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厚厚的折子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第二天一早,百姓们聚集在一起,来到冷家别院门口,有的提着篮子,有的拿着自制的小东西,想县上自己的一点心意,顺便送送静荷。

    然而,当他们等候在冷家别院的时候,却被官家告知,医仙大人已经走了,早早变便已经离开。

    众人听到这里,不由纷纷失望离开。

    宽阔无人的马路上,一对车马来走在其中,人高马大,两个黑衣人骑在前面的马上,赶车的是两个老人,老人带着斗笠,悠哉悠哉的甩着鞭子。

    为首的两人正式是赫连沧海和项天,学雪杀和雪枫泽则在暗中跟随,而赶车的则是智老和剑老两人。

    静荷与君卿华则是在马车内睡觉,岚梅和岚竹,也在后面的马车内休息,而古盟则被静荷抛下,自会回到蔚县。

    古盟本身医术很高,有很有天赋,虽然比起恨天来说,他自身的天赋并不怎样,但他毕竟年龄摆在那里,经验足,在遇到事情上,不急不缓,很有长着之风。

    凭借他的经验和医术,在蔚县,一般的病症自然是难不倒他,在加上静荷这么多天的指导,这几天的看病,让他的医术更上一层楼,静荷留下一本手记,那是自己对医术了解学习的记录,与师父的手札不同,静荷这本手记,完全只记录了有关医术上的,治病救人,解毒等方面少有涉猎,其余的并不涉足。

    古盟,庆元,还有恨天,三人抱着这本手札,欢欢喜喜的去了,三人将这本手记,抄写下来,分为三份,共同学习和探讨。

    也就是那时候,静荷才知道,原来古盟与庆元,两人本来就是同门师兄弟,只是因为庆元的医术更加高明一些,他们的师父这才将毕生所学皆传给了庆元,庆元医术虽然高明,但奈何年少时曾经遭逢大灾。

    耽误好些年,如今竟然还没有古盟自己杂学的医术高明,因此,两人暗中较劲,你争我斗,很是紧张。

    不过现在他们已经和解,本就是师兄弟,再加上现在同被静荷指点,而且庆元也愿意将师父传授给他的,分给古盟,两人便没有了芥蒂,现在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静荷躺在宽阔的马车上,惬意的吃着桌子上的葡萄,看着在旁边看书的君卿华问道:“再看什么呢?”

    “折子!”转过身来,看着静荷,君卿华缓缓扬了扬手中的书,说道。

    “啊?这么厚啊,谁写的,拉出去斩了!”看着那如书本一般厚厚的折子,静荷不由挑眉,继而随口说道。

    “真的要斩了?”君卿华扬起折子,掀开最前面的一页,里面赫然出现一个名字,孔廉生。

    “啊?竟然是兄长?他有什么事情,需要写的如此长篇大论,你仔细看看!”静荷一愣,无奈的笑了笑,说道。

    “哈哈哈,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帝都发生一些好玩的事情罢了,朝中不稳,人心浮动,再加上皇帝皇后不在宫中的缘故,忍心更加浮躁,你那廉生堂哥,也是被形势所逼,不得已,才在这折子的首页签了名字。”君卿华见静荷吃瘪的表情,不由笑了笑,说道。

    “你就别卖关子了,以廉生哥哥的性子,那拧折不屈的书生性子上来,就算是八匹马也改变不了他的决定,究竟是什么事,竟然能让他被迫签名。”对于这点,静荷十分好奇,兄长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当初静荷为了让他能帮自己,不知费了多少力气,而现在,这厚厚的折子内,究竟是什么东西,让她很是好奇。

    “啪!”的一声,君卿华将折子合住,递给静荷,嘴角含笑,缓缓说道:“你自己看!”

    静荷双手捧着,狐疑的看着君卿华,不由愣道:“究竟是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你直接告诉我不就得了!”这么厚一本折子,自己要看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完啊,撅撅嘴,有些不满的嘟囔一句,打开折子,认真看了起来。

    “有关皇上皇后出宫的行程,可见皇上与皇后只是游玩,无心国事……”开头几个字,静荷看的直接瞪大了眼睛。

    不由问道:“这是谁写的?”

    “看笔迹,应该是礼部小吏写的,只是上面的签名,却包含了整个朝堂上几乎所有的朝臣,看来他们对于朕的离开很不满,又对太皇的坐镇,不抱希望,这才将所有的怨气都撒在我们身上。”

    “我兄长也在上面签字,看来他也是有怨气的呢!”静荷随手往后翻,果然是有关静荷与君卿华两人这两天的行程,过程十分详细,几乎到了犹如一直看着静荷等人的样子,还好,在凤霞山里面的情形,并没有写上去,不然不禁君卿华,就连静荷都汗颜了。

    “哈哈,兄长有怨气是正常的,你看最后一页,那是老丞相的字迹,他似乎怨气更大呢!”君卿华笑了笑,仿佛看到这些人,只能在纸上诉说他,而感觉十分好笑,身上处处透着无赖的气息。

    “哟,还真是!”静荷舍去中间的发生的事情,而将之翻到最后一页,果然是父亲的笔迹,只是那其中浓浓的不耐烦,和抱怨道几乎要发狂的狂草,让静荷也不由好笑。

    似乎知道自己会看到这折子一般,丞相最后几句话,完全像是在些家书,并且注明,翠夫人肚子多大多大,身体如何行动不便,如何如何想皇后娘娘,并且特意提醒了一下,距离翠夫人生产的日子,只剩下两个月左右,让静荷随时准备回来。

    笔触到最后,仿佛因为翠夫人的缘故,丞相的心情才好一些,字迹也很是清晰明了,铁画银钩,很是儒雅,末了只说了一句,赶快滚回来!便结束。

    那字里行间中浓浓的无奈和思念,还有对君卿华两人如此做的无语,尽数写在这最后几行字里,如此公私参杂,让静荷哭笑不得。

    再看落款,竟然是两天前,静荷不由笑了道:“两天前的折子,今日就送到了,看来咱们的行程太慢了,要加快速度,让他们找不到!”静荷无不恶作剧的说道。

    “为夫也是如此想的,等上了五台山之后,咱们转道江南,去看看你我相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