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倾悦公主到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鼓乐声起,舞女拼命的扭动腰肢,极尽柔软抚媚只姿态,妖娆如月宫嫦娥,抚媚如娇艳的花朵,乐声宏大却并驳杂,听起来很有惑人的魅力。

    就在舞女舞的最卖力,乐声最高的时候,殿外传来一声高喝:“倾悦公主到!”

    “倾悦公主到!”  与之前荷花冷天等一行人进来的时候一样,小黄门一声一声的传递倾悦公主驾到的喊声,倾悦公主到的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众人耳边的时候,厅中饮酒的文武百官,各国使者,甚至是高

    阶之上的丞相太子,都纷纷放下手中的酒杯,纷纷望向门口。

    冷天与荷花两人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身旁的小宫女给两人介绍在座的都是谁,甚至连列国使者是何方人士,她都能说的一清二楚。

    她一开始就表明了身份,她名义上是侍酒宫女,但实则也是雪狼暗卫,就是曾经冷天派来的探子,出身绝对干净,让人查不出任何错漏之处。

    “她来了?刚我还好奇如此盛大的宴会,她身为帝国最高贵的公主怎么没来呢,原来是来迟了!”荷花也随着转头,望向空空如也的大殿门口。

    “怕不是故意来迟的,她与丞相的关系很是非同寻常,估计……”

    “哦?”荷花哦了一声,而后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拉长了声调道:“原来如此啊……”说着,她眯起眼睛,很是邪恶的掩嘴奸诈笑了起来。

    “娘子你在想什么?”瞧着荷花在那里低头奸笑,冷天不由也抿嘴笑了起来,边笑边小声问道。

    “嘿嘿,不告诉你!”荷花嘻嘻一笑,高深莫测的说道。

    就在两人说话间,大殿门口,环佩叮当,一个轻盈的脚步声缓缓传来,女子一身绯红裙装,高贵典雅的广袖流仙裙,长长的裙摆迤逦拖延,头上珠翠满头,每走一步,左右摇摆,叮当脆响。

    身子左右扭动,不太轻盈,倾悦公主迈着猫步,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缓缓走来,她嘴角含笑,似乎很享受眼前众人的欣赏目光。

    “她丰腴了不少,比之前看着更美了!”荷花赞赏的看了一眼倾悦公主,缓缓说道。

    步履窈窕,举止大方优雅,又衣着华贵,一颦一笑顾盼生姿,简直是绝美的人儿。

    她款款穿过跳舞的舞女,走到阶前,舞女见势齐齐退下,倾悦公主,喜笑颜开的微微屈膝,行了个万福礼,声音清润如三月春风,荡过众人的心田:“臣女倾悦参见父皇!”  “平身吧,女儿怎么来了,丞相说你身体不适,身体要紧,切莫逞强!”皇帝见到她,面上露出一抹欢喜,这是他最疼爱的小女儿,活泼可爱,可人甜心,小棉袄似的,曾经给他带来无尽的欢笑的女儿

    ,大病初愈,便看到如此众多的亲人在此,皇上也不由开心起来。  “多谢父皇,女儿只是偶感风寒,并无大碍,丞相是太过关心女儿,才会如此贴心,不让女儿劳累,让太医诊治过,发了汗,便好的差不多了呢!”倾悦公主,眉毛一挑,含羞带怯的看了一眼皇甫罹的

    方向,而后继续关心的说道:“倒是父皇您,身体刚好,就如此劳累,真真是让女儿心疼呢!”

    皇帝朝她招招手,慈祥而笑,声音轻朗道:“父皇没事儿,来人,太子之下,丞相之上,设坐!”

    倾悦公主顾盼生姿,瞧见父皇关爱的神色,眼睛微红,她几步走上高台,双膝跪地在龙椅旁边,双手握住皇帝的手,激动道:父皇,您的身体终于痊愈了,感谢上苍保佑!”  “好孩子,起来起来!”皇帝亲自把倾悦公主拉起来,心中宽慰,同样眼圈红润,长叹一声,拍了拍女儿的手背道:“上天垂怜,让我还能有片刻清醒,去坐吧,一会儿宴会结束了,你去后宫陪你母后说

    说话,她为了照顾朕,也病倒了!”

    “嗯,女儿会的!”轻泣点头,倾悦公主缓缓拭泪,心绪起伏,激动道。

    倾悦公主坐下之后,皇帝的目光在倾悦公主,太子殿下,还有丞相脸上一一扫去,长长叹了口气,摇摇头,自己闷声干了杯闷酒,又是一声长叹,神情萧索。

    “父皇,不知父皇何故频频叹息!”太子离柯关心的问道。  皇帝摆摆手,摇头感叹道:“不过是略有感悟罢了,想当年,朕也曾年少,如今却已是垂垂老矣,看着你们几个朝气蓬勃的样子,朕心中虽然伤感,却着实宽慰,孩子们,你们日后的路还长,要相互扶

    持,懂吗?”

    “父皇放心,儿臣一定不会辜负父皇的厚望,仁厚待人,善待苍生。”

    “好,好,好,丞相,你也要用心扶持太子,争取天下太平,百姓安康!”

    “是,微臣谨遵圣令,决不辜负陛下,定会让百姓过上幸福安顺的日子!”丞相拱手,字字铿锵。

    他并没有说要辅佐太子,而是直说要让百姓过上好日子,仔细琢磨,言下之意竟有夺位之意。

    皇帝听了,微微一愣,脸上慈祥表情缓缓散去,他出神的望着正前方,良久之后,他才萧索的摇摇头,道:“好了,不说了,今日是为了给轩辕帝国的使者接风洗尘,不谈国事,不谈国事!”

    虽然表情淡然,却难掩他眼中的忧愁。

    丞相回答之后,他头也没回,低声问:“你怎么来了!”语气中的不耐烦,皱眉厌烦的样子,身旁的太子看的清楚。  “今日说起来也是我离越国的大宴,而轩辕帝国还有曾经的老朋友呢,您说是不是啊,太子哥哥!”倾悦公主抚媚笑了笑,朝进入大殿之后,便一直没有望过去的地方,此时,她终于下定决心,看了过

    去。

    “倾悦,你想做什么?他们如今是贵宾!不可轻易得罪!”太子一愣,而后顺着妹妹的目光望过去,淡淡提醒道。  “我知道,妹妹也不傻,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贵客!”说着,她淡然饮了口酒,然而,端酒的手指微微发白,轻轻打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