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随你们处置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精彩小说免费!

    名震整个苗疆地区的名医白琼,生平第一次下跪,单膝下跪,一个标准恭敬的护卫仆从姿势,众人心中震撼了,一个就连智塔族长都不曾跪过的尊贵医者,就这么如此震撼的跪下,静荷的身份,已经没有

    人会怀疑。

    智塔不说话,略一沉吟他话锋一转,对着君卿华道:“皇帝,您身为一国之君,难道甘愿躲在女人身后吗?”  君卿华笑了笑,站在静荷身前,瞥见静荷担忧的目光,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而后缓缓笑了笑,清润如莲般的声音缓缓落入众人耳中,他道:“智塔大叔倒也不必拿言语激朕,她是朕的皇后,自然该

    有需要承受的东西!就好比,您的夫人,不也是上任圣姑吗?”

    “你……”听君卿华提到自己夫人,智塔眼睛一下子红了,表情愤怒的看着君卿华,原本白皙的脸上,铁青一片。  “刚刚智塔族长一出现便讲,今日只最大所得,乃是朕与皇后,不知得到朕与皇后之后,你会怎样?”君卿华话锋连转,转的智塔有些跟不上节奏,前一刻还在思念妻子的伤心中,下一秒,便已经被他

    挑起所有的狠毒。

    “哼!不如何,您得到这次比试的第一名,老夫还没有给你颁发圣火呢!”没有跟着君卿华的节奏走,智塔微微一笑,话锋也是一转,淡淡说道。

    “这么说,智塔族长是承认朕这局获胜了?”君卿华瘪瘪嘴,风轻云淡的问。

    “自然,以您的身手,别说是他们几个,就是整个苗疆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智塔颇为正色的点点头,脸色非常严肃认真,看的台下众人微微一愣。

    为何他们感觉族长很生气,却在强制压抑怒气呢,难道是皇上做了什么事?

    “族长说笑了,论武力,只怕现在谁都不是您的对手,您这九黎玄天大阵,困住了所有人,朕也是逃不出去的。”君卿华无语望天,神色颇为萧索说道。

    “什么?”

    “九黎玄天大阵?”

    “族长竟然开启了九黎玄天大阵!太可怕了!”

    除了那些个族长长老之外的所有人,齐齐变色,白琼目光阴郁的看着智塔族长,而后又随着君卿华的目光,看向天空中紫色光芒形成的鸟笼,他愕然,愤怒,惊骇,又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百姓们知道的老人们脸色黑如锅底十分难看惊恐,而不知道的青年们,也跟着长辈们的变化,而莫名心慌起来。

    “智塔族长,您竟然布下如此大的九黎玄天大阵,你是何居心!”白琼指着智塔,厉声问道。  “白大夫不要激动,开启九黎玄天大阵,不过是为了抓住这两个,将我们苗疆弄成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罢了,当今皇帝,若不是他派遣汉官吴道来咱们苗疆祸害,如今咱们水米丰足,怎么可能回事如今

    这个惨不忍睹的境况。”智塔脸色微红,他愤怒咆哮着说道。

    “大家真的这么痛恨吴道吗?”君卿华平静的看着他,淡淡一笑,而后望向所有百姓,平静的问道,那表情平静的就像是再问百姓们,今天吃了吗一般随心自然。  “恨,是他毁了我们的家,是他让我们这么多人妻离子散,我的哥哥,自从被吴道抓壮丁去修他的府衙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生死不知,杀了他,他该死,杀了他!”年轻稚嫩的脸庞仍有些青雉,然

    而他却神情凶厉的握紧拳头,恨恨说道。

    “他该死,杀了他!他该死,杀了他!”

    有了开头,所有人便开始异口同声的喊起来,并且同时举起拳头,有力的挥舞着,那表情,除了愤怒之外,竟然还有些视死如归的绝决。

    “好!”君卿华点点头,平静的声音直钻入人的心灵深处,所有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众人愕然停下,不敢相信,高高在上的皇帝就这么轻易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好,既然大家这么痛恨吴道,那么朕便将他赐给你们,要杀要刮,随你们处置!”说罢,君卿华仰天打了个响指,不远处传来一声嘹亮的哨声。  卯蚩魅等人所在的方向,九黎玄天大阵竟然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雪杀的身影趁着此时钻了出去,坚定的站在双手结印的卯蚩魅身后,与雪枫交换了一个眼神,雪枫带着面如死灰的吴道一行人,一行

    十来人,缓缓走进九黎玄天大阵中。  不一会儿,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一身黒苗长老服装的雪枫,带着几个黒苗侍卫服装的手下,压着真正的吴道,假扮的吴道,还有吴道的侍卫,一行十来人,尽数走到众百姓面前,让吴道与他的侍卫

    们一字排开,面对百姓,跪下。

    “你们可认识他们?”君卿华问道。  众人疑惑,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扫,认出几个护卫,而其中一个老者却直接站起来,抓住真吴道的衣领,大叫道:“他,他就是吴道,万恶的府台大人,他上任不久,曾让我给他做过衣服,高高瘦瘦,

    他的尺寸样貌我记得清楚,虽然现在比之前白了些,但他却是是吴道无疑!”

    看到百姓认出了真吴道,静荷与君卿华等人漠然,看来那个假吴道果真只是用来对付自己的,只是他们不明白,他们要来的消息究竟是谁透漏的,或者说,智塔是怎么知道的。

    “很好,他吴道,欺负朕的子民,欺辱朕的百姓,辱人者,人恒辱之,他就交给你们了!”君卿华很是大方的摆摆手,微微一笑。

    “真的?”那做衣服的老汉不可置信的问道。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君卿华点点头,一幅上位者才有的霸气与操纵万事与掌中的威严。  “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伤害你们的人不是我!”雪枫放开吴道的同时,很坏心的点开了他的穴道,如今他已经恢复了声音,当他看到那没有一点印象的裁缝从怀中拿出随身携带的剪刀之后,

    他便激动的摇头,双手被绑着,他频频后退,不停求饶。  “饶了我吧,真的不是我,不是我!”他求救的目光看向智塔,智塔脸色沉了沉,下意识的别过头去,他也没想到,君卿华竟然找到吴道的藏身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