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楚潇虞歌〕〔猎妖高校〕〔召唤好可怕〕〔影帝你的夫人掉了〕〔我气哭了百万修炼〕〔重生空间之田园福〕〔金陵婢〕〔返回2006〕〔乡村透视仙医〕〔老有妖孽要追本仙〕〔医武高手闯天下〕〔护花神豪〕〔念你一辈子〕〔向往的生活之娱乐〕〔绝品透视高手〕〔我会做傀儡〕〔某不科学的机械师〕〔诸天禁制〕〔龙珠:地球觉醒时〕〔随身桃花园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西游之妖族传说 第九十一章 清醒
    蛟魔王连连喊道:“大哥你先松手,先松手,我说,我全都说。”

    铁扇公主见状,连忙上前将牛魔王的手拉回来,轻声斥责道:“有话好好说,你这是做什么?”

    “老三,你给我讲实话!”牛魔王几乎是用吼的,狮驼王吓了一跳,不由得看了看那山洞,生怕这动静会吵到里边的金翅大鹏雕。

    蛟魔王却依旧撇着嘴,露出满脸笑容:“大哥,你肯定想不到,我遇见了谁。”

    “谁?”牛魔王怒喝道。

    “陆压道君。”蛟魔王小声笑道。

    “什么!?”牛魔王、鹏魔王、铁扇公主、狮驼王皆震惊的喊出,他们皆沉浸了足足三秒,直至互相望了望方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你骗大哥也找个好点的借口,陆压道君都失踪上千年了,还能让你碰到?”鹏魔王眯着眼,反问道。

    “是真的。”蛟魔王突然十分认真地说道:“我就在归灵山睡觉的时候,陆压道君出现在我的面前,他还说要重出三界,带领我们妖族重铸辉煌呢,他说了,助我提升修为,让我们替他开路,先踏平人界。”

    看着蛟魔王那兴奋、严肃的模样,牛魔王等人竟有些信了他的话,牛魔王终是不愿再争论这个话题,他压着怒火,低声对蛟魔王说道:“不管你是如何提升修为的,趁金翅大鹏雕还未发现,你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咱们兄弟,不能全折在这里。”

    但蛟魔王却回道:“大哥,你说什么呢?我此番可是特地来找他的,只有他才能带领我们踏平人界,打上凌霄。”

    说着,蛟魔王竟往那山洞走去,“老三你!”牛魔王怒声喊道,可蛟魔王根本不听,径直往山洞内走去,直到他走进山洞第五步后,里边传出一声怒吼!

    “吼!”

    随着怒吼声响起,一道强横的灵力直冲而出,将洞外的牛魔王等人逼退十余步,而蛟魔王,则身体不受控制的被拖了进去,他感受到里边传来强劲的吸力,蛟魔王没有做任何抵抗,任由他将自己扯进去,他的脸上,一直带着一股阴邪的笑。

    “呃!”

    一袭鲜艳红衣的金翅大鹏雕狠狠地将蛟魔王拎起,那鹰爪紧紧锁住他的脖颈。

    “谁让你进来的!”

    金翅大鹏雕冷声问道,他的脸上写满了怒意。

    但蛟魔王却依旧艰难的笑着,吐出几个字:“我是来给大王送礼的。”

    “什么礼?”金翅大鹏雕将蛟魔王松开,转过身去,冷声问道。

    只见蛟魔王伸出左掌,晃了晃,一个白玉瓶子出现在他的掌中。

    金翅大鹏雕猛地回头,很是诧异道:“阴阳二气瓶!你是从何处寻来的?”

    蛟魔王将阴阳二气瓶递过去,嘿嘿笑道:“大王可是还喜欢这礼?”

    金翅大鹏雕一把接过,那目光炽热的盯着阴阳二气瓶,“有此物在手,三界之内,何人还能挡我!”

    蛟魔王知道,这阴阳二气瓶本就是金翅大鹏雕的独门法宝,在他人手中,此瓶只能收一些太乙金仙修为之下的神人妖魔,可在他金翅大鹏雕的手中,便是那西天如来佛一个不备,也极有可能被收入此瓶之内,遭受阴阳二气蚀骨,化作血水。

    金翅大鹏雕似笑非笑的看着蛟魔王,阴阳怪气的说道:“看在你如此忠心的份上,说吧,想要什么赏赐?是妖族第二把交椅?还是要本王替你提升修为?”

    蛟魔王微微躬身,拱手道:“替大王做事,不敢要什么赏赐,只求大王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带领积雷山的兄弟,将洛阳城,屠了!”

    金翅大鹏雕面露疑色,随即故作为难的说道:“但此事我已交予花果山的那只猴子去办了,现在又交给你,不太好吧?”

    蛟魔王却猛地单膝跪地,朗声道:“您是王,您的话就是命令,他区区花果山算得什么东西,我不需要三日时间,今夜,便可破城。”

    “噢?如此之急。”金翅大鹏雕问道。

    蛟魔王面露诡笑:“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吃人肉了。”

    此刻的蛟魔王实在是合金翅大鹏雕的胃口,与此时的他像极了,同样像极了一个患了失心疯的变态。

    “既然如此,你便去吧,所有积雷山的妖怪都随你调动。”金翅大鹏雕道。

    “多谢大王!”蛟魔王面带笑意的退出山洞。

    在蛟魔王退出山洞后,金翅大鹏雕身上的红衣忽然消散,变回原本的锦绣长袍,脸上的神情也变回了当初在狮驼国,闭关前与青狮精和白象在一处喝酒时的俊雅模样。

    而他的面前,一袭红衣若隐若现,随着一阵令人发颤的咯咯颠笑,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影缓缓变得真实。

    那个金翅大鹏雕身着一袭红衣,五官显得妩媚、神情极为荡漾,他犹如一烟花场所的勾栏名将。

    “他想害你,看不出来吗?”那一袭红衣的金翅大鹏雕说道,他的声音依旧毫无男子气息,竟是女子娇声。

    “那又如何,仅凭他那摇摇欲坠的大罗金仙修为?”金翅大鹏雕冷哼一声,毫不在乎。

    “咯咯咯~”那红衣金翅大鹏雕咯咯直笑,他忽然扑到金翅大鹏雕的身上,伸出如葱秀指抚摸着他的脸,娇声道:“我就喜欢你的狂妄,喜欢你这不可一世的模样。”

    金翅大鹏雕十分反感,他极其厌恶的将自己身上的人推翻在地,怒喝一声:“滚!”

    但那红衣金翅大鹏雕还未落地,便化作一缕红烟,在山洞中飞舞起来。

    “我说过,别变化成我的模样,要想出来,就变回你自己。”金翅大鹏雕强压着心中的怒气呵斥道。

    “咯咯咯,想过河拆桥吗?你可别忘了,那一百多万道徒可是你吃的,我不过是沾沾你的气运罢了。”

    突然,那红烟猛地扎进金翅大鹏雕的身体,与之融为一体。

    金翅大鹏雕的神色又变得阴阳莫幻,他体内的阴气将阳气隐隐压下。

    只见金翅大鹏雕又变回一袭红衣,他抬手捏了捏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的咯咯直笑:“想要救她出来,当然得付出点代价了,但是这代价究竟有多大,那就不是你我能够掌控的了。”

    天色渐暗,那洛阳城外五十里处的大道上,盘坐于七万多小妖之间的孙小六终是开口对他们说第一句话了。

    “我明白了。”孙小六语气略显激动的说道。

    “大王?大王!”虎大王和熊瞎子连忙喊道。

    “大王!你明白了什么?”黑老大迅速凑到他的身边问道。

    斜月三星洞,据藏经阁左侧第二排第三千四百一十二本古籍记载,释迦摩尼修得佛身之时,曾有一劫。天地初开,凤凰现世,凤凰生孔雀,孔雀好吃人,她曾在释迦摩尼于雪山修炼之时将释迦摩尼吞入腹中,后遭释迦摩尼以佛光破膛而出,释迦摩尼制服孔雀,将其骑往灵山。释迦摩尼本想将其杀之,但万佛皆言:你从孔雀腹中而出,便相当于尊孔雀为母,佛门以慈悲为怀,绝不可做此杀生之事。如此,释迦摩尼只好放下屠刀,将孔雀尊为佛母,封孔雀大明王。

    当年孙小六读到此处时,心中已然生出许多疑惑:其一:他为释迦摩尼感到不忿,自己好好的在雪山修炼,冷不丁被妖物吞入腹中,自己为求自保破膛而出,居然还不能杀她了?此等为何?其二:既然不能杀,那放了便是,毕竟为了佛祖之位,他释迦摩尼绝不可冒万佛之大不韪,可他为何还非要将其奉为孔雀大明王呢?难不成真的是为了三界众生不再遭孔雀食之?

    这其三,则是在他看完后面的‘妖族近代史’后方有所感悟的,那便是:这释迦摩尼将孔雀强行扣在灵山,则是为了其影响力之大,近乎半个妖族。女娲娘娘尊为妖神,而凤凰被尊为万妖之王,凤凰的女儿孔雀则是她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而后成了所谓佛母,其用意,不言而喻。

    那其三便是:原来善良可以不是出于内心。

    当释迦摩尼将孔雀扣在灵山之时,妖族的落败便随之开始。

    不出百年光景,新兴的佛门可与道教争光辉,而当时遍布整个三界的妖族却群龙无首,大能尽退,时至今日,妖族已然连凡间人族都隐约不敌,当真悲哀。

    孙小六看着洛阳城上空缓缓飘起的青烟,当即对虎大王、熊瞎子、黑老大、蟹八角四人道:“吩咐下去,一刻钟后,强攻洛阳城。”

    “啊?”四人皆惊讶的看着他,熊瞎子竟伸出那厚厚的熊掌去摸了摸孙小六的额头,说道:“六子,你脑子清醒着的吧?”

    孙小六轻轻将他的熊掌拍了下来,神色严谨的说道:“你看我像是在看玩笑吗?”

    “真的要打吗?”黑老大咬了咬自己那长长的门牙问道。

    孙小六点着头,道:“争取一口气拿下洛阳城。”

    “好!我们听你的。”虎大王紧紧握住手中的钢刀,点头应道。

    他们早已习惯了听孙小六的安排,也不需要听他解释的多详细,他们的任务便是照做,将一切都做好,所有的筹谋,都由这位大王去算计好了。

    孙小六起身朝着另一边正在烤野兔的禺狨王走去,猕猴王躺在一旁的草地上,他的身上缠着许多白色的纱布,那都是禺狨王给他缠的,极丑。

    孙小六走近后才发现那被缠成木乃伊般的猕猴王,他很是诧异的问道:“你这是,在修什么功法吗?”

    猕猴王一脸黑线的看着禺狨王,禺狨王则是将刚刚烤好的野兔拿了起来,扯下一块兔腿递给孙小六,裂开嘴笑道:“怎么?我包的,不好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唐诗薄夜〕〔帝妃临天〕〔末世:掠夺城市〕〔梦回汉时:东风若〕〔亲爱的傲娇狐狸先〕〔叶绾绾司夜寒〕〔女尊穿越:陈家有〕〔病少枭宠纨绔痞妻〕〔情深入骨,傅少的〕〔豪门至宠〕〔重生九零娇娇媳〕〔变身少女的星辰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