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七百零三章 血手印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哦!”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静荷道:“我先去看看卓儿吧!”

    “好,我陪你!”君卿华淡淡一笑,拉着静荷的手,声音清浅。

    “不用了,我知道你还有事情要安排,就不用管我了,在皇宫之中,还能有人伤害到我不成?”说罢,拍了拍君卿华的手臂,带着岚梅转身离开。

    略有些愣怔的看着静荷离开的背影,君卿华会心一笑,摇了摇头,身形一闪,迅速离开花厅,朝着远处而去。

    “太子殿下!”黑暗中,君卿华刚刚来到东宫,雪豹便前来禀报!

    “说!”君卿华脸色阴沉,看向雪豹的脸色也略有些冰冷。

    “启禀殿下,黄顶天,路远和钱清越三人,在属下准备运送刑部大牢的时候,突然被一阵黑雾卷走,当时天色虽然有些黑,但那团黑雾仿佛有灵智一般,并且能主动攻击我们,属下率领杀笑队伍,直直追到皇宫附近,生生看着黑雾消失不见,寻找许久,终是没有找到,请太自责罚!”说着,雪豹单膝跪地,一脸自责。

    君卿华目光闪动几下,继而问道:“教众可曾审讯?”

    惭愧的点了点头,雪豹仍旧跪着,抬头回禀道:“已经一一审讯过了,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他们似乎是被临时召集起来的,多年不曾跟教中联系,此外,还有许多潜伏在帝都的教众,但都是一些小虾米,根本没什么用!”

    “滴水不漏!”君卿华长叹一声,摇了摇头,事情诡异而又棘手起来。

    “属下觉得,他们一定还有同党,今日虽然收获甚大,却终究是功亏一篑!”雪豹略有下懊恼的说道。

    “太后,皇后寝宫,路远,乾天术士,邪教教众,黑雾……孔家,柳梅儿,李沐阳!”君卿华将最近牵扯到的人一一叙说出来,脑中疾速运转,想要将这些人,联系在一起。

    “殿下,雪杀已经跟踪到太后最终的落脚地,正是柳梅儿的教坊司,雪杀请示,是否将太后请回!”雪豹仿佛刚刚想到什么似的,连忙询问道。

    君卿华点点头,而后思索片刻道:“将所有教坊司相关人等,全部擒拿,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是!属下知道了!”雪豹拱手抱拳。

    君卿华见他还在地上跪着,于是朝他挥了挥手,道:“起来,带我去黄顶天消失的地方!”

    “嗯!”缓缓站起身来,雪豹头前带路,君卿华跟在他身后,夜晚寒冷的天气,夹杂着冰冷刺骨的风,此时的帝都,家家户户灯火通明,却少有人外出,大家都坐在火炉旁,围在一起吃饭唠嗑,或者一些干活的苦力,早早休息下,准备第二天的劳作。

    君卿华和雪豹的身影出现在黄顶天等人消失的地方,君卿华举目四看,这里,还真是一个十分绝妙的地方,正前方是皇宫大门,往北走一点便是贤王和废太子的地方,再往北,则是很多贵胄居住的地方,每个都是掌握一方权势的国之重臣。

    遥遥朝偏东边一点望去,哪里是相府所在的地方,君卿华思索半晌,目光再次巡视,一无所获,他只是感觉这空气中似乎有着令他十分不舒服的感觉,让他一刻都不想在此呆着。

    从高空中的树枝上挑下地面,君卿华忍受着心中的不舒服,在黄顶天等人消失的地方,来回巡视,而后,就在皇城根上,君卿华目光明锐的发现一个血手印,这手印其中一个指头上面不远处,还有一个小点。

    “火把!”雪豹点燃火把,递给君卿华,照射在墙根上,两人弯腰凝神看去,目光纷纷集中在其中一个手指指尖不远处的小点上,心中了然。

    “这是黄顶天的手印,他手上的铁爪被项天折断,便是这样的切口!”雪豹的声音中满是惊喜,目光闪烁着点点精光道。

    “前面还有!”顺着墙根,君卿华看到了无数的手印,缓缓超远处延伸。

    雪豹蹲下身子,看着那一个个血手印,竟然有几十个之多,两人走到尽头,雪豹托着下巴,沉声道:“他们难道是爬着逃走的吗?”

    这血手印,距离地面的不到40厘米,正常人若是扶着墙面行走,掌印至少应该在墙高一米左右的距离,而这里的一串掌印,却是如此诡异。

    难以想象,一个曾经辉煌如斯的邪教教主,高高在上敢跟先皇抢女人的男人,此时竟然趴跪在地上,爬着行走,这情形,雪豹想都不敢想!

    君卿华摇了摇头,目光在地面上扫过,指着干干净净只有两人脚印的地面,道:“不是爬的,地面很干净,没有任何拖痕,试想一下,若是爬行,这墙根怎会没有一丝痕迹,如此自然!”

    雪豹一愣,而后目光在墙根下的地面上扫过,除了两人不小心踩到的几片落叶之外,并没有其他脚印。

    “这……”想了想,雪豹当即禀报说道:“殿下,这个地方,先前属下们定然查探过,并没有发现手印,这难道是属下离开之后,他们才现身离开?那黑雾竟能隔绝气息?”

    “或许吧,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我所见,不过是万分之一罢了,派人在此看着,有什么新情况,随时来报,回去吧!”除了手印,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手印的尽头,便是墙根的拐弯处,并没有地洞机关之类的。

    静荷来到刘卓娘俩居住的小院子,并没有让人前去禀报,而是直接带着岚梅,径直走了进去,推开大门,正巧看到孩子坐在房间中的毯子上,把玩着一个鲁班锁,玩的不亦乐乎,三夫人脸上含笑的看着儿子。

    此时的孩子,跟平常的小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嘴上的口水也没有了,身体似乎比先前协调多了,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神中,多了些许灵动,虽然不认识静荷,却知道三夫人是他娘亲。

    见静荷过来,三夫人站起身来,满面感激的朝静荷行了个礼,恭敬道:“公主殿下,您来了,今日还是施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