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抢尸油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七彩火蛊?什么是七彩火蛊!它们为什么围着我们!”楚青云双手捂着脸,满脸恐惧与嫌恶的看着满天黑点,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七彩火蛊黝黑坚硬的腹部,还有那张牙舞爪的八条腿。

    众人不敢稍动,就这么站着,君卿华和静荷两人合力,打开自身的防护罩,而后将防护罩的范围扩大,将五人都包围其中。

    所有人都小心谨慎,唯有雪龙手上,原本抱着雪龙手指的白魑,眼中红光大盛,妖气隐现,更加死死的抱着雪龙的手,仿佛在宣誓所有权一般,全身更是犹如炸毛了一般。

    那些飞鸟和小虫子,被白魑那只有他们兽类才能感受得到的威压一慑,飞虫们纷纷后退,然而那气息的浪潮,也只有一小会儿的作用,很快,小飞虫们再次接近。

    “咦,我怎么绝对,这些小虫子的目光,都在雪龙手上!”静荷仔细观察,良久之后这才说道。

    “难道他们的目的是白魑?”君卿华同样看到这种情况,又见白魑红光妖异的闪烁,不由猜道。

    众人纷纷将目光移到白魑身上,见它身上并没有什么紧张担忧之色,倒像是有人跟它抢东西的愤怒,有点像护犊子一般,它一双翅膀,紧紧抱着雪龙的右手,血红的眸子带着睥睨的神色,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独一无二的霸气。

    “等等,抢东西?”静荷看着白魑的神色,不由眼尖的看到雪龙手上的浅紫色细痕,不由笑了笑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静荷,你又明白了?明白什么了?”楚青云依旧躲在众人身后,不由愣了愣,下意识的问道,眸中重新恢复三四年前那般,对静荷满是崇拜。

    “它们想必是闻到雪龙手上香麝尸油的味道了吧!”静荷笑了笑,颇为好笑的说道。

    “那它们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过来啊!”楚青云疑惑,就连卯蚩魅也是一脸不解。

    “想必是因为那尸油经历三日,虽然还有气息却早已不明显,此时经过白魑的口水略有些挥发,而着熊熊烈火,从地底升腾上来的热浪,将这气息远远送走,飞虫们闻到了气味,这才追上来吧!”

    静荷边解释边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她并没有打开,直接递给雪龙,道:“你将瓷瓶打开,右手握着,看看效果如何!”

    “是!”雪龙点头,接过,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他缓缓打开瓷瓶,白魑闻到那瓷瓶中的味道一阵嫌弃,虽然众人并没有闻到什么特别的气味,但是飞虫的嗅觉是最敏锐的,但它闻到味道之后并没有离开雪龙的手,只是往远处挪了挪。

    然而空中的飞虫,却有些慌乱,迷茫,一时间连队形都乱了,它们茫然的忽闪着小翅膀,丢失了目标一般,在空中乱窜,良久之后,四散飞去,没头苍蝇一般,乱飞四散。

    众人见此,不由纷纷朝静荷竖起大拇指,特别是楚青云直接双手抱拳,单膝跪地,皮皮一笑道:“我的小静静,你又救了我一命,小弟感激不尽,五体投地仰望之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一边儿去,你就别贫了!”静荷无奈笑了笑,瞪了他一眼,说道。

    “好吧!”他肩膀一耷拉,双手垂下,略有些消极的身子晃了晃,这才缓缓说道,随即,一摇三晃的站起身来,愁眉苦脸的仿佛霜打的茄子。

    楚青云还没有行走两步,突然脚下一沉,却见君卿华的右手已经搭在他肩膀上,抬头,略有些愕然的看着君卿华,他问:“小卿卿?你这是做什么?”

    只见那俊逸男子,笑容满面的看着他,薄唇轻启,用极低极低的声音道:“没什么,朋友妻,不可戏,明白吗?”修长的手指在楚青云肩膀上微微用力,瞬间换来楚青云铺天盖地的狼嚎声。

    “啊……疼……”被按着的肩膀,缓缓变低,越来越低,他的腰也在慢慢弓起,目光看向静荷,一脸哀求道:“小静静,你要救救我,呜呜呜,你男人欺负我,我不依,我不依!”

    他小媳妇似的表情,令静荷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拉着君卿华另一只手,缓缓说道:“卿华,松开他吧,青云你可记住了,日后可莫要开玩笑,若是再被发现,我可不帮你说情!我定然第一个出来打你!”

    “好了好了,我记住了,哎呦呦,疼啊!”边说边保证,楚青云躬身弯腰,双手连连作揖,不停的求饶,君卿华这才松开手,风轻云淡的笑了笑,缓缓说道:“看在小荷的面子上!”

    “哼,一家子什么人啊,就知道欺负我孤家寡人,切!”揉了揉酸麻的肩膀,楚青云嘟嘟囔囔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君卿华耳朵动了动,随即看了看楚青云,仿佛没听清似的,脸上带着如莲花般清润的笑容,童叟无欺的浅淡疏离,问道。

    “没有,没有,没有!”楚青云连忙双手交叉,不停摆手,心有余悸的连连后退。

    “没有最好!”君卿华颇为满意的点点头,目光一闪,那一闪间的光芒,便能让人心胆俱碎。

    就在三人说话间,卯蚩魅与雪龙两人,悄无声息的打开了第三关的机关,这次机关开启,并没有伴随着地面轰隆声,而是极其安静的,极其悄无声息的缓缓打开。

    没有刀剑,没有火海,也没有那些个所谓的蛊虫兽头,众人面前只是平淡无奇的土路,道路平缓,缓缓上升,两旁的树木翠绿茂盛,上面还有一些甲壳虫类生物,没有火光,没有机关,倒显得格外诡异起来。

    众人看完,不由纷纷将疑惑的目光看向卯蚩魅,希望得到她的解说,然而,众人看到的,同样是一双布满疑惑的眸子,惊异,不信,不知所以。

    卯蚩魅尴尬的笑了笑,那笑容在她秀美的脸上缓缓凝滞,慢慢转为哭脸,嘴角一撇,颤声道:“第三关变了,我已经完全不认识了,怎么办?进不进……”

    见卯蚩魅如此神色,除了脸上没有泪水之外,真可谓是可怜楚楚,令人心生怜惜,眉宇间还有种抹不去带着点功力的抚媚,真可谓是柔情百转,无语凝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