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重生九零小军嫂〕〔一世剑仙〕〔我在同一天活了千〕〔次元勇者〕〔嫁入豪门77天后〕〔重生九零:鲜妻甜〕〔神印武帝〕〔神圣罗马帝国〕〔昆仑剑歌〕〔腹黑娘亲萌毒宝:〕〔邪王溺宠:我家兽〕〔春秋异想之江湖缘〕〔大医者〕〔星宇世界传奇公会〕〔农家科举之路〕〔传奇在继续〕〔差佬的故事〕〔腹黑竹马:小青梅〕〔最强装备大师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西游之妖族传说 第三章 学成
    西海四公主敖听心,是西海龙王最宠爱也是最倚重的女儿,她深谋,眼光独到,龙宫一切商业运作皆交予她手,奈何他是龙女,西海唯一的三太子又入了灵山,做了罗汉,虽是殊荣,但不可随意踏入世俗,导致西海龙王一直抑郁不已。

    她身着淡黄色齐胸襦裙,系着利落的发髻,脸上画着淡妆,五官精致,毫无瑕疵。

    须菩提端坐在书房太师椅上手中轻握着一盏清茶,孙小六就蹲在一旁,自顾自的翻着那本筋斗云的秘法。

    敖听心慢慢踏入书房,第一眼便察觉到了那只小猴子,那只如孩童一般大小的猴子,即便毛发金红,耳朵尖长,也并未引起她很大的注意,福身,行礼,敖听心恭敬道:“听心见过须菩提祖师。”

    须菩提点了点头,淡淡道:“斜月三星洞都是些清修闲散之人,不沾尘世间的凡俗,四公主也不必总是送礼过来,凭添这些情分也是徒劳。”

    龙族虽说隶属天庭,但也算是体制内的官员,但是因为生活在凡间的缘故,龙宫总是要与妖族和隐世大能们打好关系,常年处于尴尬之境的龙族按照惯例,每年都是送礼到那些定居在凡间的大能处,正所谓礼多人不怪,各方交好了,有些买卖才好做下去。

    敖听心闻言,再次福身,甜甜的笑道:“这都是龙宫往年的一些孝敬,您是天地大能,若是您不收这惯礼,其他人哪里敢收,些许敬意,还请祖师切勿拒绝才好,听心代父王与三位叔伯在此谢过了。”

    须菩提慢慢饮下一口清茶,淡笑道:“好一个伶牙俐齿,不愧为四海龙宫的外交女诸葛,说吧,此番非要见老夫,所为何事?”

    敖听心特意看了看孙小六,须菩提自知她意,道:“小六是悟空的入室弟子,但说无妨。”

    “他的入室弟子?!”敖听心闻言,惊呼道。

    这一声惊呼倒是把正在津津有味看着书的孙小六吓了一跳,他将目光投向这位龙女。

    这位即使山岳崩塌、刀剑架颈都能面不改色的西海四公主此时竟如此这般失了分寸,毫无半分平日的冷静、深谋。

    须菩提却好似知道她会如此反应般,风轻云淡道:“是老夫昨日方才替悟空收入门下的,四公主可是觉得有什么不妥?”

    敖听心连忙正了神色,恢复往常的镇定,道:“听心不敢。”

    “听心想知道,他,身在何处?此时,是生?是死?”敖听心直接问道,毫无半分掩饰拖沓。

    这一问,孙小六也立刻将所有的目光都投入到了须菩提的身上,目光炯炯,他似是比她还期待那个答案。

    须菩提将手中的茶盏慢慢放下,看向敖听心,好一会才道:“你可还记得自己是何身份?”

    敖听心诧异,她不知须菩提为何突然这样发问。

    须菩提缓缓起身,看向敖听心,语气中无分毫感情,道:“你是西海龙宫的四公主,是整个四海龙族的贸易主办人,是关系着天庭、妖族、人间贸易往来的关键人物,若是你牵扯其中,你要将你父亲置于何地?将整个四海龙族置于何地?你可知?”

    此番话如当头一棒,敖听心那美眸已是泪眼婆娑,哽咽道:“听心自知,可是”

    不等敖听心再说什么,须菩提便已转过身去背对着她道:“去吧。”

    敖听心虽心生不甘,但又无可奈何,她只得收拾好自己的心情,缓缓退出书房,带领着她的西海龙族继续前往下一个地点。

    敖听心走后,须菩提笑盈盈的看向孙小六,那模样,像极了一个老顽童,问道:“你也想知道?”

    孙小六点着头,随即又摇着头,也不说话。

    须菩提抬起拂尘打在他的脑袋上,斥道:“在师公面前无需装模作样。”

    孙小六调皮的吐了吐舌头,道:“师公告知小六,小六便想知道,师公不告知小六,小六便不想知道。”

    须菩提被这个回答逗的发笑,又是一记拂尘打下:“你这猴头。”

    孙小六自知,须菩提祖师现如今还不打算将师傅的事情告诉自己,但是他相信,终有一日他会主动告诉自己的,他相信,这位老人永远都不会害了自己。

    他知道,现如今自己要做就是,变得强大!

    天上三日,地上三年。孙小六在须菩提祖师的悉心教导下,三年内便已达到太乙散仙境界,精通七十二变法门,筋斗云神通。不仅如此,就连那道祖所著的《道德经》也能倒背如流,还有藏经阁内一万七千六百二十二本秘法典籍皆烂熟于心,炼丹材质、草药识别、兵法布阵、练功法门、道教、佛门往事,天庭、龙宫、妖族、斜月三星洞、五庄观、灌江口一应大小繁杂事物关系他皆了然于心,甚至比之须菩提祖师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今的孙小六与之前面貌大不相同,三年前的他还是一只对任何新鲜事物都充满着好奇的小猴子,可如今的他已是一只身长七尺,身材修长,充满无限能量的六耳猕猴。

    随着灵力的渐强,他那两只又尖又长的耳朵后方又分别长出了两只小耳朵,且那四只小耳朵颜色各异,红绿皆有,如今的孙小六,便是真正的六耳猕猴了。

    他的模样比之小时候凶猛恐怖了不少,并且在精通了那么多谙以世事的典籍后,他的心性也并非多么单纯,天真。

    深夜,星空暗淡,孙小六盘腿坐在后山悬崖边,这里是须菩提每夜教授他神通的地方,三年的悉心教授,万年不变的须菩提看上去竟苍老了不少。

    须菩提站于他的身后,寂静了许久方才问道:“听到了什么?”

    孙小六那六只耳朵灵动的前后摇晃着,万里之外的声音皆传于他耳。

    不一会,孙小六蹦了起来,喜笑颜开道:“哈哈,师公,那个叫太白金星的在夸您嘞,不过他好像是在玉帝面前拍马屁,转头又开始夸那个玉帝了,不过那个什么太阴星君可没安好心,还跟西王母说您坏话,说您是老顽固呢,哈哈哈!”

    “啪!”

    一记拂尘打在孙小六的脑袋上,“不可妄语!”

    孙小六调皮的吐着舌头,摸着脑袋笑嘻嘻的看着面前的须菩提。

    看着这个虽然已经比自己还高出半个头但却好像一直长不大的孩子,须菩提耐心的问道:“今日可有读兵法?”

    “有!”孙小六回道。

    “如何破七星阵?”须菩提问道。

    “集结最强灵力,攻其最弱一处。”孙小六答。

    “若是灵力不足,当如何?”须菩提继续问。

    “跑!”孙小六答。

    又是一记拂尘打在脑袋上,孙小六笑嘻嘻的摸着脑袋丝毫不觉得疼痛,须菩提斥道:“好好答。”

    孙小六这才继续答道:“以一字长蛇阵持续攻其紫府位,若是久攻不下,则放弃,该智取,智取之计当属反间计与诈降计优先。”

    “嗯。”须菩提满意的点着头。

    孙小六悠悠抱怨道:“师公,你每日都要考我这些烂熟于心的东西,我都背了多少遍了,要不,孩儿给您倒着答?”

    须菩提淡笑一声,继续问道:“假你今日占山为王,手下妖兵过万,与大妖相斗,妖王被你擒住,你当如何处置?其余小妖又当如何处置?”

    孙小六笑答:“放或,收或,杀滥可不妖小,形原回打,力灵其取吸则,然不,用善则,附归心真若王妖。”

    须菩提微怒,抬起拂尘佯装要打,孙小六连忙求饶,“师公莫打,师公莫打。”

    “认真答!”须菩提没好气道。

    孙小六只好老老实实的一边无聊的掰着手指头玩,一边答道:“妖王若真心归附,则善用,不然,则吸取其灵力,打回原形,小妖不可滥杀,或收,或放。”

    “还算不错!也不枉这三年来你不眠不休的辛苦所学。”须菩提十分满意的抚起自己的白须。

    孙小六自满的抓起了后脑勺。

    “但,这些皆是书籍典故,光读光背无用,你还需解其意,运其形,使得这些成为你今后的依仗,而不是骄傲自满的筹码!可记住了?”须菩提道。

    孙小六立即站的笔直,正经道:“小六谨记。”

    “别急,还有草药,功法没问呢。”须菩提道。

    “啊!还要答啊!”孙小六无奈的拍着额头道。

    次日正午,一支浩浩荡荡的舰队停在斜月三星洞的上空,那是五艘由钢铁所制的运输舰,看似与船只无二,体型颇大,有十余丈,数百草头神正麻利的从运输舰上将一箱箱装订好的货物搬入斜月三星洞。

    凡间所使的是金银,而仙妖的货币则是“金精”,一粒一粒的金精便是神仙与妖怪都喜爱的东西,买法宝,养军队,炼丹药,这些都是需要金精供给的。与之凡间金银相比,一粒金精可当一万金银。此时从运输舰上运下来的乃是人间的金银珠宝,或是低阶的灵丹草药,秘籍法宝一类,虽然都不太值钱,但是看上去很多,体面啊!而且此番并非收买,只是单纯的送礼,既然是送礼,那收礼者也自然不会挑剔这礼是重是轻了,并且按照须菩提祖师的性情,那自然是先把礼都收下再说。

    书房内,须菩提和孙小六正在下着围棋,一开始还杀得有来有回,不过一到中盘孙小六就开始抓耳挠腮,每走一步都要想上半天了。须菩提也不急,细细品着茶,也从不会催促他,任他想破脑汁。

    “谁!”

    虽然书房的门依旧是紧闭着的,但是孙小六立刻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喊道。

    一身着白衣,长相俊美的男子显现在须菩提和孙小六面前,他发髻平整,插着一根普通黑色发簪,手中握着一把折扇,打扮的十分儒雅,让人看上去很是干净、舒服。

    这男子看了一眼孙小六,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随即恭敬的冲须菩提俯身拱手道:“晚辈杨戬,拜见须菩提祖师。”

    须菩提对孙小六稍稍摆了摆手,道:“继续想你的棋。”

    “是。”孙小六这才重新跳回椅子上继续琢磨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须菩提看向杨戬,缓缓起身,语气平淡道:“真君今日突然送来厚礼,老夫便已猜到你会亲自光临。”

    杨戬微微颔首,道:“祖师勿怪。”

    须菩提闻言,缓缓笑道:“我怪你什么,你都给我送来如此厚礼了,灌江口本就没多少俸禄,你二郎真君也不是什么善于敛财之人,此番上下打点,怕是要了你杨二郎的尽数家底吧。”

    杨戬直言道:“杨戬不敢欺瞒祖师,斜月三星洞,五庄观,龙宫,地府,兜率宫、玉虚宫、碧游宫、南海、昆仑山等等皆需打点,杨戬确有些力不从心,还望祖师莫怪。”

    须菩提微微诧异,道:“杨二郎,你此番动作,莫不是还要再来一次大闹天宫不成?”

    “杨戬自知此乃下策,还请祖师指点。”杨戬突然单膝跪了下去。

    须菩提手中攥着的拂尘越发的紧了,看着面前这个无路可退的青年人,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许多情形,最终他还是将欲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重新坐回椅子上,他轻叹道:“去吧。”

    杨戬见须菩提祖师不愿,也不再多说什么,起身恭敬的道谢:“多谢祖师!”随后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直到他离去后,须菩提方才喃喃自语道:“这杨家二朗,肩上背负的着实太多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洪荒封神之最强纣〕〔王者归来洛天〕〔唐诗薄夜〕〔帝妃临天〕〔末世:掠夺城市〕〔梦回汉时:东风若〕〔亲爱的傲娇狐狸先〕〔叶绾绾司夜寒〕〔女尊穿越:陈家有〕〔病少枭宠纨绔痞妻〕〔情深入骨,傅少的〕〔豪门至宠〕〔重生九零娇娇媳〕〔变身少女的星辰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