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十面埋伏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呃!冷学子随意,请!”贾俊做了个请的手势,不由心中恶寒,震惊,佩服,钦佩,这世上任何一个男子怕都不喜欢琵琶,因

    为这是小女儿才学的,除了留恋花馆的乐师,在没有多少男子会弹琵琶了,而他,一国之君的皇帝,竟然敢于在众人面前弹女

    子专属的琵琶,他不由心生佩服,敬佩他的勇气,只是心中却着实被震惊恶寒了一下,希望一会儿皇帝的表情不要太幽怨。

    不说知道冷天身份的贾俊院士的震惊,单说在场对冷天身世并不知情的学子们,一个个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同时看着冷天

    那姜黄脸,香肠嘴,粗糙的肌肤,粗狂的眉,他脸上所有的五官组成在一起,只有一个大大的壮,壮汉,真汉子,他这身打扮

    ,说他是小康之家的公子他们都不信,如此粗糙,怎能学美貌女子,弹奏缠绵的琵琶语呢。

    在场所有人,没有人想从一个壮汉脸上看到女子闺怨,痴情等等类似与此等表情,就他冷天这张脸,光想想那些表情,都

    让他们觉得全身不适应,哎,若冷天长得白皙点,线条柔软点,飘逸出尘点,他们倒是很愿意欣赏的,看到众人的表情,将冷

    天画成丑男的某人,不由仰天长叹,这个看脸的世界。

    孟青怯怯的歉疚的看着冷天,嘴唇动了动,良久之后才躬身道歉道:“都怪我把琴弄坏了!”

    “意外而已,不必放在心上!”冷天看也没看孟青一眼,昂首挺胸,在众人震惊,恶心,排斥,鄙夷,鄙视,甚至惊恐的眼

    神中,冷天走到台子中间,抱起琵琶,坐在中间的椅子上,抱在怀中,面对众人,低头拨弄了一下弦,手法略有些生疏,不过

    拨弄了两下之后,他便很快熟悉起来。

    就在冷天似模似样的将琵琶抱在怀里的时候,众人不由都纷纷转开头去,有点甚至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下去,更有甚者

    ,甚至嫌弃的捂住耳朵。

    何花目光冰冷的在那些人脸上扫过,不由翻了个白眼,脸上神情古怪,表情睥睨中透着巨大的自信,是的,她自信,她自

    信冷天做事向来都有把握,他从不冒失,虽然自己没有听过他弹琵琶,但只要他说他会,何花就绝对相信。

    强大的自信透体而出,何花就这么目光晶亮的,颇有些期待的看着冷天弹奏,她脸上的期待和自信,被暗自自责的孟青看

    在眼里,有事愣了愣,心中更加暗沉起来,他有些机械的将头转到冷天的方向,目光却很是游移,慢慢的,缓慢的从何花脸上

    转向冷天,最后定格在冷天那睥睨,自信,淡然的坐着,目光温和缱绻的看了一眼何花,手指轻动,琵琶缠绵柔肠的声音缓缓

    传了出来。

    缠绵柔情?还真没有,琵琶声音本就缠绵,第一个声音出来时,众人都以为是缠绵的调子,却没想到,从第二个音出来,

    整个情形便变了,绵柔的声音骤然短促,急速,琵琶那缠绵的音调根本来不及远远传开,便被下一个音节所冲散。

    十面埋伏,何花嘴角弯弯,轻松的笑了笑,自己曾经弹过几次,没想到他便记住了,如此高超的记忆力,超强的大智慧,

    还有手指弹动的速度,简直是令人发指。

    琵琶声音,瞬间竟发出铮铮的肃杀之气,冷天那睥睨无匹的神情,眼中冰冷而肃杀的气息,似乎每一个音节弹出,都会有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还有那令人胆颤心惊的千万铁蹄狂奔而来的铿锵之声。

    “这……”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凝固了,琴雅韵院士更是站了起来,从高台位置上走下来,走到贾俊院士身旁,看着冷天那

    丝毫没有规律的指法,混乱,快速,似不像是对琵琶精通之人,然而,却能弹出令人心惊胆颤,忐忑万方,手足无策,千军万

    马,铁血浓烟这等情感,令她惊讶。

    学子们都瞪大了眸子,原本想象中黄脸男子幽怨柔肠的表情并没有出现,台上那人,一直都是凝重的,肃穆的,肃杀的,

    甚至是冷的没有丝毫血气的,这一瞬间他们能想到的,只有之前经历的那场大战,那场学院门前血流成河,五步杀一人,十步

    不留行的铁血肃杀,金戈铁马,战场狼烟。

    原本转过头去的,已经不经意间,重新转了过来,闭上眼睛的,眼睛挣得浑圆,他们拼命想忘记,忘记那日学院门前堆积

    成山的尸体,和骇然成河的血水,还有那已经沁入地下化为肥料的无数尸骨。

    而捂着耳朵的,也松开了手,一脸震惊,脸上被染上了肃杀,怔怔的看着冷天,倒是有些胆小的,听不得杀气十足琴声的

    ,不禁捂着耳朵,还满脸惊恐狰狞的蹲下身去,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蹲着。

    一曲罢,铿锵收尾,最后一个音节,弦断,音收,金戈铁马,尸海血河,瞬间消失不见,微风吹拂下,那一个个晃动的篷

    布,犹如九天泄下的银河星辉,在众人脸上身上,撒上七彩耀眼的光芒。

    明明午时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了,可头顶篷布后面的太阳却越来越炙热,透过篷布的缝隙,光芒洒下来,洒在人们脸上,

    苍白如纸,他们,不过是一群没有上过战场没有见过世面的学子罢了,都是贵家弟子养大,哪里见过拼杀,哪里见过血腥,特

    别是经过那血腥一天之后,他们便没了眼中的稚嫩,却仍旧害怕血肉横飞的场面。

    普通的琵琶,是承受不了冷天那急速弹奏的速度,更承受不了冷天无意识中稍稍加上的一点内力,弦断,当冷天站起来的

    瞬间,被他放在一边的琵琶,上面所有的弦,寸寸断裂,而这琵琶在冷天敛去眼中肃杀转为漫天柔情走向何花的时候,那琵琶

    瞬间成粉屑,随着那被太阳晒暖的微风,消散于天地间。

    震惊,在场所有人顿时瞠目结舌,这究竟是怎样的倾入,怎样的用心,怎样的用力,才能有如此结局,这琵琶,在它生命

    的最后一刻,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那一曲铮铮铁骨后,粉身碎骨,化为齑粉,众人的心,也随着那消散于天地间的琵琶木屑

    ,震惊,崇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