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537章 一天寿命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小可怜,今天带你去东宫玩!走吧!”摸着雪狼的脑袋,一人一狼朝早已备好的马车行去。

    龙九愣愣的看着纯白的雪狼,一时间惊讶无比,那雪狼头上长长的独角,是什么,虽然他并没有见过类似的这种生物,但有独角的,绝对是祥瑞中的祥瑞啊。

    “这位兄弟,这头狼是什么来历!”龙九走出门来随便拉住一个黑衣人,指着雪狼问道。

    这黑衣人也是雪狼暗卫中的一员,且是一直跟随在雪杀身边的,现在雪杀休息,他们这一队人就归他带领,今日过来,也是想着,若公主有什么吩咐,他能跑个腿啥的,谁知道,公主看都没看他一眼,倒是被个曾经的敌人拉住了。

    他笑了笑,十分自豪的说道:“你知道独角雪狼吗?”

    “独角雪狼?那是什么?”想了想,这头狼脑门上是长着一个独角,这就是他的名字吗?

    “哎,真是见识少,算了,你知道我们雪狼暗卫的来历吗?”那暗卫笑了笑,仍是自豪问道。

    “这个自然知道,听说,冷家先祖辅助开国皇帝,开国皇帝便将曾经的坐骑独角雪狼……莫非就是那个?”他诧异的看着已经消失的静荷和雪狼的方向,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度,失了原来的声色。

    “这位兄弟,你想象力也太好了,开过皇帝的坐骑都死了几百年了,怎么可能活到现在,但是,这个雪狼跟当年的便是同一灵兽,不,神兽啊!”暗卫鄙视的看着龙九,解释道。

    “哦哦,多谢兄台告知,多谢!”龙九忍着身上的虚弱,拱拱手,恭敬道谢。

    那暗卫却摆摆手笑了笑道:“不必客气,以后都是自家人了!头似乎很喜欢你,吩咐我照顾你,你有什么需要的,直接跟我说!”

    “头?雪杀?”龙九试探性的问了声。

    “对,就是雪杀,我们的头。”

    “嗯,好,一定会的!”说罢,他朝那暗卫拱拱手,捂着胸口,回到自己的房间。

    马车中,静荷有以下没一下的摸着雪狼毛绒绒的脑袋,心中想着事情,不一会儿,便到了东宫,自己这公主府,本来就距离东宫不远,来到东宫门前,静荷诧异的看着这守卫森严,守卫却人人带着洁白的面罩的情形,她不禁摇了摇头。

    “参见公主殿下!公主千岁前岁千千岁!”众守卫见是静荷,皇上钦封的敏淑公主,立刻单膝跪地行礼。

    静荷摆了摆手,道:“平身吧,东宫的这位,现在是在哪里?”静荷目光往里面探了探,可惜,厚重的宫门重重格挡,她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里面有任何动静。

    “回禀公主殿下,太子……罪臣君清洌在里面呢!”距离静荷最近的一个侍卫说道,他是这一队的队长。

    “哦,既然如此,带我进去吧!”静荷淡淡说道,她今日来的目的,便是看看君清洌的结局。

    “这……”队长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让静荷进去。

    静荷笑了笑道:“你能谨守本分,本公主很高兴,你放心,我乃是神医之徒,奉命过来给君清洌诊治一番,当然,虽然没有救活的可能,至少能让他少受些罪。”

    “既然是奉命前来,那属下给您带路!”护卫看了看静荷,知道静荷的身份,自然不敢阻拦。

    说罢,他让手下取来白纱,恭敬呈上道:“公主,里面不干净,御医吩咐说,凡是在这附近的人,都要戴上白纱,以免被传染。”

    静荷看了看那简陋的白纱,薄薄的一层,只是白布而已,上面也没有任何防护的药物之类的,基本上起不到什么作用,再说,花柳虽然会传染,但是肌肤接触,或者血液接触之类的,空气传播的成功率很小。

    再加上静荷身上有多重避毒丹药,并不怕这花柳,于是朝那护卫队长摆了摆手道:“本公主不需要这个,本公主便是大夫,知道如何防御!”

    “是,公主殿下请随我来!”护卫想想也是,公主乃是天下第一神医的徒弟,怎么小小的花柳,怎么可能传染上她。

    静荷点了点头,朝岚梅道:“你在外面候着!”

    “是!”

    走进去之后,静荷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她自问也是来过东宫的,当时与君清洌大婚当日,她随着君卿华携手来到东宫大殿,当时虽然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但是一路上的精致还是十分雅致大气磅礴的,而如今,却如此萧条。

    是的,只能用萧条两个字自来形容,路上的花花草草都已经枯萎,且没有人修饰形容,小树,但凡有点绿叶的树,也都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慢慢泛黄枯萎。

    假山,水池,都没有了往日的生气,一片灰黄,一片死气沉沉的风景,看了让人不仅感叹,物是人非。

    在护卫的带领下,静荷踩着满地的落叶,来到君清洌的寝宫,东宫里面,没有一个人,来到他寝宫的时候,静荷终于看到一个消瘦的身影,颧骨突出,精神不济,衣着也不整齐的坐在君清洌床边,枕着地上散乱的枕头,睡得正香。

    “起来,起来,公主殿下到了,起来!”护卫十分不客气的提了提熟睡女子的小腿,一脸嫌恶。

    那女子呼痛,惊醒过来,看着护卫,一脸迷惑不解,待看到一身华服的静荷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呆立当场。

    静荷看着女子反映,倒像是认识自己的她疑惑道:“她是谁?”

    “回公主殿下,这是前太子妃的贴身侍女!现在一直是她照顾着太子殿下!”护卫抱拳,恭敬回答。

    “哦?原来竟然是你,你叫什么来着,算了!”静荷从前也没有关注过,此时更不想问她名字了,转而看向一旁床上昏睡着的君清洌。

    从怀中拿出一个手帕,搭在君清洌手腕上,凝神把脉,片刻之后,她皱了皱眉头,摇摇头,松开了手。

    “公主,他这病,怎么样了?”护卫倒是十分关心的问道。

    “你若希望他活,想必是不可能了,我的医术,只能让他有一天清醒,一天不受病痛折磨,一天之后,他便油尽灯枯了!”静荷十分保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