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九百六十六章 山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静荷与君卿华两人面面相觑,而后,静荷笑了笑,款步上前,恭敬道:“敏淑参见太后娘娘,恭祝太后娘娘新年安康!”

    屋内没有回话,良久之后,空气中一时间有些尴尬,不过静荷却也并不怎么在意,继续说道:“太后,今日本就是大喜的日子,您不见我也就算了,难道不见一下您唯一的孙子了吗?”

    “孙子,呵呵,我连儿子都没了哪来的孙子,如今哀家一心向佛,俗事的一切,再也跟哀家无关,你们都退下吧!”太后的声音淡淡的,还有些浅浅的不屑和悲伤,让人忍不住心疼!

    “骨肉血亲,其实说没关系就没关系的,太后,您既然一心向佛,远离俗世,那么这声哀家岂不是有些着想了,佛家有云,众生平等,既然您已经是佛门中人,那么眼前的人,您又有何畏惧!何需避而不见呢!”静荷声音清浅,缓缓说道,无情的揭穿了太后的小心思。

    “你说的对,所有人都跟我没有关系,众生平等,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关系,你们两个退下吧,我还要念经!”太后不再自称哀家,声音却多了些冰冷和不悦,那是被拆穿的不满和掩藏在心中强烈的不满。

    静荷笑了笑,心道,这是要论道吗,自己虽然不在意,但是从小看了那么多佛经,又喜欢胡搅蛮缠,论道,还怕了她?于是想了想说道:“太后,见与不见本没有什么关系,但您若是心中芥蒂,自然便有了关系,若眼前的人能乱了您的修行,那么便说明,您还是平凡人,正所谓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这三种境界,您可能连第一层都没有达到,不知道臣女说的对吗?”

    “山,在我眼中皆是虚无!阿弥陀佛!”伴随着声音,屋里传来阵阵敲击木鱼的声音,声音均匀有力。

    “虚无?您说的虚无可是臣女,亦或者是君卿华,皇上,黄顶天,或者是黄悦心?”静荷的目光,似乎透过厚重的木门,看到太后那有些微变的脸似的,敲击木鱼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无人回应,静荷凝视着木门,良久之后,道:“既然这一切都是虚无,那么生与死又有什么区别,贤王也不过是提前升天罢了,或许,臣女将黄顶天抓来,您或许便没有那么多怨了吧!”

    “什么?你们要去抓黄顶天?”听到黄顶天是三个字,太后的声音顿时拔高几度,紧张的问道,门扉瞬间打开,却是那清丽女子黄悦心,女子一脸紧张探究的目光看着静荷,满脸的不可置信。

    片刻之后,太后也走了出来,太后一身白衣,身上并没有绫罗绸缎,而是简单的细麻布衣服,看起来十分朴质,头发简单的盘起来,用一根通体漆黑的簪子别上,简简单单,亲近大方。

    静荷两人朝太后行了个礼:“孙儿,臣女参见太后!”

    “起来吧!”太后脸色冰冷的看着君卿华那张肖像皇上的脸,而后缓缓转移到静荷脸上,眸光冰冷且带着威胁的看着静荷:“你们知道黄顶天在哪里?”

    “是的!”静荷点点头,并不想隐瞒。

    太后却不相信她的话,而是转而看向太子道:“她说的是真的吗?”

    “自然!”君卿华肯定的回答。

    “他在哪里?”太后与黄悦心两人同时一喜,目光殷切的看着君卿华,问道。

    “机密!”君卿华笑了笑,简简单单吐出两个字,太后眼中的希冀,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转而化为淡淡的忧伤。

    “你们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知道君卿华两人定然不会告诉自己黄顶天的下落,太后心中无法平静,旁敲侧击,便想多问一些有关黄顶天的事。

    “最后一次啊,就是昨天晚上,就在我的雪阳宫!”静荷捏着下巴思考了一阵之后,这才缓缓说道,而后,笑了笑:“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一身紫袍,不过之前受的伤,好像都好了,不过,昨晚,又被我的手下打残了!”静荷摊摊手,有些无奈的说道。

    “打残了?”太后一愣,而她身后的黄悦心却是目光狠毒的看着静荷两人,那是一种看着敌人的目光,满满的都是怨恨。

    “嗯,是的!”静荷点点头,有些遗憾的说道:“他带来近百人,闯入我雪阳宫,可恨没有留下他,不然臣女定然将他给您送来!”

    “哼,只怕留下来便没有活命的机会了!”太后紧张的转了几下手中的白玉念珠,冷哼一声,说道。

    “诶,太后,这您就猜错了,我是信佛之人,不喜欢杀生,除非他想杀我和我所珍视的人!”君卿华浅笑着说,眼中却划过一抹狠厉的杀气。

    “既然不肯透漏他的消息,哀家没什么想与你们谈的,你们可以回去了,从今以后不要再来寿康宫,这里不欢迎你们这些凡夫俗子!”

    太后愠怒,面色不善的赶人!

    “太后息怒,我刚才想了想,您与皇上始终是母子关系,打断骨头连着筋,你们是最亲的血亲,而且你们与黄顶天的关系,始终要了结,这样吧,本宫就勉为其难,将黄顶天抓来,跟您见上一面!如何?”静荷心中幻想着刚刚在迎客厅内的想法,心中窃喜的笑了起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太后更加愤怒,她内心直接认为静荷这是在威胁她,没好气的吼道。

    “太后是不是觉得臣女很过份,但臣女确实是真心想让你们两个见一面,毕竟将近二三十年没见过了呢!兴许您见到黄顶天现在的样子,便不喜欢他了呢!”静荷毫无逻辑的猜想。

    “哼,当年哀家那么对你,你怎么可能对哀家这么好!原本哀家还有些内疚,现在看来……哼!”太后冷哼一声,声音中有着令人难掩愤怒,太后那原本白净的脸上,顿时因愤怒而涨红,目光幽幽的盯着静荷,仿佛看着宿世仇敌。

    “太后请您息怒,佛家有云,六根清净,特别是情!”静荷不咸不淡的笑了笑,像极了一个胡搅蛮缠的痞子,让人很是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