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传功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许久,那男子似乎在修炼,再没有了生息,不对,好像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听到这男子的呼吸声,最开始她还能感受到男子鼻间传来的冰凉的气息,他的呼吸声,却始终没有听到,可以说无声无息。

    李梦瑾裹在厚厚的被子里,她一双大眼睛盯着之前水声响起的地方,警戒的盯着,慢慢的,她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痒痒,左右脸颊上仿佛被放了几百只蚂蚁似的,爬来爬去,痒的她无法忍受,她终于忍不住,将被子中的手伸出来,挠痒痒,然而右脸上,触手之间,一片湿淋淋的,她不敢再动,突然想起来,自己右脸似乎被这男子割破过,因为并不疼,以至于,她逃生之后都忘记了自己的右脸有口子。

    “啊……”轻呼一声,李梦瑾双手捧着脸颊,手上液体黏黏的,带着些咸咸的腥味,血,这是血液的味道,从她脸上流出来的血液,她捧着脸,泪水连连,想要高声呼叫,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失去声音,右边不远处,似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她张大了嘴巴,像个跳出水中的鱼,拼命的张大嘴巴,却呼吸不到想要的空气。

    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右边脸颊突然觉得火辣辣的疼痛,她这才响起,受伤的肌肤是不能见水的,若是见水怕是伤口再难以愈合,于是她挣扎着,小心翼翼的捧着脸,几乎是从被窝里爬出来,趴在一个小箱子面前,去拿生肌玉乳膏,这还是娘亲给她准备的上等愈合伤口的要,她从前学舞的时候,经常受伤,不是磕磕绊绊就是皮肤上细微的小伤,母亲总是贴心的为她备好这一切。

    母亲说过,一个人的脸蛋,就是她的人生,全身上下都可以受伤,都可以留下疤痕,唯独脸上不可以,因为那是女人的一切。

    但是当她找到那生肌玉乳膏的瓶子,刚刚打开,一股异香扑面而来的时候,帐篷内,另一个许久不曾说话的声音缓缓传来,声音冰冷的道:“你现在用任何药,都只会加重伤口的腐烂,除非,吃了解药!”

    “什么?”瓶子下意识的被丢在地上,她的脸此时已经疼痛男人,痒的无法忍受,她忙转头朝右边看去,那高大的人影在漆黑的环境中,双眸犹如两团幽蓝的鬼火一般,漂浮在空中,忽明忽灭的闪耀。

    李梦瑾看到那人眸子的时候,她愣了,然后,那男子眼中的光芒突然向四周扩散,瞬间扩散在那男子全身,那男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极为浅淡的,莹玉般光芒,不能照亮整个帐篷,但却可以让李梦瑾看清他的长相。

    “啊……”的一声,李梦瑾忘记了疼痛,忘记了脸上抓心挠肝的痒痒,她愕然呆立当场,犹如石人。

    “想不想控制脸上的毒性发作?”男子一头白发在荧光下,散发着幽兰的光芒,光芒诡异,令人心寒,而更令人心寒的是他嘴角那一抹玩味的笑,笑容媚惑,像是地狱出来的勾魂使者。

    石化了的李梦瑾,震惊惊骇之下,竟然忘记回应,男子倒也不着急,他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站着,又重新说了一遍,“想不想控制脸上的毒性发作?”第二遍,眸中放射出来的光芒更加冰冷摄人,就连声音也比之前冷了几分。

    被着冰冷的气息锁定,李梦瑾激灵打了个寒颤,回过神来,下意识的点点头,而后,点头不跌。

    “好!”颇为满意李梦瑾的反映,男子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而后从怀中拿出一粒药丸,弯下腰,递给李梦瑾,小心翼翼地说道:“服下!”

    接过,机械的服下,李梦瑾那向来娇生惯养的喉咙,连水都没有就,便咀嚼一下,忍着腥臭和苦涩,将那不规则的,满是酸腐汗臭味药丸,吞入腹中,药丸下肚之后,瞬间便觉得脸上的痒意稍去几分。

    满意的点点头,男子拍了拍李梦瑾的脑袋,轻声道:“乖!这药的作用,只能保持毒性七日不发作,你若想好好活着就要听话,明白吗?”

    机械点点头,李梦瑾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俊美男子的容颜,点点头,再点点头,她绝对不能毁容,绝对不能毁容。

    “好,药性还没有完全催发,你盘膝坐下,本尊给你渡气,虽然你武功底子太弱,但我却不想再找别人了!”说着,他抬起散发着莹莹蓝光的脚,踏上被子,盘膝坐下,与李梦瑾挨着,只有不到二十厘米的距离,如此的进,如此密切,李梦瑾的心,砰砰砰剧烈跳动起来。

    “我,我,我,我应该怎么做……”李梦瑾紧张,脸红,捂着右边受伤的脸,结结巴巴的说道,她此时面对男子坐着,男子长长的白发,捶在她膝盖上,腿上,莹莹脆弱却奇异的美,这美,几乎将她逼得窒息。

    “转过身去!”男子似乎特别讨厌李梦瑾发痴的眼神,还有那娇羞的表情,他声音沉沉的说道。

    “哦!”恋恋不舍的再看几眼男子,李梦瑾终于盘膝坐好,并且转过身去,刚刚坐好,便感觉,背后肩膀处,也就是蝴蝶骨的地方,微微一疼,而后,两边蝴蝶骨处传来阵阵炙热的感觉,炙热的气流顺着经脉流入她全身各个穴道。

    男子行为诡异,竟是在给李梦瑾渡气,这真是渡气,不一会儿的功夫,李梦瑾全身也散发着莹莹光芒,又等片刻,男子仿佛传功似的,将自己身上的莹芒顺着内力,尽数传入李梦瑾体内。

    李梦瑾此时感觉很好,真懂得很好,一瞬间,眼睛在黑暗中能看清楚东西了,经脉中暖洋洋的,那是真气流动的气息,这种气息她清楚,她好歹也是修习过内功的人,虽然只是入门阶段,但这些真气流动的感受,她还是知道的,随着体内内力的越来越多,她脸上越来越惊喜。

    脸上也似乎好了一般不痛不痒,浑身透着一股用不完的力量,她觉得自己此时,比任何人都要舒适,太爽了,不需要修炼,也能得内力,如此一来,自己就能跟荷花一决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