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雷法为王〕〔快穿主播不是人〕〔一只狐狸的故事〕〔快穿之醋王系统总〕〔长生四千年〕〔召唤好可怕〕〔自带锦鲤穿六零〕〔病娇千金拐回家〕〔代号桃园〕〔缺氧〕〔我的帝国〕〔一笔论江湖〕〔最佳上门女婿胡杨〕〔魔妃曲之来世了尘〕〔魅姬惑天下〕〔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我有一尊炼妖壶〕〔僵尸世界:签到就〕〔我写网络小说的那〕〔妻命难为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西游之妖族传说 第一百三十三章 收网
    请微信搜索 “看书神站” 防丢失,点关注 不迷路!

    没过多久温子然便过来了。

    见到东华羽凡的时候,十分友好的打了声招呼。

    而在看到旁边的曲华裳时,也只是眼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后便将神色贴到了尹幽妍的身上。并没有因为曲华裳长得好看就会有其他的行为,这倒是让东华羽凡对温子然蛮有好感的。

    温子然一如他的名字一样,温文尔雅,对尹幽妍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温师兄和尹师妹的感情可真好。”东华羽凡谈笑着说道,语气里面带着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羡慕。

    尹幽妍害羞的笑了笑,圆圆的脸红红的,可爱得紧,让温子然看的心都要化了的模样。

    “对了,师兄,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漂亮姐姐重生魏延。”尹幽妍突然拉着温子然的手,眨了眨眼,对他介绍着曲华裳。

    曲华裳也爽朗,微微勾起一丝笑,说道:

    “早年曾有幸见过温师兄一面,没想到师兄已有佳人在畔,真是时间如梭啊。”

    曲华裳说完装作感叹的说了一句,不过眼中却闪过一丝黯然。

    别人成双成对,自己却形单影只。

    东华羽凡刚好看到曲华裳眼中的黯然,心下了然,不过这种时候也不好劝解什么。只能用打趣的语气说道:

    “华裳姐姐这么年轻,说这些话小心被人认为是小老太婆哟。”

    果然,经过东华羽凡一打趣。曲华裳顿时没了黯然神伤的心情了,和东华羽凡打打闹闹了一会,心情也算是好起来了。

    跟着温子然他们回到他们的房舍,屋子并不大,但是刚好可以住几个人。况且修士原本就没有那么都要求,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刚好走到门口的时候,就遇到了走过来的柳如烟。

    柳如烟在世俗的身份是一名公主,长相自然也是不差的。性格爽朗,和曲华裳倒是趣味相同。两人都是直爽的性子,没一会就亲亲热热的。东华羽凡心里也高兴,坐在温子然他们的房舍里面,几人说说话。倒也算惬意。

    “也不知何事才能回去。”柳如烟看着外面的明媚,突然感叹的说道。

    “柳师妹何必如此,天下之大,何处皆可修行。”温子然温和一笑,轻柔的给尹幽妍倒了一杯茶。这才低声的劝说道。

    东华羽凡微微一震,觉得这温子然倒是洒脱,这种性子,还真是让人羡慕。蓦地,东华羽凡突然想到了风倾尘。也不知道他如今在何地?是不是已经将她遗忘了。

    摸了摸手腕上的同心结,东华羽凡将衣袖拉了拉,挡在了里面。

    和他们几人分别后,东华羽凡没有立马回去,而是在营地附近转了转,河边偶尔会有几个陌生的弟子转来转去。有的脸色焦急、有的平静、有的黯然、有的坚毅;

    不过虽然五大门派联合在一起,但是门下弟子并不是各个都和气的。

    没逛一会,东华羽凡便看到一团人围在一起争吵。

    原本东华羽凡是不想过去的,可是突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从她一到这个世界便听见的声音。若说东华羽凡记不得别人的,倒是把云梨的声音记得还算清楚。

    “你可知我是谁,快将丹药还给我。”云梨的声音冷冷的,听上去还算是有气势。

    “哼,我管你是谁,这是我拾得,便是我的。”那名天山派服饰的弟子同样冷笑一声。好不客气的回击道。

    “你,你这个无耻小人,这丹药明明是我掉落的,上面还有我玉虚宗的标识。”云梨气急败坏。不过如今倒是学乖了,没有了千古冷做后台,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外门弟子,因此性子也收敛了不少。

    “那又如何,这里玉虚宗弟子何其多,你凭什么觉得这是你掉落的?”那名天山派弟子丝毫不惧重生许广花歪传最新章节。脸上更是不屑,轻蔑的看了一眼云梨,满脸不在乎。

    东华羽凡并没有走过去,神识一扫,便发现,如今云梨是独自一人,周围并没有江影同的身影,东华羽凡没有查看四周,直接收起了神识。

    “这……”云梨不是没法证明,只是心里很迟疑,不知道该如何说。

    她如今已经被千古冷逐出,虽然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她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将千古冷继续当成自己的靠山了,若是被千古尊者知道,定然不会饶了她。

    她可是知道千古尊者的厉害的,

    这瓶丹药原本是她准备自己用的,可是江影意却非要她让给她,云梨不知不知道江影意讨厌她。可是为了江影同,她也是忍了。只是因为之前她有着千古冷记名弟子的身份明所以江影意就算是讨厌也没有太过于为难。

    如今她丢了千古冷记名弟子的身份,江影意的态度可是一日日的变差,更甚至到了现在更是明目张胆的冷嘲热讽。

    云梨出了在东华家当女婢的时候被人这样呼来换取过,到了玉虚宗,因为有着千古冷做后台,并没有任何人这样对她。哪怕是修士比她高的,都不会对她说些难听的话。

    云梨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手心,心里非常的不甘心。可是更多的是深深的后悔。

    她原本以为,只要江影同爱她。就算没有了千古冷做后台,大不了辛苦一些,至少自己心里也算开心。

    可是没想到,从她被师傅逐出去的那一日开始,便是噩梦的开始了。

    江影同刚开始对她也算百依百顺,同以往没有什么差别。可是慢慢的,云梨就发现,江影同问她要丹药和灵石的时候越来越多。

    虽然她以前是记名弟子,但是因为千古冷人少,平日的供给也算丰厚,又因为东华羽凡不用丹药,将丹药都给了她,所以她的身家在玉虚宗也算是非常不错了。肯定不是外门弟子可比的,可是如今她摸着自己的储物戒指,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一段时间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在快速的减少。

    若只是一些丹药的话,这就罢了。

    她也存了不少的丹药,所以就算是供江影同修炼几年也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问题是。江影同用丹药非常的快,到后来就连江影意也开始伸手问她要灵石。有的时候更是拉着云梨到坊市买东西,基本上所用的全是云梨的东西。

    云梨慢慢的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当一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女人慢慢的恢复了一丝清明,那么就很容易发现以往忽略了的事情。

    比如发现了江影同看向她时的神色里面并没有多少爱意;比如她多问江影同几句便能够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不耐烦;比如时常看到江影意看向她的那种讥讽的目光;比如江影同越来越少靠近她。

    云梨不是傻瓜。她能够在东华府上做婢女,察言观色是她的强项。

    仔细一想,变就什么都明了。

    可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不甘心,得不到才想要拼命的得到。只是这样一来,江影同除了要丹药妖灵石的时候还珠之前路漫漫。就再也不会因为别的原因出现在她面前了。

    更甚至。到了现在,江影同直接不出现了,要什么东西的时候,直接叫江影意过来问云梨要。

    云梨如今连江影同在哪里都不知道,营地这么大,若真的想要找一个人是非常不容易的。若是还有千古冷记名弟子的身份的话,哪里还需要这样。

    想到这里,云梨就是深深的悔意,同时也突然明白了东华羽凡当时转身的时候那道失望的目光。

    她这才想起自己做了些什么。

    那可是和她一起长大的小姐啊,东华羽凡对她那么好。她都做了些什么呀。

    可是如今云梨也知道,她没脸见到东华羽凡,更没脸站在东华羽凡的面前。况且,她之前还对东华羽凡有恨意,恨她对自己太过于无情无义。可是当她发现江影同的真面目之后,那股恨意突然变得有些讽刺了起来。

    “上面不仅有玉虚宗的标识,还有千古冷的。”云梨说道这里的时候,神色有些恍然。

    像是突然想起了自己还在千古冷的时候,没有什么烦心事,除了修为老是不给力之外。平日里想做什么师傅也不会管,只要没闯祸就可以了。

    千古冷那么大,她也是想去哪里就去那里,没人约束。没人跟她说不许。

    可是在外门短短数日,她就有一种过完了一生的感觉,外门弟子对于自己的地方分的非常清楚,没有允许若是擅自闯入别人的地方,很有可能会被嫉恨。

    若是修为比她低还好,修为比她高。也只能忍气吞声的低头认错,姿态也必须要放的非常低才行。

    那名天山派的弟子眉头微微皱了皱,要说玉虚宗他心里最惧怕的,还是千古冷的千古尊者,他早年曾有幸见过千古尊者一面,他当日也不过是匍匐在地上,混在众多弟子中间非常不起眼的存在。

    可是当时千古尊者到了天山派发了好大一通火,挥手间便是天昏地暗,山崩地裂。

    想到这里,心里暗道倒霉。

    对千古尊者还是有一惧意的,看了一眼确实有着千古冷的标识。虽然不知道千古冷有多少弟子,但是对方既然有这个,证明应该是千古冷的人。若是玉虚宗其他峰弟子,他得罪了也不惧。

    可偏偏他原本就畏惧千古尊者,又知此人向来护短。因此冷哼一声,不清不远的将丹药扔给了云梨之后,直接甩袖离开了。

    不过今日的仇怨也算是接下了。

    今日离开,不代表他不报复了,所以回去之后肯定要调查一番的。

    若是知道云梨被逐出千古冷,只怕又是一场争端了。

    云梨死死的捏着玉瓶,看着玉瓶上面千古冷的标识,眼睛里面泛起雾气,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一步一步的走回了自己的房舍,周围的人见没什么热闹了自然也就散开了。

    东华羽凡跟在云梨的身后,云梨的身影非常落寞。东华羽凡没有想要上前的意思,有些事情是自己做下的,必然要自己承担夜宋最新章节。她做到了自己该尽的义务,她早已经不欠云梨的,也没想过云梨还她的因果。

    只是到底陪伴自己多年,东华羽凡叹了口气,自己就帮她最后一次好了,若是以后她能够认清楚现实,努力修炼,不要再背不真实的东西蒙蔽了双眼,结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见云梨回到了自己的房舍,关上房门。没过一会,从不远处走来一个女子,东华羽凡将身影隐入墙后。

    江影意神情倨傲的一觉踢开了云梨的房门,语气更是不怀好意:

    “大嫂,我哥要丹药,快点拿来。”

    说着就摊开了手,也只有要东西的时候才会阴阳怪气的叫她一声大嫂。伸出手非常自然,可是眼中却满是不屑。

    云梨心里黯然,闭着眼,深吸一口气,冷冷的说道:

    “滚。”

    “你,你找死啊。”江影意先是一愣,随后怒火中生,顿时大声吼道。

    “我没有丹药了,你滚吧。”云梨没有发火,只是冷冷的看着江影意,再次冰冷的说道。

    “没丹药那就给灵石。快点,我哥等着呢。”江影意脸上带着不耐烦,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云梨。

    云梨不再理会她,心里已经凉到不行,对江影同的爱意顿时被浇灭了。心里隐隐作痛,可是却不想露出半点委屈之色。她就算是再卑微,也曾是千古冷的弟子,该有的尊严还是要有的。

    虽然在千古尊者和东华羽凡面前丢掉了尊严,但是这些人不配。

    “你是想死吗?你信不信我让我哥不要你。”江影意见云梨一副死人样就来气,要容貌美荣耀,资质又不好,可是偏偏好运进入千古冷,用丹药将修为堆到了筑基期,身法丰厚。

    这些不管哪一样都让她心里嫉妒到不行,可是偏偏这些是他们嫉妒不来的。好不容易云梨被逐出千古冷了,可是居然还露出那种冷笑。

    江影意眼睛红红的,怒火似乎就要到了爆发的边缘。

    如今云梨可是一个没有背景的修士了,就算是被人欺负也不会有人帮忙。她早就看不惯了,因此直接祭出剑准备偷袭。

    云梨见江影意剑光一闪,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手中早就出现了一把灵剑。

    “别忘了,我也是筑基期。”说完,寒光淋淋的灵剑一转,一股寒意顿时卷上江影意的心头。

    心里暗暗恼怒,可是却不敢在上千。

    云梨手中有不少的灵器,别说对方修为不比她弱,就是她的修为高过云梨。凭她手中的这种品阶的剑根本无法伤对方分毫。

    可是就这么离开江影意心里不甘,狠狠的跺了跺脚,说道:

    “好,很好,你等着被我哥抛弃吧。”

    说完,愤恨的跑了出去。

    ‘嘭’的一下,门被她狠狠的甩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唐诗薄夜〕〔帝妃临天〕〔末世:掠夺城市〕〔梦回汉时:东风若〕〔亲爱的傲娇狐狸先〕〔叶绾绾司夜寒〕〔女尊穿越:陈家有〕〔病少枭宠纨绔痞妻〕〔情深入骨,傅少的〕〔豪门至宠〕〔重生九零娇娇媳〕〔变身少女的星辰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