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六百三十三章 观星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皇上,若是您与太子受封的日子距离太近,臣女怕礼部忙不过来,到时候婚礼若是没有达到您的满意,岂不是坏事,再说,女人一辈子就只有一次大婚,您应该准备的盛大一些才是!”静荷笑了笑,一本正经的说道。

    其实她心中却是有着小九九,从见到清儿第一面到现在,静荷一直都在不遗余力的帮助皇上,虽然说是一厢情愿,但是,这其中皇上的所作所为,着实让她受尽了苦头,就连她的医术,都要因为皇上的某些想法而不停的变动,于是,看到这么情急的皇上,静荷怎么能不让他多等等,不然不足以泄私愤。

    “拖得太长了,这样吧,就定上面第一个日子!一月初六,好,六六顺,而且宜嫁娶!”皇上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册子,哈哈一笑说道。

    初六,静荷翻了个白眼,他这是想要忙死礼部尚书的节奏啊。

    “父皇,一般年节朝会都会设在十六当天,至少让群臣过了十五,您这婚期定在年节之内,怕是有些冲突吧!”君卿华淡淡眯了皇上一眼,颇有些火上浇水的意味。

    摆摆手,皇上十分豁达的说道:“无碍,年节之中,更有韵味,我们也能沾点年节的喜庆,双喜临门好!就这样定了!”皇上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就这么定下了。

    静荷摊摊手,君卿华挑眉,两人心中皆是有些无语,心道,日子他已经算好了,让自己两人过来不过是通知一下,让太子尽快安排罢了,哎,皇上心计太深了。

    “父皇,还有什么事儿吗?”君卿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并不接皇上的话,而是继续问道。

    “没了,日子顶下朕便没什么要交待的!你们两个下去吧!”皇上大手一挥,朝两人摆摆手道。

    两人走出养居殿,静荷只觉得,他们两个到养居殿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甚至皇上连座位都没有让,事情便如皇上的心意,日子定下了,太便宜他了。

    “卿华,你是不是要去准备皇上大婚事宜?”两人走出养居殿的大门,静荷清了清嗓子问道。

    摇摇头,君卿华握着静荷的手道:“回去吃饭!”脸色一扫之前在养居殿内的阴沉,笑了笑说道。

    “呃,哎,这次真是上了皇上的当了!这日子,定的也太紧凑了吧!”静荷有些懊恼的摇了摇头,说道。

    “哈哈,无碍,反正忙的是礼部尚书杨华杨大人,而且,日子越紧凑,咱们的婚期就越近!”君卿华心情似乎有些好,看着静荷,目光灼灼的说道。

    “可是我嫁衣还没有做呢,一套嫁衣,最少也要半年的时间吧!”静荷歪着脑袋,想想也是,转而有想到自己的嫁衣还没有做,感觉自己一时间有些跟不上节奏。

    “我说过会帮你的!”君卿华拍了拍静荷抓着自己胳膊的手背,宠溺笑着道。

    “真的,太好了!我最爱你了哈哈哈!”听到君卿华的这句话,静荷瞬间兴奋起来,君卿华的手艺,不知道跟谁学的,刺绣女红简直是一顶一的好,就是她这种小时候经常刺绣的人,都比不上他的手艺。

    “哈哈哈!”感受着静荷的开心,君卿华也笑了笑,十分畅快。

    饭后,静荷端坐在御书房的一角,看着孔廉生和楚青云两人送来的奏折,仔仔细细的翻阅着,时而频频点头,时而皱眉摇头,她面前,孔廉生和楚青云两人,也都端坐在静荷对面的蒲团上。

    两人的表情因为静荷的表情而变化,两人目光皆是眨也不眨的看着静荷,一脸凝重和期待。

    而他们的另一边,就是御书房的中间部分,君卿华端坐在主位上,看着进来的一波波官员,十分忙碌的处理事情。

    良久之后,静荷终于将两个册子看完,放下册子,目光在两人脸上扫视一圈,这才道:“兄长,这个水利方案做的很不错,不禁将我之前的设想完全展示出来,并且完善我没有想到的地方,你见多识广,不比我整日呆在家里,所以,这件事,交给你我放心,只是,唯一要交待的就是官员的贪墨问题,这一点,希望你一定好把控好,我不希望沧州豆腐渣工程再次出现。”

    说道这里,静荷凝视着孔廉生,直到后者点了点头,静荷这才松了口气,继续说道:“钱财方面,一会儿让太子直接拨给你,兄长,你就劳累一些,沧州是我的封底,你一定要帮我处理好修水利的事情,这件事,顶重要。”

    “公主放心吧,我一定不辱使命,想必沧州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只是,刘大人那里似乎有些兴致不高!听说三天前你去了刘府,不知刘府那边,可已经作出是否治疗孙子的决定?”孔廉生先是表态,而后,便八卦心思起来,询问道。

    听孔廉生说道这里,静荷这才恍然想起,原来距离刘府约定的日子,已经过了,看来,自己以为的三天之内必定来求自己,是想错了。

    摇摇头,静荷脸上闪过一抹担忧道:“你都知道了,可能刘大人已经作出决定了吧,算了,不说他了,就算他不加入你们,我相信,在兄长你的带领下,会更好的完成。”

    言下之意便是,没有了白胡子老头刘大人拖后腿,孔廉生有更多的把控权,一定会做的更好,静荷便是这么无条件的信任,孔廉生,不为其他,因为孔廉生身上有这种气质,儒雅,谦恭,最主要的是学识见识都非寻常人可比,对百姓也很有耐心,这一点是静荷最欣赏的。

    笑了笑,孔廉生没在说话,眼中却是浓浓的自信和令人信服的气势。

    朝孔廉生会以一笑,静荷看向一旁坐姿不稳,东倒西歪,一直手臂放在腿上,另一只手,手肘支撑在腿上,手背拱着下巴,脸色疲惫的看着静荷。

    “青云,你这是怎么了,昨天晚上做贼去了吗?”看着甚是疲惫的楚青云,脸上的黑眼圈很是浓重。

    依旧是手背支撑着脑袋,楚青云摇了摇头,目光确实炯炯有神的看着静荷道:“昨天晚上,本公子在房顶观星,思考人生大事,怎样,小静静,我的任务做的还可以吧!”

    摇摇头,静荷无奈摊了摊手道:“还不错,基本上你能好好做事,已经让我很意外了,而且,你觉得你头上顶着大包,却说在房顶看星象,难道你脑袋上的包,是被星星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