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证道从遮天开始〕〔全能动物〕〔从契约精灵开始〕〔超维幻域〕〔全职法师之全职召〕〔霜寒北至〕〔我有一个经验值面〕〔恶魔就在身边〕〔锦鲤小农媳〕〔我靠美貌征服娱乐〕〔她心不宜言〕〔陛下娘娘又不要你〕〔全服都知道我暗恋〕〔梅悠雪〕〔颜以菲〕〔叶栗〕〔姬瑶〕〔香凝〕〔苏大丫〕〔林雪瑶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胆琴心长歌行 第十九章 明月与少年
    月上中庭,下有树影,

    就在这四周寂静无声,寒气渐浓的夜半时分,竟真如白日那长安司的邋遢汉子所言,这夜里的长安还真不太平,竟有人堂而皇之地翻窗而入,一下子便落到了李轻尘的屋中。

    来人的动作虽轻,但好在李轻尘也未彻底睡熟,在听到窗边响动的一瞬间,他便已经掀开了压在身上的被子,干净利落地从床上翻了下来。

    下一刻,李轻尘便与这体型奇特的不速之客,隔着一张不大的小方桌,彼此对峙了起来。

    这跟白天那邋遢汉子有没有刻意提醒他没关系,只是他那帮着实算是老江湖的干爹义父们一直教给他的,但凡是到了外面,就千万不能睡死,万莫学那猛张飞,一代万人敌,却在夜里白白丢了性命,平时睡觉,起码得留七分心思在外面,这样才能保证不被人所暗算。

    当时为了让他将这个不知多少人用命换来的江湖真理给铭记于心,那帮老油子们可是没少捉弄他,比如故意在半夜往他身上丢虫子,甚至是污水,粪便,反正醒不过来逃跑那就得落得一身脏,就这样强行熬练他的精神,最后终于帮他养成了一种本能。

    这边李轻尘在借着月光细细打量对方的同时,这位不速之客竟然也在毫不客气地上下打量着李轻尘,看他那样子,完全就没有一点偷偷摸入他人屋中,结果被屋主给当场发现之后的惊慌失措。

    李轻尘不说话,他倒是先轻轻地冷笑了一声,语气不阴不阳地道:“倒是有几分本事,是个心细的主儿。”

    面对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许是因为有猴子的原因在,所以李轻尘倒也没有动怒,而是非常平静地询问道:“不知阁下是何人?”

    初来乍到,按说怎么都不应该有人盯上他才对,可偏偏就真的有人过来找他,而且还是在大半夜,这就很是奇怪,他甚至在心中猜测这会不会是长安司的人所假扮,故意来挖自己底细的。

    却不想,那人只是冷冰冰地道:“这个问题你不必知道答案。”

    说罢,他手一扬,便朝着李轻尘丢出了一个沉甸甸的布袋子,李轻尘不接,那袋子便直接落在了地板上,砸得老旧的地板“嘭”的一声,好悬没直接砸裂落到底下去。

    落地的瞬间,袋子里面发出了非常清脆的金银碰撞声,那人见状,随即又冷笑道:“呵,倒是很谨慎嘛,不过你放心,那袋子没毒,你只管打开便是。”

    李轻尘有些不解,便伸出腿,用脚尖轻轻地踢了踢布袋,便已经知道了袋子里装的银子的大概数目。

    嗯,着实是不少,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很多了,最起码,在这寸土寸金的长安城里给自己置办下一座位置还算不错的小宅子,那是绝无问题的。

    不过他需要这玩意儿么?

    李轻尘微微地扯了扯嘴角,装作不懂地问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那人背着手,在别人的屋中大刺刺地来回踱着步,同时开口解释道:“只要你肯收下这袋钱,那以后就是咱们地自己人,三天之后的武道会上,帮我们做点事,放心,绝不会让你太为难的。”

    李轻尘一听,马上将自己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一边摇头一边还在拒绝道:“想要收买我?那可不行,绝对不行。。。。。。”

    那人一听,原本在踱步的身子顿时一停,双眼之中,流露出一丝杀意,浑身的肌肉瞬间紧绷,真气行走经脉,正欲上前动手,却又听对面的李轻尘很是轻佻地指着自己道:“我很强的,得加钱!”

    “贪财?”那人的身体微微一松,随即点头道,“这倒是一件好事,你放心,我家义父做事,向来公允,只要你向咱们证明了自己,就这些钱,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头罢了,事成之后,还有一份豪礼相送,我保证绝不会逊色于武道会的奖励半分!”

    李轻尘一听,这下倒真有些惊讶地问道:“哦,真是如此么?”

    然而,话音未落,对面那原本已将一身杀气尽数收敛的瘦子竟然突然出手,只见他双手成爪状,如那山中猿猴一般,直接一步踩着面前的凳子飞起,然后凌空朝着对面李轻尘的面门要害处扑杀过去!

    此人的动作极其敏捷,可谓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完全是一瞬即发,当下就只闻一股凌厉的劲风扑面而来,而在这狭小的屋中,这一下竟然没激起更大的动静!

    懂得将自身的力量全部凝聚在一点,一招杀出,除了目标以外,连周围的灰尘都不会惊起,看来此人亦是一位真正的高手。

    “啪!”

    “啪!”

    “啪!”

    黑暗之中,两人在眨眼间,便已经互相对了十余手,屋内只闻皮肉碰撞发出的噼啪声,就宛如一颗颗小爆竹在屋中不停炸响,可见二人对战之激烈。

    只不过,这貌似旗鼓相当的对局,但李轻尘却应付得并不艰难,相反,他甚至还有余力装出一副惊怒的语气,开口询问对方道:“你疯了不成?我既已答应你的条件,为何还要出手,难不成一开始你就是骗我的?”

    那人这时候亦是忍不住分心回答道:“你这小子他妈的在戏耍本大爷呢,真当大爷我看不出你小子的真实想法?”

    李轻尘听罢,微微一笑,不再掩饰,转而用淡淡的威胁口吻道:“我本就是故意要露出来给你看的,又何来你看不看得出这么一说,怎地,哪怕我真不答应,难道你就敢在这长安城内杀了我?嘿,你这人,本事不大,胆子倒是不小,只是不知道等下事情闹大之后,你逃得过长安镇武司的追捕么?”

    那人一听,再度忍不住接口,用一副满是嘲讽的语气,很是不屑地道:“也不怕你知道,在这座长安城里,除了当今天子之外,就没有几个我们不敢杀的人,长安镇武司?他们算个屁啊!”

    李轻尘一边见招拆招,一边故意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想要诈一下对方。

    “哦?那我便清楚你到底是谁派来的了。”

    “本就是故意说给你知道的,你这小子,既然已经明白,还不乖乖给本大爷跪下!”

    对面这瘦猴儿看来是个吃不得亏的主儿,别说是手上占不占得到便宜,总之嘴上不能输,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他更是已经是爆喝出声。

    虽然刚才一直都没有动用全力,但其实此人已经出了七成功力,眼看李轻尘竟然应付得如此轻松,顿时让一向自视甚高的他感到无比毛躁。

    当下这一声怒喝,也不管会不会被其他人给听见,体内的真气顿时如蛟龙走江一般迅猛冲击,他的四肢在月光下如同四根鞭子一样狠辣地抽了过去,当下,他已经使出了九成力道!

    李轻尘笑了笑,于鞭影之中游走得游刃有余,口中还在道:“的确,我相信你们有这个实力和胆子,但要杀我,最起码凭你还不够!”

    言罢,他一拳砸出,竟然穿透了重重阻隔,结结实实地落在了对方的身上,那人在倒飞而出的瞬间,同时也在李轻尘的身上留下了数个犀利的爪印,衣裳破碎,皮肉翻飞,竟然已经害得李轻尘受了一丝轻伤。

    反观那人虽然正面挨了一拳,但落在窗口上的动作却依旧轻盈,此刻他蹲在窗沿上,李轻尘借着外面打进来的月光仔细一看,才发现竟然是个长着朝天鼻和一口龅牙的年轻男子,狭长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李轻尘,冷冷地说道:“今天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罢了,你如果敢参加武道会,我们的人一定会打死你!”

    李轻尘低下头先看了看身上的伤,然后才抬起头,朝着对方扬了扬拳头,笑着道:“我记住了,那咱们到时候擂台见。”

    那人冷哼一声,双脚在窗沿上一蹬,瞬间往后跃了出去,可他人尚还在空中,旁边那间房靠着这一边的整面墙突然炸开,一个肥硕身影从里面飞了出去,然后在此人惊骇的目光中,精准地砸中了尚还在空中的他,前者压着后者直接重重地落在了地上,李轻尘面色微变,赶紧走到窗口边上,朝着下面望了过去。

    皎洁的月光下,就见底下的庭院中间,竟然被硬生生地砸出了一个小坑,刚才那个来到李轻尘房中,精瘦的就跟猴子似的男人正在满脸惊慌的往外逃,至于砸中他的那个大胖子,面朝下趴在地上,背后有肉眼可见的三个凹陷处,李轻尘只是草草一看,便知道此人一条大脊全部被人给打断了,不光如此,劲力透入,应该连里面的内脏都给震碎了,所以那胖子刚才从旁边的屋子里飞出来的时候,便已经气绝身亡了。

    正在这时,李轻尘的眼皮子微动,借着自己余光看了过去,却见白日那个眉心处长了一颗红痣的俊秀美少年,此刻正站在缺了一面墙的地方,面无表情地望着下面那具被他给活生生打成了一滩死肉的肥猪。

    紧接着,少年又瞥了一眼那个在刚才挨了李轻尘一拳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受了内伤,只是生性好强没有显露,但之后又被自己的义弟给迎面撞在身上,伤势在进一步加重之后,只是强撑着在逃的人,他的眼神森冷得简直就不像是一个人类少年,而更像是雪原上孤高的狩猎者,冷酷而无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制药大亨〕〔女尊穿越:陈家有〕〔上门龙婿叶辰下载〕〔洪荒封神之最强纣〕〔顶级神豪林云〕〔大学里的筋肉雄兽〕〔王者归来洛天〕〔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当皇后成了豪门太〕〔极品上门女婿秦浩〕〔上门好女婿〕〔你是我的万千星辰〕〔叶绾绾司夜寒〕〔情深入骨,傅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