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我真不是仙二代〕〔种田游戏就是要肝〕〔异次元红警世界〕〔一藏轮回〕〔穿越古代攒人品〕〔女帝玩转时尚圈〕〔我家野王是国服大〕〔大清四福晋〕〔开启黑科技时代〕〔全能甜妻,超有钱〕〔末日之国度〕〔吞灵大帝〕〔绝地追杀〕〔乱世小郎君〕〔乡村桃运小神医〕〔地球最后一个修真〕〔特战之王〕〔汉血长歌〕〔大唐第一长子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胆琴心长歌行 第四十六章 大洛雏凤凰(下)
    体态之庞大,简直宛如一座可以随意移动的房屋般的天竺巨象,如果全力地踏地一击,足以让数十人的骑兵队伍人仰马翻,两头天竺巨象之力加于一人之身,可想而知,这一拳下去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仅仅只是拳头带起的罡风,便产生了可怖的压迫力。

    在这一刻,不要说是四周的看客了,就连旁边擂台上原本正在沉下心比试的双方,都情不自禁地停了下来,全都转过头,去欣赏这纯粹的,完全来源于力量的美。

    张藏象并不想杀死对手,哪怕这个人一直都不听他的好意劝告,执意要跟自己打下去,故而他并未使出全力,这一拳的力道,尚在他收发自如的极限之下,他自信自己能够控制得住,不过饶是如此,这一拳的力道,也足够惊人的了。

    如果不是靠着体内如火龙一般游蹿的真气,李轻尘觉得自己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这种可怕的压迫感,让他一度以为自己还在那处黑漆漆的山洞之中,而对面的站着的,依然是那个几近无敌的韦陀。

    只不过现在的他,却已不再是当初的他了,而对手,也远不如当初的韦陀那般强横无敌,挥手之间,便可灭杀五品强者。

    李轻尘并未被过去的回忆所困扰,相反,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的心,反而变得前所未有的平静。

    他没有躲,亦没有逃,因为脚下的地方就这么大,他既躲不开,也逃不掉,所以他只能选择迎难而上,纵有泰山压顶,武人亦不可弯腰!

    这是武胆!

    张藏象的拳头很大,他体型魁梧,肌肉扎实,就连握起的拳头都跟一口小铁锅似的,尤其是那一瞬间带起的声势,更是骇人,哪怕只是远远观战的人,大多都觉得自己不是此人的一合之敌。

    李轻尘的拳头却不大,他的身材中等,皮肤也不跟一般的幽州人那样偏黑色,相反,他的皮肤很白,以至于幽州镇武司的那帮人都常说他母亲许是江南过来的富家千金,不然生不出皮肤这么白的孩子,让他习武还真是浪费了这么一副好皮囊。

    但就是这样的看似无力的拳头,却硬生生地接住了张藏象这势大力沉的一拳。

    擂台上突然发出了一声让四周的人心头沉甸甸的闷响,两人双拳对撞,原本已经快要被逼下擂台的李轻尘一步未退,只是他的手臂,从双方接触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在渐渐地弯折,但更让人惊讶的是,他面色沉静,仿佛那正在弯折的,并不是他自己的手,而只是一件无关的外物一般。

    下一刻,还未等张藏象反应过来,李轻尘空闲的左拳便已经闪电般地打在了张藏象的腰间,后者的身子微微一歪,但随即便再度稳稳地站定,脚下生根,就像一面坚不可摧的墙壁。

    张藏象不再留手,而是选择重拳出击,这一次,不再是一拳了事了,他在一瞬间竟打出了数十拳!

    如果说刚才只是两头可怕的天竺巨象对着李轻尘当头踩下,那现在简直就是象群过境,神鬼辟易!

    反观这边,在强行接了对方一拳之后,李轻尘整条手臂便已经弯折,筋骨破碎,再面对这更加可怕的攻击时,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输定了,不少人心中甚至觉得这少年郎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他们就算是再外行,也能看得出,场上那个十分魁梧的对手简直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一招一式带出的声势都大得不可思议,至于同为武人的,待在演武场内的年轻人们,则更能体会到那种可怕的感觉。

    那是一种足以让人窒息的压迫感。

    就连点将台上,长安镇武司出来的武侯们都不得不承认,如果同样是五品的境界,他们不会是这少年的对手,因为他们的眼光不一样,相比其他人,他们早已看出张藏象竟然还在留力。

    不少知情者只能无奈地摇头叹息,这龙象般若功,单论力量而言,已经足以比肩天品绝学,尤其是在与仍在修力阶段的中三品和下三品武人对决的时候,实在是太占优势了。

    不过老王对此倒是有些好奇,不知是敞开肚皮后一天能吃八百个烤饼的小娜儿强,还是眼前这少年更强,心中这么想着的同时,他脚下微动,已经准备出手阻止张藏象,宣布这一场比赛的胜负。

    此刻,无论是武道会的演武场内,还是场外,无论是内行高手,还是外行看客,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在心中断定了这一场的胜负,包括裴旻在内,都认为这张藏象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可怖,不过李轻尘却再度给了众人一个惊喜。

    张藏象在这一瞬间打出了数十拳,宛如象群前冲,而李轻尘则在这一瞬间打出了数百拳,虽然从力道上来说,远不如对方,但以十对一之下,仍然牢牢地挡住了对方的进攻。

    虽然艰难,虽然连他自己都已经听到了自己手臂的骨裂声,虽然鲜血都已经飞到了自己的脸上,可李轻尘似乎毫无痛觉一般地继续做着见招拆招的功夫。

    痛?

    那算什么?

    他曾亲身经历过,有人哪怕已经死了,却依然靠着意志力,打出了决定性的一拳。

    武道之志,有死无生!

    就这么几个呼吸间的互攻之后,让人禁不住连眼睛都惊得瞪出来的结局,竟然是李轻尘迎面一拳,在成功地穿透了重重拳影之后,直接打在了猝不及防的张藏象的脸上!

    一拳由右往左挥出,直接打得后者朝着旁边轻轻一歪,虽然所有人都看到那一只立功的手其实已经弯曲得不成样子,不过他到底还是赢了这一拳!

    “好!”

    场内场外,同时爆发出一阵阵兴奋的欢呼声!

    每个人都会下意识地同情对决中弱势的一方,每个人,也都期待着那难得的逆袭,在这一刻,他们自然而然地站到了李轻尘的这一边,看着他以意志力赢了一招。

    只不过,那一阵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戛然而止,因为张藏象就好像没事人一样地猛地拧身一拳将李轻尘给打倒在地,他随手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双臂已经废了,放弃吧。”

    的确,所有人都看见了那不争的事实,不少人甚至在心中暗暗地叹息,因为那一双手,如果没有大机缘医治的话,大概这辈子都抬不起来了,换句话说,场上那个坚强的少年郎,他的武道之路,已经崩塌了一半。

    双手被废,不只是影响战斗力,更关键的是,任何上品的武道绝学都需要靠真气行走周天进行修行,哪怕主要集中在上中下三个丹田,以及大龙主脉上,但缺少了一部分肢体,人身经脉不再完全,再想登峰,其难度之大,胜于登天。

    这不是张藏象希望看到的结果,他并非是好勇斗狠之人,也从未想过要在擂台上打断这些同龄人的武道之路,演武,分胜负而已,不必如此,不过这也是对方自己选的路,他亦不会同情。

    “放弃?”

    李轻尘猛地从地上弹起,然后朝着两边使劲地一甩手臂,筋骨顿时发出一阵清脆的噼啪声,只见他那两条原本已经完全扭曲断折的手,此刻竟然拉得笔直,仿佛刚才的那一切,只是旁人的错觉而已。

    他嘴角一勾,望着对面亦是露出惊容的张藏象,眼中战意满满。

    “张兄,我可才刚热起来呢!”

    眼见此景,演武场内外顿时一片哗然。

    刚才所有人都亲眼所见,擂台上那少年的两条手臂分明已经因为强行对拳,而被打得血肉横飞,筋骨折断之后,甚至骨头都已经刺破了皮肤,露了出来,那血淋淋的场面甚至让不少人都转头不敢多看,可就这么一转眼间的时间,他手臂的血迹还在,可断裂的骨头却已经收了回去,而整条手臂也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笔直,这一幕,已经完全超越了正常人的认知。

    远处的点将台上,穿着清凉,惹得无数人不自觉以余光去瞟的黛芙妮娜发出了一声十分讶异的惊呼,然后情不自禁地大喊道:“阿喀琉斯,阿喀琉斯,是阿喀琉斯啊!”

    本已经踏出了一步,准备强行终止比赛的裴旻又默默地收回了脚,再看着那边擂台上的两人,竟罕见地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对他而言,后继有人,武道路上不再孤单,这是一件幸事。

    而那个之前在老王和裴旻聊天时插嘴的八字胡男人,伸出一只手无意识地轻轻捻动着自己的胡须,眼神直愣愣地看着那两个后生,似是在询问,又似是自问自答一般的呢喃着。

    “到底是天赐武命的功劳,还是那本传说中天品绝学的功劳?”

    老王深深地皱着眉,看着那边依旧神色自若的李轻尘,语气是前所未有的郑重。

    “到底是一头怪物,还是新的神话就要诞生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制药大亨〕〔女尊穿越:陈家有〕〔上门龙婿叶辰下载〕〔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大学里的筋肉雄兽〕〔顶级神豪林云〕〔王者归来洛天〕〔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当皇后成了豪门太〕〔上门好女婿〕〔极品上门女婿秦浩〕〔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梦回汉时:东风若〕〔叶绾绾司夜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