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你的初恋是谁?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小姐,要不您先吃点东西吧,现在离晚上还有两个时辰左右呢!”岚梅将桌子上的点心拿过来,说道。

    “不用,我还不饿,一会儿等卿华过来了,我们一起吃饭!”静荷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肩膀,说道。

    “奴婢给您揉揉吧!”见静荷独自转来转去,是像是不安的蚂蚱,岚梅不由提议道。

    “好啊!”静荷点点头,坐在椅子上道:“这么些天没有干活,身体也跟着娇贵起来了!”说着,静荷还不忘计按着额头上的盖头,生怕落下来。

    自从静荷住进兰苑之后,就很少与岚梅见面了,岚梅忙着打理自己的产业,陪嫁之物等,忙的不可开交,这些东西,都是要记在嫁妆中的。

    而且君卿华又为自己添置了很多金银财宝,都是他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还有他的很多产业,目前都算是静荷的嫁妆了。

    天机谷特意送来很多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珍贵之物,夜明珠成箱成箱的运过来,还有水晶,机关鸢等各种吸气少见的珍贵之物,更有许多钻研头面,首饰的大事之作,成箱成箱的送给静荷,这些静荷也只是略略过目一下,都交给岚梅姐妹去打理。

    以至于静荷被蹂躏的几天里,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找不到,此时主仆二人,如此安静的坐在一起,闲话家常起来。

    “岚梅,如今我已经成婚了,也该给你找个好人家了,总不能我一个人享福,让姐妹们都吃苦受累吧!”静荷双手放在岚梅手背上,语重心长的说道。

    “小姐,你知道奴婢的心思,奴婢现在,谁都不想!”岚梅的手缩了缩,声音有些低沉。

    静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倒是我不解风情了,今日这么开心的日子,却叹气令你伤心的事来!”长叹一声,拍了拍岚梅的手背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们跟了我三年多了,总不能跟我一辈子,雪杀的事,实属意外,世界上好男人多的是,日后你若是看上谁了,只管跟我说一下!”

    “小姐!”岚梅不依的喊了两声,而后说道:“有您和皇上为例,如今能入的我们眼中的男人,能有几个,我也不求能遇到像皇上那样,俊俏有为的男子,只要两情相悦就满足了!”

    “你说得对,这世上男人虽多,却没有几个想卿华的!”静荷颇为认同的点点头,一点都不觉得害羞。

    “是啊,这世间能像皇上的人能有几个,好不容易看上一个,竟还爱上了男人,哎,奴婢的命怎么那么苦啊!”说道这里,岚梅长叹一声,走到静荷身旁,帮静荷沏了杯茶,摇头苦涩一笑,笑容中满是心酸。

    “你也别灰心嘛,初恋总是令人伤心的,有谁能保证初恋就能成的,我觉得你应该庆幸,还好你们尚未确立关系,若是日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再发现这种恶习,那才叫痛苦呢!”

    “发现的早确实值得庆幸,但初恋是……”岚梅不解的望着静荷,脑海中有些理解,却不能确定的问道。

    “初恋就是第一次谈恋爱的对方,而且你跟雪杀也不算恋爱吧,你是暗恋呐!”静荷笑了笑,继续说道:“所以啊,没什么好难过的,是雪杀没福气,娶不到你这样的好女人!”静荷托着下巴,无聊的用另一只手,来回摆弄着盖头上的流苏。

    “小姐,就别说奴婢了,奴婢若是有喜欢的人了,定然第一时间告诉您,小姐,您的初恋时是不是就是皇上啊!”岚梅一脸探究的看着静荷,满脸八卦的笑容。

    静荷仔细想了想,而后不确定的摇摇头道:“不知道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呢!”

    “诶,小姐与皇上不是自小就认识了吗,从小的青梅竹马啊!难道您还喜欢过别人?”岚梅眼睛一亮,眨也不眨的看着静荷,当然她也只能看到静荷头顶的龙凤呈祥。

    良久良久之后,静荷点点头道:“你别说,还真不是先喜欢上皇上的!”

    静荷这句话刚说完,大门便被哗啦一声推开,君卿华一身红衣,脸上带着邪邪的笑,轻声质问:“那娘子最早喜欢的是谁呢?可否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岚梅看到君卿华,脸色一变,忙跪下,小心翼翼地道:“参见皇上!”心道完了完了,小姐的话,皇上定然听到了,惨了惨了,放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爱过别的男人,这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啊。

    君卿华朝她摆了摆手,岚梅身体瑟瑟发抖的站起身来,往门外挪去。

    静荷托着盖头,仰起头,目光却被厚厚的盖头阻挡,根本看不到卿华的人影,透过缝隙,只能看到君卿华那明黄的团龙密纹的靴子。

    “你可能并不认识他,他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又或许,他还在这个世上,他就在我心里,卿华,你想见他吗?”静荷双手勾起君卿华的脖子,轻声说道。

    还没有走出房间的岚梅身体不由一震,心中暗暗为静荷祈祷。

    “我不允许你的心里还住着别人,你的心里只能有我!”说着,君卿华一把拦腰将静荷抱起,恶狠狠的说道。

    “呵呵呵,小气!”静荷开心笑了起来,随即便被君卿华仍在床上,盖头一阵乱晃,静荷连忙护住。

    “为夫就是这么小气!”君卿华笑了笑,一把揪起静荷的盖头,想要掀开,却被静荷死死的捂住,两人的唇,隔着盖头,就这么因在一起。

    “你小心点,别把盖头给我弄掉了,我辛苦戴了它一天了,你得恭恭敬敬的把它请下去才行!”静荷将君卿华推开,一本正经的说道。

    “哦,原来娘子是等着为夫来掀盖头呢!”

    “是啊,正所谓称心如意,你若不掀盖头,我何苦戴着它,又厚又重,还不透气,要不再办一次大婚,换你做新娘子,如何!”

    “娘子若喜欢,为夫倒不介意!只是娘子还没说,你的初恋呢!”君卿华有些执着的说道。

    “小姐,皇上,礼仪官来了!”门外岚梅小心翼翼地说道,身后是一群托着各种东西的宫女,还有一个年过半百的慈祥的嬷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