:“送给谁?张珠珠,还是小梅?”

    老贾:“切!爷爷我是眼里只有女人的人吗?我打算哪天把鹦鹉偷走,送给我徒弟。”

    我又一愣:“你徒弟?”

    老贾:“就是你儿子啊!”

    我当场就炸了。

    脑海中全是未来的画面:老贾吹牛装比,坑蒙拐骗,带着我儿子四处泡妞,关键特么的审美还有问题。然后一只鹦鹉整天在我儿子面前脏话连篇,没事带着我儿子去展示怎么**各种鸟,连鸡鸭都不放过……

    这种环境下长大成人,我儿子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四处张望,捡起一截木棍,怒吼道:“老贾,尼玛蛋,你敢打我儿子的主意,老子揍死你!”

    老贾哈哈笑着跑开,说:“小哥,你就认命吧。爷爷我掐指一算,能知百年。你儿子命中注定是我徒弟,交给我你放心,保证把他培养成一夜七次之才!”

    我追了好半天,这货贼滑溜,十几分钟后,我俩一前一后,上气不接下气,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

    我说:“老贾,你这么能,不是掐指一算能知百年吗,你算算我会不会去帮你去招魂?”

    贾道师一愣,顿时郁闷起来:“小哥……不!我喊你祖宗成不成?那可是一百万啊!招个魂就一百万啊……”

    (本章完)极品隐身小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