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代天医〕〔鉴宝:开局一台万〕〔一品国将〕〔空间:我靠美食养〕〔困在江湖世界的玩〕〔地月之爱恋〕〔穿越之兽世龙巫〕〔通天剑尊〕〔帝师是个坑〕〔财法仙途〕〔1910:重回乱世做〕〔四合院:从晋升工〕〔重生年代:悍夫蜜〕〔mc从建造主城开始〕〔控梦追凶〕〔斗罗之山龙传说〕〔我的地球仪成真了〕〔星际之最强指挥官〕〔远古种田之山里汉〕〔绝世小仙农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600章 他不是傅义!
    ..,最快更新!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当玩家以满值契合度转职时,将触发极为少见的额外职业天赋!有概率将该职业提升到全新的高度!”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成功解锁第二隐藏职业——瑰夫!”

    “职业能力一:情感类诅咒抗性加百分之三十。”

    “职业能力二:异性鬼怪对你的友善度有概率转化为爱意和恨意,请谨慎选择提升异性的友善度。”

    “职业能力三:转职成功后,所有陌生异性遗憾、怨念、恨意对你的初始友善度不再是零,变为一,你将有概率直接获得她们的帮助,但有些帮助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职业能力四:瑰夫唯一主动能力,每个夜晚可以使用三次。你可以短时间降低任何一个异性对你的恨意,也可以短暂去提升任何一个异性对你的爱意。但在使用这个能力之前请你记住,当你开始操控一个人对你的爱和恨之后,你将永远失去被她爱的资格!她对你的恨意将在能力使用时间结束后翻倍!”

    “注意!玩家魅力数值越低,该能力效果就越强!”

    “注意!该能力对遗憾、怨念、恨意等不同异性施展后,实际效果会存在差异!”

    “职业契合度达到百分之百!解锁专属职业能力五:每次升级后,魅力属性降低一点,对你来说异性鬼怪友善度提升将变得更加容易。”

    “因玩家职业契合度达到上限,且多次拒绝转职,职业特性发生改变!”

    “职业特性:拒绝暧昧,从不滥情,连异性手指都未主动牵起过的你,却可以五次完成瑰夫前置任务,也许你可以赋予这个隐藏职业新的含义。”

    “一个人的瑰夫:对家庭毫无概念的你,根本没有被人爱过,你一个人走在黑夜中,什么时候才能等到那个真正愿意拥抱你的灵魂?”

    “一个人的瑰夫专属职业特性一:失控的灵魂在靠近你之后,会逐渐想起和爱有关的记忆。。”

    “一个人的瑰夫专属职业特性二:在你真正懂得爱之前,每杀死一个背叛感情的鬼怪,都将有概率获得一个自由属性点!”

    第二隐藏职业成功转职,韩非根本没有多余思考的时间,他用最快的速度查看了瑰夫的所有能力。

    在他转职午夜屠夫之后,当他面对手染鲜血的屠夫时,他的屠刀会变得更加锋利,他成为了一个专门猎杀屠夫的屠夫。

    现在获得瑰夫隐藏职业后,他的职业特性又发生了改变,只要能够击杀背叛感情的鬼怪,他就有机会获得游戏里最珍贵的自由属性点,这系统好像是在鼓励他成为一个专门猎杀瑰夫的瑰夫。

    总的来说,隐藏职业瑰夫还是一个比较依赖异性鬼怪的职业,这职业有些能力也确实很恐怖。

    韩非看向了瑰夫的唯一主动能力,他可以暂时降低一位异性鬼怪的恨意,但代价是在能力使用时间结束后,收获对方双倍的恨意。

    现在傅忆的妈妈掐住了韩非的脖子,女网友想要摘取韩非的心脏,她们两个都在和内心的恨意做最后抗争,或许下一秒就会被恨意吞没。

    韩非用余光看向四周, 杜姝和整形医院融合, 医院地下积累了数不清楚的人脸和“药”, 不仅可以源源不断补充杜姝的消耗,还让她的气息愈发强烈。

    继续这样下去,最终的结局将是韩非和妻子坠入绝望的深渊, 逐渐占据上风的杜姝将重新掌控整形医院。

    “如果让杜姝活着,那傅生很有可能还会遭受所有的痛苦和绝望。那个掌控欲极强的女人会把傅生的脸整成傅义的模样, 继续把傅生当做玩具来折磨。”韩非很了解杜姝的性格, 也正因为如此, 他必须要在这里杀死杜姝!

    “没有了爸爸和妈妈,傅生、傅天都会落入杜姝的手中, 这个结局甚至会比现实更加悲惨。”

    韩非最后的目光看向了妻子,她依旧不愿意放手、不愿意让韩非独自坠入深渊,可她自己却离深渊越来越近了。

    “我想我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收回目光, 韩非看向傅忆的妈妈, 第一次使用了瑰夫的主动能力。

    心脏跳动, 在某一刻, 两个心跳的声音好像重叠在了一起。

    傅忆的妈妈和韩非之间好像存在了一种特殊的联系,韩非不知道傅忆妈妈感受到了什么, 他自己好像是直接看到了傅忆妈妈的内心。

    在那被恨意包裹的心房当中,傅忆妈妈将一个精致、美丽、喜爱各种美食和音乐的自己,放进了破旧的衣柜中, 她用一张张病例单将衣柜封死。

    在知道傅忆的病情后,她很多时候已经忘记了打扮和自己曾经喜欢的那些东西, 她把以前的自己藏了起来,只留下了一位“无所无能”、坚强、赚钱看病的母亲。

    她的脸不再精致, 手上满是老茧,皮肤松弛, 已经很久没有露出笑容。

    “我……”韩非内心的声音传递了过去,那位日益苍老的母亲也好像听见了什么,她抬起了头。

    “或许我应该帮你把衣柜上的病例单全部撕掉,将以前的你带出,但我现在并没有办法做到那些。”

    韩非选择了降低傅忆妈妈的恨意,在他做出选择后,他看到的记忆场景开始消融。

    两者之间的联系慢慢断开, 傅忆妈妈压在韩非脖颈上的手缓缓松开,她看向韩非的眼神更加的复杂了。

    使用瑰夫主动能力时,两者的心跳是重合的,双方都能看到彼此内心的一些东西。

    韩非并不知道傅忆妈妈究竟看到了什么, 他只看见傅忆妈妈松开掐住他脖子的手后,直接走向了杜姝。

    “杀死杜姝是我心底最强烈的愿望,难道她们可以看见我的心愿?”

    韩非还在疑惑时,脑海里就传出了系统的声音:“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瑰夫主动能力发动成功,有效时间为一分钟。”

    瑰夫主动能力可以直接影响恨意,但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很大,一分钟过后,傅忆妈妈内心的仇恨将翻倍,变得更加疯狂,到时候估计她就再也压制不住恨意,彻底失控了。

    杜姝曾经拥有神像和医院,是最接近神龛主人的鬼,她现在完全变成了一个疯狂的怪物,实力非常的恐怖。

    “一分钟的时间,用来诀别应该足够了。”韩非又看向了女网友:“我没办法把我的心交给你,但我会帮你杀掉傅义。”

    当心跳声重合在一起的时候,韩非在女网友的心中看到了一只非常漂亮的流浪猫。

    它毛发美丽,体型匀称,有着最好看的花纹,但此时此刻它却蹲在围墙上,看着面前门窗紧闭的房间。

    暖暖的灯光从窗户玻璃透出,照在了院子的草丛上,流浪猫咬着自己刚刚挖出来,还在流血的心,不知所措。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瑰夫主动能力发动成功,有效时间为一分十五秒。”

    停在韩非身边的女网友,她在轻轻触碰过韩非之后,走向了杜姝。

    女网友加入围杀杜姝,局面彻底被扭转。

    杜姝再强,也无法同时对付五位恨意,她被杀死只是时间问题。

    “一分钟过后,傅忆的妈妈和女网友就会带着双倍的恨意回来,如果她们对我出手,那现在围杀杜姝的局面将再度被打破。”韩非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绝不允许发生意外,杜姝必须要死在这里!

    九位恨意厮杀在了一起,现在只有妻子独自抓住所有的锁链,她正站在绝望深渊的边缘。

    就算她拼尽一切去坚持,现在也已经到了极限。再往前一步,就会和韩非一起落入深渊。

    她一个人,怎么可能跟整个神龛世界的绝望对抗?

    “傅义死后,是她独自把傅生和傅天养大的。也许在现实里,她就曾这样和整个世界的绝望对抗过。”

    韩非最后看向了妻子,他没办法说出话,也不愿意对妻子使用瑰夫的能力。只能静静的看着对方,看着对方抓住所有的锁链,想要将自己拽出深渊。

    “很抱歉,可是该说再见了。”

    众生的祈愿到现在为止只汇聚了三分之一,想要成为新神还需要很久,但韩非只剩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了。

    “这个世界带给傅生的绝望有两个,分别是傅义和杜姝。”

    “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帮他把这两个绝望毁掉。”

    “如果我死了,傅义会跟我一同消失。”

    “如果我死了,傅忆妈妈和另外那个女孩就不会带着双倍的恨意回来,她们会继续围杀杜姝。”

    “如果我死了,你也能够放下缠满全身的锁链,在深渊的边缘停下脚步。”

    眼眸的余光望着妻子,然后慢慢望向远处,那边是家的方向。

    “我好像有点理解他,为什么在被人逼疯后,依旧愿意去守护人世间了”

    一分钟的时间到了最后,韩非收回目光,给大孽下了最后一道命令。

    “大孽!”

    黑色鬼纹中的大孽发出一声悲鸣,它不愿意从鬼纹中出来。

    “吃掉我!”

    不容置疑的声音从韩非心底传出,在韩非做出必死的决定后,傅义也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再次从全身各处冒出,他一直在等待韩非哄骗妻子和情人,想要最终夺取神龛。

    血肉瞬间失控,韩非只剩下自己的心脏还在跳动。

    “吃掉我!!”

    黑色的鬼纹刺破了皮肤,一个无比庞大的巨鬼从韩非体内钻出!

    在大孽出现的时候,韩非的血肉身躯也被彻底撕碎,十根锁链全部崩断,聚集了神龛世界三分之一的祈愿四散开,在完全异化的医院里下起了一场光做成的雨。

    心脏化为了飘散的血珠,在碎裂的躯体当中,两道意识死死缠绕在一起,无法分开。

    韩非抓住了想要逃走的傅义,他面目狰狞,双手挖进了傅义的身体。

    “你以为我会给你做鬼的机会?”

    沾染着迷雾的灵魂狠狠咬住了傅义的脖颈,韩非哪怕自己魂飞魄散,也要把傅义给彻底杀死。

    失去了锁链的拉扯,韩非和傅义一同坠落向绝望的深渊。

    傅义拼命向外逃窜,但韩非拼着自己意识陨落,都不愿意放手。

    他的灵魂意识和傅义纠缠在了一起,想要将傅义的一切全部抹杀,那就要拖拽他一起坠落入深渊。

    挥拳,撕打,韩非一点点将傅义的意识撕咬掉!

    直到傅义再也无法发出惨叫,最后一块记忆也被韩非咬碎后,一切才归于平静。

    他拖着快要泯灭的意识,仰头看向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出口,慢慢被绝望淹没。

    不知道下落了多久,韩非好像来到了这绝望深渊的最底层。

    只剩下一道残破意识的他,看到了神龛世界所有绝望的源头。

    在深渊下面,摆放着一个黑色的盒子。

    没有人清楚里面藏着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这盒子从何而来,它就那样摆放在绝望最深处,似乎只有曾经陷入了最深绝望的人,才能够看到它。

    “傅生是在医院的折磨下,看到黑盒的,他当时应该就像现在的我一样。伤痕累累,意识快要消散。”

    韩非已经变得无法思考,他很快将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残缺的最后一缕意识靠近黑盒,韩非在意识彻底泯灭之前,轻声念出两个模糊的字眼——回魂。

    ……

    神龛世界三分之一的祈愿在韩非身体中炸裂开,在完全异化的医院里下了一场温柔的雨。

    那一个个光点都带着美好的期盼,异化的进程被打断。

    妻子抓着所有的锁链站在深渊旁边,她目睹了韩非的死亡,也看到了最后韩非和傅义纠缠在一起的意识,她看见了韩非的脸。

    手中的锁链掉落在地,妻子慢慢转过身,她走向了已经完全陷入被动的杜姝。

    恨意从心中燃起,妻子很想让恨意把自己的理智吞噬,这样应该就感受不到难过了。

    随着一声刺耳的惨叫声响起,和医院融合的杜姝被数位恨意灭杀,曾经是神龛世界最美丽的她,最后只剩下了一具最丑陋的躯体。

    在杜姝死后,医院的所有“药”都恢复正常,异化也仅仅只局限在医院当中,并未扩散。

    至于医院里的神龛和神像,则全部崩碎。

    如果不是这神龛记忆世界当中存在两个神龛,恐怕整片世界都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

    “组长……”

    在其他恨意围杀杜姝的时候,李果儿看向了深渊,她不再去管爱情,戴着那个破旧的眼镜,拼命把周围韩非的身体收集起来。

    心脏破碎,韩非在神龛记忆世界中已经死亡,她不断的努力,可是连韩非的尸体都无法拼凑完整。

    在杜姝死亡之后,其他几位恨意也走了过来。

    所有人都围在神像底座旁边,看着韩非支离破碎的尸体。

    他最终还是躺在了美神的餐桌上,但没有人再去伤害他。

    “爱情像一把电锯,这就是爱过之后的模样。”爱情将手中的电锯扔下,她把自己的手按在了韩非脖颈上,将所有的恨意和爱意留在了韩非的身体里:“我们相见的时候什么也没有,我们分开的时候也应该如此吧。”

    恨意和爱意缠绕在韩非的脖颈和头颅中间,爱情身上的血衣慢慢消散,她准备离开时,一言不发的妻子忽然开口。

    “他不是傅义。”妻子望着每一个人的脸,她双手紧握:“你们知道吗?他不是傅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牧龙师〕〔择日飞升〕〔玄幻:我!天命大〕〔夜的命名术〕〔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天启预报〕〔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