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再加一喜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第二日一早,静荷听着岚梅收拾的东西清单,不由咧嘴笑了笑,说道:“岚梅,咱们这是出去玩,不是搬家!”

    “可是娘娘,咱们既然出去,银子自然是要带足了的,奴婢准备了十万两,皇和您的衣服,我只各自收拾了十套,还还有一些首饰,几套头面,两套被褥,一箱丹药,还收拾了一箱药材,您不是想济世救民吗,给人看病药材总是少不了的吧,还有……”

    “慢着,慢着,十万两?还有什么,是不是我喜欢看的书,皇喜欢的字画,都收拾起来了?你怎么不把皇宫直接搬马车呢?”静荷有些瞠目结舌,出门游玩一下,竟然要带着十万两,这是出去游玩啊,还是出去扔钱呢。

    “嗯,自然,咱们出去可是两三个月呢,此时正是江南山水最好的时候,烟波朦胧,正适合作画,而且,路途遥远,总需要看些东西打发一下时间吧!”

    “那我的医书不需要带了,路的时间,我可以逗皇和小雪玩,还有银子你带几十两行,出了皇宫,一路都是皇名下的财产,你还怕没钱吗,再说说药材,少拿些,一路草药千千万,并且从帝都到江南,我名下的药方,少说也有百个吧,怎么也不会缺了药材啊,多装些外面没有的,至于常见的,少放些!”

    “是,娘娘!”岚梅笑了笑,只能无奈点点头。

    “还有,衣服拿三套行了,宫的手艺,带出去总是不好,诶,你别反驳,若是不够穿了,直接买新的不行了!”见岚梅想要说话,静荷连忙打住。

    “嗯,这样,越精简越好,咱们是要偷偷出城,若是如此招摇,计划岂不是要落空了?”

    “好吧!”岚梅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对了,岚梅,你先别走,给父亲娘亲准备的礼物装好了吗?”

    “娘娘放心,昨日奴婢装好了,送去相府的礼物,都已经搬马车了,等皇回来,立刻出发。”岚梅笑了笑,说道。

    “好!”静荷点点头,昨日从库房找出一些好东西,静荷让人装好,回门时候的礼品。

    金銮殿,君卿华一身明黄龙袍,头戴冕旒,端坐于龙椅之,殿百官分列两边,武百官,手持象牙,恭敬而立。

    这是君卿华登基之后第一次朝,众臣难免紧张些,因此恭敬的站在大殿两旁,小心翼翼。

    殿前太监站在君卿华身旁,往前走两步,拂尘一杨,高声唱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臣有本奏报!”户部尚书刘玄,躬身出列,站在大殿央,恭敬行礼。

    “可是可靠名次出来了?”见到他,君卿华心了然问道。

    “启禀陛下,科考排名已经出来,请您过目!”说着他从袖取出一个折子,躬身高举与身前。

    殿前太监将之取走,呈递给君卿华笑了笑道:“不知这状元的章,爱卿可曾带来!”

    “带来了!”户部尚书又从袖子里抽出一卷面满是蝇头小楷的卷轴,呈,君卿华接过,一目十行阅览之后赞道:“不愧是孔廉生,从小便是名声在外的神童,跟随丞相耳濡目染多年,心细黎民百姓,涉及民生,竟相处如此精妙的民生十册,好,传令下去,发明堂底报,将这片章抄录下来,供天下百姓共同观赏!”

    “是,陛下!”太监接过,小心翼翼地卷起来,抱在怀。

    “皇,今次科考的前十名,皆在殿外等候,皇可当场考核!亲赐尊荣!”刘玄接着说道。

    “好,宣!”君卿华点点头,依旧端坐,不动如山,架势十足。

    随后,以孔廉生为首的十个考生,走前来,他们皆是书生装束打扮,除了孔廉生和他身后之人还算淡定之外,其他八人都有些瑟瑟发抖。

    “见过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谢皇!”

    君卿华的目光,犹如雄鹰一般,凌厉的在他们身一一扫过,端详片刻,说道:“朕相信你们的实力都是自己拼来的,如今轩辕帝国正是用人之际,希望各位日后入朝为官,克己奉公,为百姓,也为你们自己,闯出一片光明来!”

    说道这里,君卿华笑了笑道:“孔廉生,你可愿为朕分忧?”

    “学生万死不辞!”他自称学生,因为他还没有官职,虽然曾经统领一方百姓,但那只算是静荷的谋事,毕竟沧州是静荷的封地。

    而所有的考生,只要考过的,都算是天子门生,因此他自称学生也无不可。

    “好!”君卿华点点头,而后扬声道:“传旨,今有圣人之后,孔氏传人,孔廉生,秉承先祖之智,且有爱民如子之心,心地纯良,素有大才,又乃开科道以来,第一状元,特,破例封其为丞相,即日任,闻其与李氏沁儿同甘共苦,共历患难,愿金榜题名之喜,再加一喜,令,三月之内成婚,钦此!”

    “……”孔廉生有些懵了,抬头看着君卿华,似乎再问,为何赐婚。

    君卿华见他呆滞的样子笑了,而后缓缓说道:“怎么,爱卿对朕的安排不满意?”

    “学生不敢,微臣领旨谢恩!”孔廉生忙叩谢皇恩,自称也由学生变成了微臣。

    “起来吧,至于学子,有你来安排吧,你与他们是同科进士,他们之所长,你定然清楚,朕不管你给他们安排多大的官职,只要他们可堪重任,便由你安排,浑水摸鱼者,格杀勿论!”君卿华笑了笑,眸的森冷却犹如刀子一般,并寒彻骨。

    在君卿华的目光之下,在场所有人都身体发寒,而孔廉生也只是淡淡回答一句,说起来,他也算是从小都认识君卿华的,又同窗共读那么多年,对于君卿华的性格很是了解,因为了解,便少了惧怕。

    孔廉生身后的男子,听到皇竟然让孔廉生给他们安排官职,心一喜,看了孔廉生一眼,两人相视一笑。

    “众卿还有什么事吗?”君卿华眸光在众人眼前扫过,并没有人出列,“退朝!”君卿华说罢,站起身来,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