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系统修历史 第239章 不老实的曹仁
作者:吃妖怪的唐僧的小说      更新:2018-05-18
    一个月的休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能安稳的过一个月,对秦放来说,无疑是一件很是奢侈的事情。

    这种日子,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享受过了。

    新野和汝南在征兵,兵卒在训练,新野有乔羽、汝南有程秉,政务处置的合情合理,秦放完全可以放心。

    军队方面,于禁、魏延、黄忠负责所有兵卒的训练,三人各有特色,形成了三队人马,这让秦放无比欣慰。

    蒯良、贾诩秦放派给了魏延和黄忠,对于于禁的大军,平时由于禁指挥,战时,秦放全权掌控,军师郭嘉也是一直跟在秦放身边。

    最郁闷的事许褚,他成了秦放的贴身保镖,卫队队长,负责秦放的防卫工作。

    不能带兵征战,许褚没事的时候就找秦放比试,虽说每一次都被秦放打败,但许褚乐此不疲,因为他实在没啥可干的。

    一个月的时间,秦放的军队人数来到了十三万,为了安全起见,秦放重点防御汝南,毕竟,刘协还有一众朝廷大臣,现在可都在汝南呢。

    汝南留下了八万大军,新野城内大军五万。

    周边的地图,秦放已经命人绘制的差不多了,南部倒还好,袁术控制了弋阳安丰之后,马上布置了重兵,刘表武陵、桂阳也布置了兵马,南郡、江夏大军也是朝向长沙,许贡和刘繇同样对准了孙坚。

    孙坚郁闷的要死,但毫无办法,大军彻底由进攻转为了防御,可以说,秦放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小奇迹。

    但与南边不同,北边的曹操可是一点都没闲着。

    攻占了司州之后,他没有继续西进,而是开始了朝南发展,颍川秦放让了出来,曹仁和徐晃占据之后,并没有善罢甘休,依旧不断朝南渗透。

    并且,曹仁还派出了一只人马不断朝着宛城渗透。

    刘表占据南阳之后,马上拍蒯良前往宛城游说张绣。

    蒯良的条件很简单,张绣投降,刘表请旨朝廷,封张绣为南阳太守,张绣从此以后效忠刘表。

    张绣只有一个宛城,兵马几万,不管是刘表还是曹操,不用全力攻打,耗都能把他耗垮,所以,在经过短暂的思索之后,张绣同意了投降。

    虽说张绣掌管了南阳郡,但他并没有迁往南阳,依旧驻扎在宛城。

    曹仁不断渗透,意思不言自明。

    “胃口真不小啊,竟然想把我们和张绣一并吞了,他也不怕撑到。”秦放将汇总的消息扔到一方,冷哼了一声。

    “按照将军的命令,黄忠和魏延守卫汝南,于禁守卫新野,现在我们手上是有五万大军,曹仁不断南下渗透,很有可能会突然对我军出手,我军该早做准备才是啊!”

    “徐州怎么搞得,就算不跟曹操开打,也不至于这样吧!让曹操的大军能如此从容,要是他们给点力,压迫一下青州还有兖州,曹操断不敢在豫州、司州、荆州如此猖狂!”秦放愤恨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之上。

    “这也是我要说的,仲达又来信了,公孙瓒派出的兵马已经撤回,好像是袁绍再跟公孙瓒开打,公孙瓒节节被退,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孔融再次投降,他派出的几千人被刘备收服,不仅如此,徐州城内,原先陶谦的部下,很多都开始倾心刘备,也不知道这家伙给这些人都灌了什么迷魂汤,仲达询问,他是不是可以回来了!毕竟在那再呆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秦放本就愤怒,郭嘉一番胡之后,虽说把原因解释的很清楚了,但让秦放却是更加愤怒了。

    不过,想了一会之后,秦放又笑了。

    “好,好,既然拦不住你,那就让你也火一把好了。”

    对于秦放这糊里糊涂的一句话,郭嘉完全糊涂了。

    “给仲达写信,让他暗地里去见见这个刘备,摸摸底。”秦放继续道。

    郭嘉点了点头。

    又是半个月的安静时光,但这半个月,秦放没有一天睡上安稳觉,因为大的战役没有,但曹仁的试探和侵蚀却是无时不刻都在发生着。

    “将军,渡口延津、隘口官渡,还有许县皆被攻占,不仅如此,曹军还在许县县城屯兵数万,该许县为许都,大有常驻不走的架势。”

    顿了顿,郭嘉叹了口气,补充道。“还有,刘焉逝世,其子刘璋继承爵位益州牧,掌控益州,原刘焉部下张鲁,自立为汉中王。”

    秦放挠了挠头,这消息实在够多,他得好好梳理一下。

    张鲁占据了汉中,这是问题的关键,汉中地理位置相当重要。

    但转而想想,汉中据他这,十万八千里呢。

    “算了,算了!”秦放挠了挠头。“先不管别的,先研究一下,怎么应对这个该死的曹仁。”

    秦放还在思考如何应对曹仁的蚕食,结果三天之后,曹仁先发制人了。

    曹仁派出了曹操长子曹昂,率兵五万,浩浩荡荡直插新野。

    曹昂作为主帅,前锋车胄,军师荀彧,王植。

    这个组合攻击力也就一般,但有荀攸这个家伙在,秦放便不能不小心应对了。

    可见,曹仁这次,是让曹昂来立功的。

    “该死的曹仁,这是小看我啊,就一个车胄还敢来攻打新野……”秦放抱怨着,心理不轻视,嘴上却完全另一个样子。

    “车胄不足为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荀彧,我听说过此人,才智不在我之下,有他在,这场战斗,胜负难说!”郭嘉客观的分析了起来。

    “荀攸的本事我也略有耳闻,但我听说这家伙是忠于汉室的,你说,要是咱们拿下了他,能不能劝他效忠朝廷啊!”秦放的思维已经略过了战斗。

    “这个,呵呵……”郭嘉笑了笑,显得有些无奈。“将军,咱们还是想想看,怎么应对曹昂的这次攻击吧!”

    秦放点了点头。“这事啊,是得好好想想……”秦放挠了挠头,思虑了一番之后,眼睛一亮,有了主意。“我让你不闲着,这次啊,我就让你好好长长记性,我可是不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