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证道从遮天开始〕〔全能动物〕〔从契约精灵开始〕〔超维幻域〕〔全职法师之全职召〕〔霜寒北至〕〔我有一个经验值面〕〔恶魔就在身边〕〔锦鲤小农媳〕〔我靠美貌征服娱乐〕〔她心不宜言〕〔陛下娘娘又不要你〕〔全服都知道我暗恋〕〔梅悠雪〕〔颜以菲〕〔叶栗〕〔姬瑶〕〔香凝〕〔苏大丫〕〔林雪瑶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胆琴心长歌行 第四十四章 我比较耐打
    吸引了天下无数武人目光的大洛武道会如期进行,行至现在,仍留在场上的少年天才们,已不过只有区区六十余人。

    不过越是这样,演武场外的气氛就只会变得愈加热烈,盖因在连续闯过了前两轮之后,擂台上双方的实力越加接近,现在的比试已经很少有那种一招便足以分出胜负的情况了。

    所谓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对于这些根本就没练过武的普通人来说,下三品的武人们脸贴着脸,拳拳到肉地打上半个时辰,最后一方靠着耐力险胜,那场面,可要比这帮所谓的中三品武人们靠着那无影无形的真气一招解决对手要好看上太多了。

    当然,一旦武人的修行到了上三品的境界,那方才算是真正打开了一面独属于武人的瑰丽画卷。

    神相之争,堪比天灾。

    ------

    李轻尘仍旧是那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普通青衫,站在擂台下面的时候,双脚就好像在地里扎了根,一动也不动,安静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时候到来。

    场内的大多数人也都跟他一样,在默默地养精蓄锐,不少人甚至连眼睛都已经闭上,将自己的心神完全沉浸,慢慢地调整着自己的精气神,将其催发至巅峰状态。

    虽是演武,但只有竭尽全力,才能算是对对手的尊重,以及对自己的负责。

    只有少数基本是靠着运气才走到现在的幸运儿,年纪轻不说,又稳不住自己的心,左顾右盼,眼中满是兴奋,甚至就连最重要的呼吸都因此而变得急促。

    心乱,而不自知。

    潦草了一百多年的点将台上,身穿黑白武服,腰杆挺直,衬托得他愈发飘逸出尘的裴旻翻看着手上的对战名单,朝着身边的老王问道:“这一场,合适么?”

    老王仍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在他下巴的胡须上,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一点已经凝结的糖汁,不知又是吃了什么好东西才过来的。

    “怎么不合适,难不成你我这一路走过来,从来都是以强胜弱?咱们练武的,如果想要往更高的地方爬,就得敢于向更强者出拳,如若不然,这一辈子只敢以优势去打劣势的人,那是注定走不远的。”

    裴旻略微有些迟疑,但还是道:“的确,武道会本身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一种对于身心的磨砺,一步一步踩得踏实,那才是最好的,太早遇上张藏象这种对手,不太合适。”

    正在这时,旁边有一蓄着八字胡的单眼皮男人突然插嘴道:“这武道会向来都是不允许以假名参赛的,一旦发现,便要立即取消资格,之前是那小子藏的好,现在被我们给知道了,怎么还能允许他继续参赛?”

    老王原本正悄悄摸摸地伸出手,假装咳嗽,然后去抠牙缝里那点碎肉,这时忍不住斜了对方一眼,然后朝着东北方一指,问道:“要不你去洛阳司跟他们说?”

    那八字胡,单眼皮的男人一听,面色一紧,随即露出讪讪的笑容,摆手道:“罢了,罢了,洛阳司几十年不出面,这次得给他们一个面子,怎么说,都算是咱们自己人嘛,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们说是不?”

    老王看都懒得看他一眼,转头继续跟裴旻说道:“现在是有人故意想看看他的成色,刚巧,老子也想看看,他自称是幽州人,无门无派,毫无根基,但这么年轻,就有这等实力,他跟幽州司是否有关系,这很重要。”

    裴旻眉头微蹙,略微有些疑惑,但本就不喜欢说话的他,能主动为李轻尘说这么多,其实全是看在贺季真和老王对他印象极好的份上了,从心底里来说,他是同意老王的说法的。

    武道漫漫,怎么可能永远只准你赢,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一个武人,必须得做到胜不骄,败不馁,如何保持自己的一颗武胆不堕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

    “甲辰,第一场,张藏象,对阵,李轻尘!”

    老王一个闪身落入了场中,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对他的印象都极其深刻,原因自然是源于他强悍的实力,以及硬撼国舅爷府的那一份霸气,很多人,甚至都已经将这个邋遢汉子视为了自己的目标。

    这才是真正的武人嘛,虽然不修边幅,但该霸道的时候,就是那么霸道,管你是什么背景,老子一肩全担了!

    练武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能在想出拳的时候,就出拳么?

    他这一开口,便毫不客气地叫破了张藏象的本名,而不是用他参加武道会的时候所用之化名,也算是一种隐形的敲打了,不过看少年那副沉静的样子,定然也是不会在意就是了。

    两个名字这么喊出来,吸引的目光却不多,毕竟听说过张藏象这个名字的人,是真的不多,哪怕这三个字,在悬镜司所修人榜之中,就列在长安武督之女白依依的下面。

    而知道李轻尘的人,就更少了,哪怕他之前干脆利落地赢下了两场,但也证明不了太多,故而将目光全部投在这座擂台上的人,那是极少数了。

    两人皆是一步便跃上了高高的擂台,李轻尘望着面前这位得比自己大上三岁的少年,他个头极高,而且身材非常之壮实,就宛如是一座巨石堆砌起来的山峰一般,坚不可摧,那一张脸,和昨夜看到的那副画像是一模一样,浓眉大眼,目光炯炯有神,表情很是坚毅。

    普一上台,张藏象便立马向李轻尘传音道:“俺力气大,若是吃不住劲,喊停便是,武道会上,只分胜负,不分生死,得罪之处,还望阁下见谅!”

    李轻尘只是一听对方那语气以及选择向自己默默传音,而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便知道,对方乃是纯粹的好意,故而亦是回了一个和善的笑容,只是他的话,听着就不那么友善了。

    “无妨,就当活动筋骨了。”

    李轻尘说罢,仰起头,望着头顶缓慢移动的白云,深深地呼吸着独属于长安的空气,浑身的筋骨都开始发出细微的响动声,一股股热流,自他的中丹田始,开始散溢到四肢百骸处,他的身体,开始发烫,而他的心中,则充满了战意。

    龙象般若功?

    算个什么!

    “来了!”

    李轻尘一下子低下头,轻轻地低喝了一声算作提醒,旋即便一个大跨步,主动冲了上去。

    对面的张藏象,眼神一如既往的平静,就仿佛是一座藏在密林中的高山,任凭风雨吹拂,依然毫无波澜,眼看对手朝着自己冲来,他站于原地躲也不躲,只是抬腿便朝着侧面踢了过去。

    这金刚石所铸的擂台虽大,但对于这两个五品武人而言,还是显得太小了,故而双方之间的接触,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

    “嘭!”

    张藏象安静地立于场上纹丝不动,而李轻尘则已经朝着侧面直接飞了出去。

    演武场内外,无论是专注在看着这边,还是只用余光瞟着的人顿时发出了一阵恶意的嘘声,之后很多人便直接挪开了视线,不再关注这一边了。

    一脚就倒,还看个什么劲,倒不如看看旁边那座擂台上,那俩家族素有仇怨的名门之后,打得那才叫一个激烈哩。

    然而,李轻尘并未真正地落地,而是在身体接触地面的一瞬间,便已经用单手一撑,靠着一个漂亮的乌龙绞柱,直接从地上又翻了起来。

    就刚才这一招对拼下,他便已经粗略地体会到了对方的厉害之处。

    的确是如他自己所言,是真的力气大,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大,是很大很大。

    龙象般若功,本就长于提升武人的力量,一旦修至一品,有三龙九象之力加身,可想而知,那到底是何等伟岸的巨力,哪怕他现在只是区区五品,刚刚入门,却也足以发挥出一定的绝学优势了,而且李轻尘还猜测,对方定然是天生便有一股神力在身,不然也不至于如此可怖,而那传闻中授他绝学的密宗高僧,许也是看重了这一点,才传此绝学于他。

    刚才就只是一脚踢中了自己的肩膀,李轻尘便已经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骨头出现了一丝丝裂缝,要知道,他在前三品炼体的时候可从未偷懒,反而是加倍地磨砺,破镜速度之慢,更显示他根基之深。

    不光如此,他还有韦陀自小替他洗精伐髓,筋骨之坚韧,绝对不差,可对方只是一脚,他却依然成了这种下场,而对方,可还远未尽全力啊。

    张藏象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李轻尘,表情无悲无喜,并未选择乘胜追击,而是继续传音问道:“还要打吗?”

    他来武道会,是为了靠一己之力,替已经消失了数十年的清河张氏重新发声,但其实他并非是一个好战之人,若是那样,他也得不到龙象般若功这个大机缘,如果对方能够认识到双方的实力差距,而直接投降认输,那自然是最好的,不然一旦自己之后收不住劲,将对方的武道前程都给彻底打碎了,那就不好了。

    如何获得更多的力量早已不是他张藏象需要担心的事情了,如何将自己的力量收发自如,才是他现在的修行。

    却不想,对面那个看着就跟个文弱书生一般的少年郎,竟不知好歹,反而笑眯眯地传音道。

    “无妨,你力气大,而我比较耐打。”

    ------

    可以猜下李轻尘的天赐武命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制药大亨〕〔女尊穿越:陈家有〕〔上门龙婿叶辰下载〕〔洪荒封神之最强纣〕〔顶级神豪林云〕〔大学里的筋肉雄兽〕〔王者归来洛天〕〔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当皇后成了豪门太〕〔极品上门女婿秦浩〕〔上门好女婿〕〔你是我的万千星辰〕〔叶绾绾司夜寒〕〔情深入骨,傅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