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算是朋友吧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良久之后,这才嗫嚅道:“尤大哥,你,你们在干什么?他们是谁?”双手仍旧紧张的握着棍子,使劲儿的握着,神情仍旧紧张不已。

    “小芹,你回来了,没事,他们……他们是我的朋友,来就我三弟的,你把棍子放下吧!”尤夜朝她笑了笑,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缓缓说道。

    “他们真的是你们的朋友?”带着不相信的目光,小芹一双妙眸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包括尤家兄弟在内,在场所有人都身穿黑衣,显得格外神秘和危险。

    “呵呵,算是朋友吧!”被小芹这么问,他有些不自信的看了看雪杀和智老,剑老等人,有些心虚。

    毕竟几个时辰之前,他们还是敌对的,自己也对他们欲杀之而后快,此时说是朋友着实有些心虚。

    “是,是朋友!”雪杀点点头,面色平静,很给尤夜面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嗯,把棍子放下吧,以你的功力,对他们也无法造成威胁。”尤夜见小芹依旧拿着棍子,便劝说起来,毕竟拿着棍子也是很累的。

    倩倩素手,本是极其柔软的,此时却不顺手的拿着粗糙武器,一脸紧张和戒备,看起来格外好笑。

    “哦,好!”小心翼翼收起棒子,却藏到身后,仍旧警惕的看着几人,再看看已经散架的茅屋,不由怯生生的问道:“这房子怎么……变成这样了……”

    “呃……这个……”剑老尴尬一笑,嘿嘿道:“不小心踢坏了!”挠挠头,一时间有些涩然。

    “踢坏了?”柳眉竖起,小芹诧异的上下打量起四周来,眼神中满是当我是三岁小孩吗的鄙夷。

    “真的,这位前辈说的没错,确实是不小心弄坏的,我的朋友会将三弟抬走,让专门的医师来治疗,这房子,也没有用了!”尤夜耸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眸中划过一抹歉然。

    手中棍子徒然掉落,小芹身体一震,嘴唇嗫嚅半晌,才小声问道:“你们要走?还回来吗?”

    尤夜眸子一暗,而后无奈一笑,道:“或许吧!”

    “那你们要去哪里?那医师是谁?医术好吗,他,还能就活吗?”小芹一连几个问题,问道尤夜有些痴了。

    摇摇头,不语。

    “小芹姐姐,你就放心吧,我三弟一定能被治好的,这次治疗我三弟的是天下第一的神医呢!”很是自信的说着话,尤哭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那就好,那就好!”六神无主地点点头,小芹叹了口气,也呆愣不语。

    雪杀等人瞧出这几人神情不对,也没有说话。

    暗中跟随雪杀的三个护卫,站在雪杀面前,拱拱手齐声说道:“老大有何吩咐!”

    “将他抬到墨兰园!”雪杀指了指尤狼,淡淡说道。

    “是!”三人看了看地上的尤狼,拱手点头,见这尤狼此时已经是人事不知,两人相互对视一眼。

    一人去一旁砍树枝,另外两人直接从怀中掏出黑布和布条,三下五除二便做出一个担架。

    小芹等众人原本是一脸莫名奇妙的看着,直到最后,他们这才了然。

    只是小芹的眸中却仍旧满是担忧,蹙眉看着尤夜几人,想说什么最终也只是嘴唇嗫嚅片刻,没再说什么,皱眉看着尤狼被抬走。

    雪杀看着小芹官浔的眼神,不由笑了笑,朗声说道:“姑娘莫要担心,我们并不是坏人,我们近日便在梅山书院,你若想见尤狼,只管到梅山书院来,寻找何静箜便可。”

    “梅山书院何静箜?多谢这位大哥,我会去的。”点点头,妙眸一转,心中大石陡然落地,小芹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笑容来。

    “姑娘保重,在下告辞!”雪杀看了看智老和剑老两人,拱拱手,说道。

    这里,并不是第一现场,因此,他们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

    “带我们去你们最初遇到袭击的地方吧!”智老拍了拍尤夜的肩膀,想了想,说道。

    “好!”

    点头回答,尤夜最后看了一眼小芹,朝她笑了笑,摆摆手道:“这些天来,多谢小芹姑娘的照顾,我们兄弟三人感激不尽,日后若有命在,定然报答姑娘大恩!”话音刚落,他与弟弟尤哭便被智老剑老两个分别拎着肩膀,提了起来,而后,一闪,消失不见。

    速度之快,犹如闪电流光,一瞬即逝,此时小芹终于明白,为何尤夜说她就算拿着棍子也没用了,确实没用,这几个陌生的黑衣人,无论身法还是内力,都世间少有,她一个小姑娘,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此时,也只有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无奈长叹了。

    天上的星星很亮很亮,月亮的光辉洒满大地,照射在人们身上,冰冰凉凉的。

    道路两旁的桂树树叶绿油油的,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剪影,四周寂静无人,只有路灯,还闪烁着明灭扑簌簌的光芒。

    静荷与君卿华两人手拉着手走在狮子路上,看着月光如水银办倾泻,四周的树林中,还有几声清脆的鸟鸣。

    她们身后,长长的影子被拉的很是纤细,在忽明忽暗的灯火下,微微晃动。

    “小荷,你说咱们的计划能成功吗?”君卿华看着那摇曳不定的树影,不确定的问道。

    “自然能成功!”静荷好不犹豫地回答,歪着脑袋,看了看君卿华道:“我们两个出马,还有雪狼那么多兄弟,哪有不成功的道理,再者,不是还有江湖人为辅吗!”

    “离越丞相也不是泛泛之辈,岂会没有应对之策,只希望能顺利将追云杀手尽数剿灭就好。”君卿华长叹一声,心中总有那么些不确定。

    诧异的看了一眼君卿华,静荷在他脸上看到了满脸的严肃,不由问道:“那离越丞相真的有那么厉害吗,比你还厉害?”

    “正所谓人不可貌相,那丞相,少年时,我曾经见过一面,机智过人,且有非常手段,向来行非常之事,很多事情,或许我办不到,他却能轻易办到,并不是因为他能力有多强,而是因为他那无所不用其极的性格,让人很是头疼!”君卿华叹了口气。

    “能被你如此评价,看来你对他赞誉很高啊!”静荷眸子一亮,看着君卿华那赞赏中夹杂着憎恶,憎恶中又有着淡淡佩服的纠结神情,不由呲牙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