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隐身小鬼医 第5章 调教美女
作者:孟婆爱喝汤的小说      更新:2018-05-03
    三爷有个女儿?为什么从来没听他提起过?

    这个素未谋面的姑姑,左侧屁股上有一枚月牙胎记?

    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非常无语。三爷啊三爷,你让我去找姑姑,你倒是告诉我她的模样,年龄,家庭住址啊。这些都没说也无所谓,最起码你要把她的名字告诉我吧。

    你这么干是不是太任性了点?

    这怎么找?

    难道以后我见到一个女的,二话不说,先脱人家的裤子,看看屁股蛋上有没有胎记?

    真那样的话,别说我活不到二十岁,我赌五毛钱,我连下个月都活不到。

    翻开那本《岐术鬼经》,我的注意力很快被这本古篆书籍给吸引了。

    我没正经上过学。不过从六岁开始,就被三爷逼着练字。正楷入门,隶书行草,最后练小篆。三爷刻意教我很多古篆字音字意,不知道哪个朝代的,现在看来,是良苦用心啊。

    中医,又称之为岐黄之术。

    黄,指的是黄帝。岐,指的是岐伯。

    黄帝,大家应该都知道。老祖宗啊!咱们都是炎黄子孙。

    这个岐伯,来头不小。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是真正华夏中医的始祖。黄帝曾三千问岐伯,一问一答,后撰写成册为《素问》。这就是现在中医盛典《黄帝内经》的前身。

    上古时期,黄帝医人,岐伯医鬼。两人分别司掌阴阳,维护人间太平。这本《岐术鬼经》,便是岐伯的心血。

    前半部岐术医鬼,后半部鬼经惩戒,恩威并重,赏罚分明。

    我翻看着《岐术鬼经》,这本书仿佛有种魔力,不知不觉,我浑然忘记一切。如果不是孙寡妇在隔壁喊我,估计我能看到天亮。

    贴身收好《岐术鬼经》和三爷的遗书,我重新回到隔壁。

    孙寡妇白了我一眼:“小崽子,你抽风了?正说着呢就跑掉了,不怕那群坏人堵住你啊?”

    怕!

    怎么可能不怕?

    我虽然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是村子里少有的小鲜肉。但帅不能当饭吃。

    那帮人肯定是在找《歧术鬼经》。如果我还在村子里待的话,下场肯定会很惨。

    更何况太清宫中那个女鬼,还惦记着我。

    这里是没法待了。

    并且我还要去找三爷的女儿。三爷说我什么九世的宿命,这是最后一辈子,注定活不到二十岁。想起来就怕怕的,如果我英年早逝,那岂不是天下美女的一大损失?没准很多妹子会为我殉情的。

    为了那些妹纸们,我也要活着啊。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是在积德。

    孙寡妇想了想,起身回了里屋,拿出来一个布包,递到我手里,说:“小崽子,你这些年虽然调皮捣蛋,但我一直把你当孩子看。这里面有两千块钱,我存了半辈子。原本打算给苗苗和倩倩上学的。你拿着傍身,走吧,以后别回来了。”

    我愣了愣,没想到关键时刻,孙寡妇这么好。

    这让我很愧疚,早知道原来不偷看她洗澡了,只偷看苗苗和倩倩就好了嘛。

    不过这钱我不能要。

    我把布包递给她,笑着说:“孙艳芬,你还不知道我的本事?就凭小爷这张帅气的脸蛋,走到哪都是美女管饱睡好啊。”

    孙寡妇撇着嘴:“呸!”

    江雨寒白我一眼,冷哼:“呵呵……”

    我没当回事,我这人就有一点好处,脸皮够厚:“孙艳芬啊,我这马上就要走了,临走前,能不能让我像小时候一样,跟苗苗和倩倩睡一晚上。让我回忆一下儿时最纯洁的友谊?”

    孙寡妇操起扫把:“小崽子,你个白眼狼,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我家丫头,信不信我把你的屁股打肿?滚滚滚……赶紧滚!”

    我带着江雨寒嘻哈笑着跑出院门。

    风雨已经停了,深更半夜,山村里越加伸手不见五指。漆黑的夜,我在三爷的坟前跪了半个小时,三拜九叩之后,起身离开。

    我向前走,前方一片漆黑,充满未知,一如我的前途。

    江雨寒跟在我身后,她问:“咱们去哪?”

    我:“浪迹天涯。”

    江雨寒:“哼,本姑娘对浪迹天涯不感兴趣,特别是和你这种流氓一起。我要回家。”

    我:“好,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这位大小姐,咱们就在此地分道扬镳吧。您好走,我不送。”

    江雨寒咬着牙:“你……”

    我转身朝前走去。

    江雨寒又跟过来。

    我:“哟……这是缠上我不离不弃的节奏啊?”

    江雨寒冷哼一声:“穷乡僻壤,尽是刁民!”

    我:“那你还跟着我这刁民干什么?”

    江雨寒:“混蛋,我知道路吗?不知道路,怎么出去?”

    我:“你的意思,是要我带你出去?”

    江雨寒:“废话!”

    我:“呵呵,可是,这不像是要我帮忙的态度啊。”

    江雨寒眉头一皱:“三千!”

    我:“呵呵……”

    江雨寒:“五千!”

    我:“呵呵呵……”

    江雨寒:“开个价吧。”

    我:“求人帮忙,就要有个求人帮忙的样子。喊声哥哥,说句好听的。否则,我可走了。”

    江雨寒咬牙切齿:“你做梦!”

    我快走两步,作势要甩开她。

    江雨寒吓的花容失色。刚从太清宫逃出来,又是深更半夜,这姑娘现在敢跟着我出来都算是坚强的了。

    她焦急喊道:“喂,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我:“两码事,赶紧的。”

    江雨寒纠结了好半天,一咬牙,愤愤道:“带我出去,谢谢!”

    我:“这句话,可不太好听。”

    江雨寒深吸一口气:“黄泉,请你帮个忙,带我出去好不好?”

    我:“连声哥都不喊?”

    江雨寒俏脸生寒:“你别太过分!”

    我:“得!分道扬镳!”

    江雨寒气的面红耳赤,急的直跺脚,终于还是认输了,她喊道:“黄泉哥哥,请你带我出去好不好?”

    瞅着她气急败坏,却故意装作娇滴滴的模样,我心里一阵舒爽。

    城里有钱人家的千金大小姐怎么了?小爷可是村子里的小霸王!小爷我舍命救你,一心好意,被你误会成禽兽不说,你非但不感恩,还一直寒着脸对我冷言冷语,没用皮鞭手铐蜡烛调教你已经不错了。

    玩笑过后,该说正事了。

    我说:“江雨寒,跟你商量个事呗。你看,咱俩现在已经是这种关系了,哥没头苍蝇一样,连个去的地儿都没有。你家有没有什么差事,给我找一份,比如给你按摩洗澡暖床,我都能干!不挑的……”

    (本章完)极品隐身小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