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医仙〕〔剑神在星际〕〔我真的是反派啊〕〔第一狂妃〕〔猎天争锋〕〔天降我才必有用〕〔诸天一页〕〔陆少的暖婚新妻〕〔抗战之野狼突击队〕〔血蓑衣〕〔逍遥兵王〕〔从港岛电影开始〕〔文明之万界领主〕〔龙门赘婿〕〔甜妻可口:大叔每〕〔男人的江湖〕〔系统向我借能力〕〔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好孕甜妻:狼性大〕〔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西游之妖族传说 第十六章 七年
    天庭七日,凡间七年,几条消息从天庭传出。

    其一:玉帝下旨,重打巨灵神八十大板,连降三级。缘由巨灵神蹿使四大天王闹事,以找场子为由在天河外与五方揭谛大打出手,玉帝勃然大怒,本要将其推上斩仙台,在五方揭谛的求情下方才改为重打八十大板。

    其二:武曲星护驾有功,连升三级,升为禁军大统领,取代阿难掌管十万天庭禁军。

    其三:三圣母杨婵与凡人刘彦昌成婚,双双犯下天条,杨婵被压华山,需十万军功方可释放,刘彦昌与其子刘沉香皆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其四:哪吒三太子不服管教,暗助逆贼,念在其后有悔改,遂罚俸禄半年。

    这一日,天庭早朝,西王母竟牵着一七岁孩童坐于一旁,任何人都能看出,这乃是一凡间孩童。

    她头戴凤冠,身披百鸟朝凤袍,仪貌端庄,比之美貌**更多娴雅、清贵。

    那孩童年方七岁,面容清秀,举止有礼,见了玉帝即刻行礼,跪拜俯首道:“儿臣叩见父皇。”

    玉帝朝西王母微微点头,再看向那孩子,慈爱的笑道:“去你**身旁吧。”

    十一金乌乖巧的站到西王母身旁,拉着她的衣袖。

    太白金星朗声道:“祝贺陛下、祝贺娘娘,喜得金乌十一。”

    其余众仙家早从见到十一金乌开始便已震惊无比,心中如惊涛骇浪,不知如何是好,齐齐望向那个孩童,直到太白金星冒出这样一句祝贺之言,他们方才齐齐俯首祝贺道:“臣等祝贺陛下、祝贺娘娘,喜得金乌十一。”

    自那一日后,天庭多了一只金乌,名为十一,不过这只金乌可不需要值班,他只需要整日跟在玉帝和王母身边,备受天庭众神的尊敬瞩目即可。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玉帝居然下旨,让昭惠显圣二郎真君杨戬统领天河六十万水军下界,前往南瞻部洲降妖,而那六十万水军竟真就奉了命下界去。

    七年光景,孙小六已然将花果山布置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牢笼,进出皆在他的感知范围,慕名而来的妖军已达三千,虽都是些纳神境和凝神境的小妖,但他都高兴的一并收入了麾下,毕竟做起苦力来纳神境的和化神境也没啥区别。

    在花果山山顶看着妖兵们勤勤恳恳种着地,锄着草的孙小六百般无趣的使着探音神通,窥探着万里之外的西牛贺洲,在佛门掌握天道规则开始,那里便凭空生出一座妖城,名为狮驼国。

    这狮驼国本是人类的一个国度,在三只大妖的入侵下,这里成了西牛贺洲最大的妖城,且此三只妖王皆是皈依佛门的妖,不受天庭管制。

    孙小六首次到访这狮驼国时便冷笑了出来:这分明就是文殊、普贤两位菩萨的坐骑,青狮白象,还有那只如来佛祖的亲娘舅,金翅大鹏鸟。随后他也明白了其中缘由。那当日给自己送金箍棒的牛精不也是太上老君的坐骑青牛精麾下的一只妖将吗,所谓的金箍棒不就是太上老君亲手所制的“随心铁杆兵”,不过材质所用与如意金箍棒无二,这才无人可查实。

    这些年孙小六与妖族可没什么来往,倒是与东海龙宫来往密切,这些年不知道从东海龙宫要来多少免费的珍贵药草和兵器,精通炼药提升修为的他在经过了数次药物炼体后修为直奔太乙金仙,现在他只需要将戾气散去,便可完成突破。

    净坛使者猪八戒,跟随弥勒佛游戏人间的他此刻竟在狮驼国城门外与无数妖兵大战,孙小六饶有兴趣的探听着此处的动静。

    自封净坛使者之后,猪八戒的修为已达太乙金仙后期,虽然此刻包围他的妖众多达上万,但这些凝神境、纳神境的小妖除了纠缠也确实做不了什么。

    狮驼国正中有一城堡,此为狮驼国三位大王的住所,城堡外炼神境妖将足有上千,此时三只妖王正一同坐于主殿上,首位坐着一只三丈之高的鬃毛青狮,那左掌正握着半个人身,嘴里不停的咀嚼着人肉;左下方是一只与他身形相差无几的白皮巨象,这只白象捧着一坛子酒不停的往嘴里灌,那酒坛足有半丈宽;右下方的那位在形象上却与这两位大不相同,他面容清雅,体貌上佳,手中握着一块令牌,静静沉思,像极了一个白脸书生。

    “老三,想什么呢?来,陪二哥喝酒啊!”白象将怀中美酒一饮而尽,重重的将酒坛放下,冲那化为人形的金翅大鹏鸟喊道。

    金翅大鹏鸟眉头微蹙,道:“有人潜进来了。”

    “不就是那只猪吗,有什么好担心的,若不是看在他现如今也是佛门之人的份上,我定要像当年那般,将他给蒸咯来吃。”白象不屑道。

    “老三。”张开血盆大口,一口便将手中半只人身吞下,那青狮喊道。

    金翅大鹏鸟朝他看去,青狮道:“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金翅大鹏鸟道:“小钻风的令牌被施了法,他定不是今日才失踪的,至少已有三日。”

    白象疑惑道:“欸?可昨日他不是还来给我们报了道的吗?”

    青狮狠狠地啐了一口白骨出来,道:“咱们被人算计了。”

    天河云港,乃是天河水军在凡间的作战基地,战备休养、物资皆在此处,此时杨戬正携天任、天衡、天辅、天英、天内、天柱、天心、天禽此天河八星于战略图前商议如何进攻狮驼国。

    “主人!”哮天犬奔了进来。

    “如何?”杨戬问道。

    “已经五日了,狮驼国城外的妖怪每日不断增加,保持在两千左右包围天蓬元帅,也都是些纳神境和凝神境的,但是城头却守着数百炼神境的妖怪,我不敢靠的太近怕被发现。”哮天犬道。

    天任是位老将,他激动气愤的神情从那吹胡子瞪眼便可看出,“那三只妖王还未露面?”

    “没有。”哮天犬使劲的摇着脑袋,如拨浪鼓一般。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元帅为何会如此执着要独闯这狮驼国?整整五日了,我们竟什么也没弄清楚。”天心沉不住气吼了出来。

    杨戬摇身一晃,化作小钻风的模样,那是一只纳神境的小妖,虽修为低,但他是负责整个狮驼国的情报传达员,每日巡山将情况亲自禀告三只妖王的就是他,不过他运气不太好,三日前被杨戬给逮住了,现如今正关押在天河云港的监牢内接受拷问。

    “诸位将军稍后,容杨戬再去一探。”杨戬说完化作一道流光朝狮驼国方向飞去,哮天犬紧随其后。

    天河云港位于南瞻部洲,千年前所造本是为了用来压制积雷山六妖王的,奈何从天蓬元帅投胎后便被废弃,如今重新启用竟还是为了八百年前的那位天蓬元帅。

    “都探了多少回了,我看那个杨戬根本就是无心搭救元帅。”天禽道。

    “不可胡言!”天辅叱责道。

    “本来就是,我等下界本就是为搭救元帅而来,现如今元帅正在狮驼国城外,那三只妖王也无意与元帅作对,咱们现在就去将元帅带走,何人敢拦?”天禽愤然道。

    天辅道:“狮驼国三妖王毕竟与佛门关系暧昧,现如今又是元帅自己找**去,我等若是再如此大张旗鼓的前去相助,后果会是什么你可知道?到时候他们倒打一耙,说是我们有意攻打,别说是告到佛祖那里,就算是告到天庭,我等也是不占理的那方。”

    “天辅说的有道理,我们不可鲁莽行事。”天任点头道。

    天心愤怒的将手中银剑拍在身前的案桌上,怒道:“哼!当年元帅就是顾忌太多,这才被那些奸臣算计,要我说,咱们现在就挥师而去相助元帅,元帅要走咱们便走,元帅要拿那狮驼国,咱们便替元帅攻下那狮驼国!”

    天河内,如今已是冷冷清清,六十万天河水军竟全部下界助杨戬除妖,只剩下那元帅府内合围打坐的五方揭谛。

    银头揭谛愤然怒遏,道:“我们当真不管,任其作为吗?当日佛祖要我等来可是专门为了控制这天河水军的,如今他们听玉帝调遣跟了杨戬下界,咱们真的就在这不闻不问吗?”

    金头揭谛微微掩目,道:“千年来,这威震三界的天河水军,从来都没听真正受命于玉皇大帝亦或是我等,终其道来,他们只听命于他们的那位天蓬元帅。”

    波罗揭谛稍稍颔首道:“师兄说的是,我等能做的当真微乎其微。”

    “不试试如何知道?我等受佛祖之命,自当有命令天河水军之权,只要师兄应允,我一人即可去南瞻部洲,将他们给调回来。”银头揭谛自信满满道。

    “修佛最忌贪、嗔、痴、恨,师弟,其修远兮。”金头揭谛闭目,教导道。

    “是。”银头揭谛虽心中不服气,但依旧不敢违背师兄之命。

    天庭,御书房内,玉皇大帝召太白金星密谈,十一金乌坐在那原本玉帝坐的高椅之上,翻阅着奏折。

    “陛下当真圣明,增长天王化作嫦娥仙子将净坛使者引入狮驼国果真将天河水军尽数激下界去了,那二郎真君为挣军功,定会奋力为陛下排忧,有真君率领天河水军,不愁狮驼国不破。”太白金星奉承道。

    玉帝微微点头,脸上的喜悦却并非那般明显,道:“杨戬之能,为帅足矣,再有天河八星为辅,朕不担心狮驼国之战,朕担心的是,那五方揭谛当真会为天河水军而下界吗?”

    太白金星道:“陛下此局极为巧妙,那五方揭谛也并非佛法多么高明之人,先前阿难尊者之番五方揭谛不也没能稳住吗?故陛下无需如此劳神,当安心方是。”

    玉帝已然点头表示赞同,但心中总是哪里略微感到不妥,他看向专心翻阅奏折的十一金乌,慈爱的笑问道:“十一,可有看出些什么?”

    十一金乌面无表情,将奏折尽数折好,方才跳下高椅躬身俯首道:“父皇问的是奏折,还是揭谛?”

    玉帝闻言,淡淡笑道:“两者皆是。”

    “奏折,皆是那些相互弹劾,或是有心提醒父皇却无胆当面死谏者,这些人与文曲星比起来,儿臣反倒比较喜欢文曲星多些;揭谛,父皇此计却为上乘,有凡间山神、灶神提供信息,摸得净坛使者踪迹,再由增长天王变化引至狮驼国,故意留下嫦娥仙子发髻上的玉簪,以此使得净坛使者坚信不疑,再将净坛使者被困狮驼国的消息转传至天河境内,使得天河水军愤然下界,但,父皇想要以此将五方揭谛引下界去,还需一计。”十一金乌缓缓言道,声音虽很是稚嫩,但逻辑表达却极为清晰。

    太白金星闻言,已然震惊,玉帝继续笑问道:“何计?”

    “调虎离山,各个击破!”十一金乌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至尊魅医:腹黑王〕〔剑指玄天〕〔神武帝主〕〔抗日之神枪手〕〔全能小神医〕〔网游之一梦江湖〕〔洪荒之妖皇逆天〕〔食戟之我有万界食〕〔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钞烦入盛〕〔论我脑子里打架的〕〔修仙大魔王养成日〕〔星际剧毒小妖〕〔相思树下相思雨〕〔系统挑了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