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九百七十章 繁琐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今日,大年初六,除了是新年节庆之外,还是帝国的大日子,好日子,因为今天是皇上大喜的认字,皇上继位之后,第二次大婚,娶得还是一个商贾之女,且无人敢反驳一二,十里长街的聘礼,无比隆重。

    欧阳清儿姑娘三天前便被送出皇宫,住进了静荷的公主府内,并且将欧阳夫人也接了过去,母女俩就住在公主府,由专门的嬷嬷,服侍清儿洗浴梳洗,这三天,静荷看着清儿,每天早中晚各泡澡一个时辰,早上鲜花,中午牛奶,晚上则是用宫廷秘药调制而出的护肤良药。

    经过三天的打扮,泡澡,甚至脸上的各种价值连城的脂粉,原本就姿容俏丽的清儿,更显得肤白胜雪,明眸皓齿,精致的像个精灵一般,每一寸肌肤,都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清儿这三天苦不堪言,嬷嬷们则认为理所当然,而静荷看的更是目瞪口呆,咂舌不已,她没想到,结个婚,这么麻烦,每天都要脱三层皮,自己到时候结婚的时候,可千万不能被这样弄啊,会死人的!

    初六这天一大早,清儿早早便起床,熟悉打扮一番,大早上什么都没吃,连一口水都没有喝上,便由嬷嬷们看着,欧阳夫人陪着,边说话,边跟清儿说进宫的程序和宫中的规矩。

    静荷也是一身精美的打扮,她这几天都住在公主府客房,算是作为皇后娘家人,她无聊的敲着二郎腿嘴上不停的嗑瓜子,丝毫没有一个公主应该有的稳重淑雅。

    “要不要来一个!”静荷嗑瓜子的时候,见清儿一双妙目盯着自己手中的瓜子,手往前伸了伸,问道!

    “我……”

    “娘娘,您现在不能吃瓜子,若是弄花了妆,奴婢又要一两个时辰才能给您画好,受苦的还是您!”一旁梳头的嬷嬷提醒道。

    “我不吃了!”清儿望眼欲穿的摇摇头,咽了口唾沫,端着脑袋说道。

    她头上顶着沉重的凤冠,乃是只有皇后大婚时才能戴的二十一凤冠,前前后后,大大小小,凤冠之上,精美的排布着整整二十一个展翅欲飞的凤凰,其中最大的一个,在凤冠的正前方,凤口叼着坠子,那是一个碧绿的宝石,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来。

    静荷看掂了掂,至少有四五斤重,清儿柔弱的身子端坐着,头连清微的摇晃都不敢,生怕动一下,扭到脖子。

    “嬷嬷,虽然今日是皇上与皇后大喜的日子,但接下来的时间还很多,若不让清儿吃饱,接下来她哪里有力气完成后面的礼仪!”静荷凝眉看了看,看到旁边有几个比较松软的糕点,说道:“吃点这个吧!”

    端起糕点,送到她面前,挑眉,示意她吃点!

    嬷嬷却忙接过静荷手中的糕点,大惊小怪的说道:“公主,万万使不得,这回乱了规矩的,若是娘娘吃了糕点,中途出现什么事儿,老身可担不起这个责任!”说着,忙将静荷端来的糕点,放回原位。

    静荷耸耸肩,无奈朝清儿笑了笑。

    清儿也随即笑了笑,微不可查的摇摇头,说道:“公主,我能坚持,我能坚持的!”

    “好吧!”敲清儿脸上那幸福的小脸,还有那坚毅的目光,静荷不再说话,自顾自的吃起来,早上她也没有吃饭,一大早起来,便开始忙里忙外,具体忙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是,现在总算的了闲,吃点东西。

    “默默,既然不能吃东西,喝点水总可以吧!”

    嬷嬷在静荷漠然的目光中,终于点点头,静荷忙端来茶水,递给清儿。

    嬷嬷这时又补充了一句,“娘娘最好少喝点,一会儿要去祭告太庙,进宫,还有许多礼仪,中间时间很长,都不能如厕,若是您喝水太多,会很难受的!”

    嬷嬷说的在理,清儿此时也不觉得渴,便将茶水放在一边,安心让众人服侍她穿衣服。

    这套嫁衣,是清儿绣了将近三年,才绣好的,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将自己嫁出去,但是,她绣工虽然不错,但她绣制嫁衣的款式,毕竟太单薄,无法跟得上皇后特有的规制。

    于是,皇上让司衣司将清儿亲手绣制的一些东西,裁剪入礼服的内部,再加上皇家特有的绣制手艺,这套衣服复杂而又反锁,里里外外竟然有十多层,一层套一层,清儿就这样安静的站在拔步床前方,任由两个嬷嬷上下其手,为她穿嫁衣。

    原本清瘦苗条的清儿,穿上嫁衣之后,竟然变得有些丰腴起来,还好,因为是冬天,清儿穿着厚底靴,身材略显高挑,不然,就像托着长长衣摆得坠子。

    看着清儿一层一层的穿衣服,静荷嗑瓜子的手都不由的停了下来,瞪大眼睛,心中很是忐忑,还没有到她大婚,她便已经开始恐婚了,精美的嫁衣,原本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衣服,而在清儿身上,她却只看到了清儿的坚强忍耐和平举双手的强撑。

    “嬷嬷,还早着呢,歇歇再穿把!”

    “这可不行,吉服一定要在吉时穿上,不然会不吉利的!公主您还笑,没有经历过事情,因此大婚上的事儿您不是很懂,您别小看这简单的事,若是违背了这些吉时,老天就不保佑了!”之前一直与静荷怼的嬷嬷,一边帮清儿舒展衣服,一边说道,声音很是认真。

    静荷语塞,是啊,她没有经历过喜事,她确实没有发言权,悻悻一笑,静荷不再说话,老老实实的端坐在椅子上,嗑瓜子。

    “静荷!”就在静荷正在嗑的投入的时候,门外一个声音响起,是君卿华在叫她,用的还是密语传音。

    静荷忙放下瓜子,拍了拍手上身上的瓜子壳碎屑,朝清儿说了一声,而后走了出去,门外君卿华负手而立,背对着大门,看向外面那来来往往的热闹人群。

    “卿华,找我什么事儿?”静荷猫着腰,踮着脚,突然身手拍了一下君卿华的肩膀,调皮一笑,蹦到他面前问道。

    君卿华面色沉重,抓住静荷的手,下意识的揉了揉,而后沉声说道:“白象岭那边的雪狼传来消息,乾天有动作,黄顶天与钱清越,路远三人,分散离开白象岭,李老先生不知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已经进入白象岭,咱们的人觉得事情不对,急忙来报。”

    “什么?”静荷的心,突然咯噔一声响动,一个心瞬间跌落到谷底,空落落的满是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