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九百六十四章 小醋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好了,娘娘您就别哭了,皇上并没有别的意思,您安心回去,一切有我!”静荷笑了笑,说道,拍了拍兰妃的肩膀朝她眨眨眼!

    “是啊,公主皇上最疼你了,你一定要帮我美言几句啊,哎!”她满眼泪光的看着静荷,原本一张精心打扮的小脸,此时,脸上的胭脂都有些化开了!

    “娘娘放心!”静荷点点头,在这皇宫之内,兰妃娘娘是第一跟自己示好的,当时皇后还在,她温柔善良,十个不很不错的女人,只是来到皇宫中,确实可惜了!

    “娘子,你不会想把兰妃娘娘送走吧!”君卿华站在一旁冷静的看着,看着静荷送走兰妃,声音笃定的说道。

    “没错,你猜对了!”静荷打了个响指,巧笑嫣然。

    “这次准备把她送哪里去?”君卿华挑眉,脸色严肃的问道!

    “离开帝都,随便哪个地方都可以,给她置办一份产业,她会找到自己幸福的!”静荷笑了笑,笑容十分得意,说道!

    “也好!”君卿华点点头,如此也是个不错的归宿,至少她会是自由的。

    “这件事交给我吧,我会让她假死,然后给她一个合法的身份!”君卿华笑了笑,将这件事拦在自己身上,随意的说道,丝毫不在意偷偷运出一个妃子,是多大的罪过。

    “诶?好啊!”静荷先是疑惑,而后下意识的将事情交给他,这是全然的信任,转而又狐疑的看着君卿华道:“卿华,你不是从来不插手我的事吗,今日怎么这么热心,事出反常必有妖,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的对不起我的事!”

    君卿华脸色一黑,摇摇头道:“没有!”声音冷酷,铿锵有力,双手摆在身后,一脸被冤枉的委屈。

    “那你今天是为什么这么做……”静荷不解是,捏着下巴,探究的问道。

    “为夫发现,你这丫头,太不将为夫当回事儿了,别忘了,你最应该崇拜的人是我!”君卿华黑着脸,闷闷地说道。

    “崇拜?我为什么要崇拜你啊!”静荷不解,“你是我的夫君,又不是天王巨星!”静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往养居殿走去,剩君卿华一个人站在原地,哭笑不得。

    静荷知道,君卿华那厮如此小心眼,还记得之前自己一脸崇拜期待的幻想临仙君样子的时候的花痴样,就像吃醋了一般,并且一顿饭过去了,都没有让他忘记,且记到现在,她委实服了。

    回到养居殿正殿,正瞧着皇上与清儿两人安静的喝茶,感觉气氛有些诡异,静荷简单行了个礼,缓缓说道:“皇上,臣女祝您新年快乐,您还没有给压岁钱呢!怎么说也得有个大红包不是!”

    从来到养居殿到现在,皇上丝毫没有给红包的意思,不得已之下,静荷只能亲自上门讨要!

    “去去去,红包昨天已经给你了,生杀予夺的大权都给你了,你还想要什么,缺钱了问太子要,朕一直都没他有钱!”皇上不耐的朝静荷摆摆手,说道。

    “抠门!”静荷瘪瘪嘴,低头不语,看着自己鞋面上绣着得绝美莲花,无奈摇头。

    “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太子呢?”

    “他在后面!”静荷反手指了指!

    狐疑的看着静荷的表情,皇上问道:“你们两个吵架了?”

    “没有啊!”静荷茫然,诧异抬头,看了看皇上。

    这时候君卿华铁青着脸从门口走进来,淡淡撇了一眼静荷,而后朝皇上点点头道:“父皇,已经请安过了,您若是没有其他吩咐,孩儿想带着静荷会相府一趟!”

    君卿华抱拳,公事公办的说道,仿佛请安只是一件公事一般。

    “大年初一,不宜出门,女儿回娘家也得过了大年初一啊,去帮朕看看太后!”说道这里,皇上眼中闪过一抹悲哀的苍凉,苦涩一笑说道:“东西朕已经准备好了,太后不想见朕,你去将东西送去,可以的话,陪她说说话!对了,敏淑你也去!”

    “是!”静荷点点头,对于皇上这个安排,静荷心中只感觉有些悲凉和孤独,这世界上,有什么比父母的遗弃更令人难受的!

    两人带着养居殿的太监离开,太监们每人手上都托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的各种奇珍异宝,美食美服,静荷则是取出一瓶药,也放在那一堆礼品中,这是美容养颜的,她吩咐管事公公记上,然后与君卿华便朝着寿康宫的而去。

    一行人恭恭敬敬的站在寿康宫大门前,寿康宫大门紧闭,静荷让管事公公敲了好几次们,都没有人响应,静荷与君卿华两人面面相觑,心道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昨天晚上黄顶天等人潜入皇宫,莫不是他来过了,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君卿华大喝一声道:“来人,将门砸开!”

    “是!”雪豹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两人身旁,恭敬道:“太子,公主,退后一步!”

    静荷两人退后几步,雪豹站在大门中间,左手辅助剑鞘,右手握住剑柄,将贴身佩戴的长剑,拔了出来,马步扎起来,大喝一声,便要去劈门!

    长剑携千钧之势朝大门中间的缝隙劈砍而去,而就在长剑就要接触到大门的一瞬间,门扉吱呀一声,大门露出一道缝隙,一个一身白衣,清丽素雅的女子出现在缝隙中,而雪豹手中的长剑,险而又险的在女子光洁的额头上,戛然停止。

    那清丽素雅的女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而后,震惊的看向雪豹那俊逸的脸孔,良久之后,这才猛地后退几步,双手抚着胸口,剧烈呼吸起来。

    见此情形,雪豹也是深呼吸一口气,这才缓缓收回自己的长剑,而后躬身站在君卿华旁边,额角一滴冷汗缓缓滑落。

    “你……你们干什么?这,这里是太后的寝宫,你们难道要闯宫吗?”那女子反应过来之后,双眸警惕的看着外面的人,当他看到静荷与君卿华的时候,目光陡然变得犀利起来,眸中带着浓浓的怨恨!

    “太后呢,她在哪里?”君卿华上前一步,下意识的将静荷护在身后,问道!

    “太后在佛堂念经,你们想干什么?”女子双臂张开,试图将众人阻拦在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