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七百一十七章 术前准备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听到静荷竟然愿意指导他们,并且为他们解惑,所有人的目光都亮了起来,特别是关家大哥,他曾经跟静荷到沧州,对静荷的医术简直是膜拜之极,此时听到静荷的话,他的脸,闪过一抹狂热。

    “好,走吧!”静荷点点头,轻轻说了一声,御医们纷纷让开一条道路,静荷从他们间走过,朝着刘卓的房间而去。

    “公主殿下,您来了!”三夫人看到静荷竟然带着这么多人过来,脸划过一抹惊异和疲惫,恭迎静荷。

    静荷道:“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公主,他们是……”三夫人戒备的看了看静荷身后的众人,这一群太医们,有胡子的居多,其白胡子的不少,年轻人,倒是没有多少,乍然被如此之多的白胡子挡了大门,她心有些畏惧。

    “皇下旨,让他们过来学习,夫人不必在意他们即可。”笑了笑,静荷说道。

    “哦,好,各位里面请!”说着,三夫人亲自领着众人进入院子,朝一个偏房而去。

    后面跟着的御医纷纷狐疑,却并没有人询问出声,安静的跟在静荷身后,老实的如同小绵羊一般,听话,顺从。

    不需要三夫人亲自带领,静荷知道地方,于是,朝着那唯一一个亮着耀眼灯光的房间看去一眼,点点头,当先便朝着房间而去。

    房间里面,灯火通明,平常的灯光,皆是蜡烛燃烧照亮,虽然明亮,却是微黄的光线,整体温馨,而这个屋里,满满的摆放着的,是东海特有的夜明珠。

    众人走到房间之后,一个个毫不自觉的张大了嘴巴,连岚梅和岚菊两人也是跟所有人一样,目光在房顶那挂着的几十颗夜明珠扫来扫去,犹如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散发着柔和却明亮的光芒,霎那间,几乎将惊人的眼睛闪瞎。

    “公……公主……这是……夜明珠?”关雎砸了砸嘴,一脸震惊的看着房顶,垂坠下来的一个个发光的珠子。

    静荷白了他一眼,却并没有回答,如此明显且白痴的问题,她不屑回答。

    “孩子在哪儿!”看了看房间间的一米多高台子,并没有看到刘卓的身影,静荷询问三夫道。

    “孩子还没睡醒,我这抱来!”三夫人揉了揉有些发黑的眼皮,她脸那浓浓的黑眼圈,在这明亮的房间,显得十分明显。

    点点头,静荷道:“好,快些去吧,注意保暖!”

    “是!”三夫人恭敬回答一声,便转身离开。

    朝岚梅岚菊两人使了个眼色,静荷道:“将东西都拿出来吧!”

    “是!”岚梅两人十分麻利的将手的东西打开,放在间台子旁边的架子,岚梅打开药箱,将里面的瓶瓶罐罐依次取出,并且将那一个个精致的手术刀,手术钳等拿出来,放在托盘里面,又取出一壶酒精,这是静荷特意提炼出来,转为今日准备的。

    酒精壶,冒出来一个捻子,像油灯一般,岚梅转动火折子,将究竟点燃,而后,静荷开始一一给这些东西消毒,静荷手法娴熟,看的御医们一个个瞪大眼睛,所有人的双眼都聚集在静荷的手,一眨不眨。

    他们满脑子的疑惑,却没有人询问,因为无从问起。

    静荷见他们如此,也乐得清闲,若是他们在现在询问自己,自己怕是要从消毒啊,病理啊什么的开始给他们一一讲述为什么要消毒,手的东西是什么!若是如此,这手术自己还做不做了!

    关雎也是一脸炙热好的看着静荷的所有动作,只是,第一次的询问静荷没有回答他,他嘴唇嗫嚅片刻,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声来,生怕静荷反感。

    他大哥倒是看的津津有味,当初跟着静荷去沧州,虽然并没有接触大型手术之类的,但静荷给病患处理伤口的时候,总是先用烈酒消毒,并且,曾用绣花针给受刀伤划伤的百姓们缝衣服似的缝制伤口,当初见识到今个好这一手段的时候,他特意将那些受刀伤的百姓们放在一起,亲自看护,结果,他们的伤口恢复情况没有缝合的,恢复的快很多。

    惊叹这种技艺的同时,他真的恨不得没有跟娘亲学过绣花,回家跟媳妇儿苦练这么多天的绣花,如今也学着静荷的方式缝合了一些受刀伤的侍卫们,效果当真是妙不可言。

    将所有需要的东西都消毒完毕,静荷朝围在自身边,看着自己的御医们笑了笑道:“你们将衣服换了!”说着朝房间角落看了一眼,只见角落里有好多雪白的衣服,还有薄薄的帽子,手戴的手套,脚套之类的。

    众人面面相觑一眼,只见静荷已经当先走到角落里,将这些简单的衣服,套在外面,带帽子和脚套,手套暂时没有带,因为一会儿她还要用针灸给孩子下针。

    御医们也学着静荷,有模有样的将衣服穿在身,最后,岚梅给他们一人发一个口罩,这些口罩,还是当初去沧州的时候制作的,剩下好多,并没有浪费。

    岚梅岚菊两人也换衣服之后,三夫人这才匆匆将孩子抱来,孩子还在熟睡,穿着一身单薄的衣,三夫人用厚厚的棉被将他裹在其,与随侍丫鬟一起,将孩子放在手速台。

    “放下吧!夫人,现在请您在外面等候!”看着三夫人将孩子的被子拿走,而后又将孩子身的衣服脱掉,只留下薄薄的裤子,一切都做完之后,静荷这才轻轻说道。

    听到静荷的话,三夫人脸划过一抹祈求道:“公主殿下,可否让我陪着卓儿,我……”

    “三夫人,我知道你的心情,但你在这里,只会打扰我的思路,并不能做什么,你还是在外面等着较好!”静荷笑了笑,却坚定拒绝。

    任何一个母亲,都不愿看到任何人在自己儿子身开刀,甚至不忍心看到孩子身流出一丝的血液,那种从内心散发出来的担忧和心疼,还是不让她看到为好。

    本书来自  //l/book/38/3870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