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496章 摆谱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从来没有觉得,雪杀像今天这样贴心过,静荷接过药丸,仔细看了看,放在鼻尖轻嗅了嗅,这才了然一笑。

    听到静荷的声音,三姨娘又吐了几口学,浑身仿佛瘫痪了一般,全身上下只有一双眼睛在虚弱的转动,而后她疯狂的笑了起来道:“哈哈哈,孔静荷,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从小就深得老爷宠爱,同样是女儿,你凭什么,就凭你早出生一年吗,哈哈哈,还有鸣翠那个贱人,不过是一个低贱的丫鬟罢了,有什么资格怀上丞相的孩子,丫鬟生下的孩子,自然也是丫鬟,你,不配称为公主!当初怪我心软,放过了你,你果然是祸害。”

    这三姨娘说话的时候,倒是挺顺畅的,看来雪杀的之血很到位啊,这有些疯狂的女人都不知道疼痛了。

    “闭嘴!”丞相黑着脸,几步冲到三姨娘身前,抬手就要打三姨娘,然而,那手却高举在空中,硬生生的扇不下来,丞相兀自气得浑身发抖。

    静荷颇为赞赏的看着自己这个父亲,不愧自小就是读四书五经,背大学律典的人,自身的修养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他不打女人。

    “父亲,请您下手轻一些,若是您这一巴掌打下去,三姨娘怕是每名在了!”静荷声音淡淡的说道。

    谁知静荷这不说还好,话音刚落,丞相还没有动手,倒是三姨娘挣扎着扶着门柱站了起来,一口鲜血直接喷在丞相身上脸上,所有人当即愕然,而后,三姨娘仿佛发了疯似的,拽着丞相的衣襟撕扯起来。

    她似乎知道自己没有好下场,因此,一举一动都非常的肆无忌惮,仿佛拼命一般,只是静荷不解的是,她就算要拼命,也不会纠扯自己的父亲啊,怎么说自己都是她最恨的人。

    “住手,来人,把她给我拉开!”丞相甩不掉三姨娘的撕扯,指的呼喊一旁停下砍柴,愣愣看着这一幕的家丁,家丁反应过来,立刻扑了上去,孔廉生也上前,两人一起才将三姨娘拉开。

    丞相胡乱擦了擦脸上的血水,带着腥臭的血腥味,丞相此时看向三姨娘的目光已经满是厌恶了,往日所有情分都在刚刚三姨娘那一口鲜血中,消散殆尽。

    “李密,别以为你有娘家撑腰,本丞相就真的不敢怎么你,当年对你的所有疼爱,一是,因为你的身份,二是因为你我年龄相差颇多,我心中有愧,可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好好的淑儿被你教成了什么样子,原本可爱钟灵的小娃娃,如今,嚣张跋扈,不学无术,不配做我孔家的人,从现在开始,我会将淑儿的名字从族谱上抹去,你们两个就去济州农庄呆着反省反省吧!哼,女儿的一生都被你毁了!”丞相看了看伏在地上 ,只顾着哭泣的二小姐。

    二小姐似乎已经傻了一般,自己母亲被人踹吐血,而且如此疯狂的状态,她身为女儿,却没有一点心疼母亲的样子,丞相心寒不已。

    “来人,孔封,孔封过来!”丞相呼叫来人,突然想起来,这里是柴房,没有人在外面听候,于是呼叫起孔封来,管家远远的听到声音,老远便回答道。

    “老爷,老奴来了,老爷有什么吩咐!”说罢,呼哧带喘的跑了过来,恭敬朝丞相行了个礼,恭敬道。

    丞相皱了皱眉头道:“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

    管家擦了擦汗道:“回老爷,大夫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大小姐回来的消息,听说老爷来了柴房,便唤老奴过去问话,现在夫人正在赶来的路上,说与三姨娘向来情深,当有告别!”

    丞相冷哼一声道:“你到是对她很忠心,向来情深?哼!”

    “是,老奴知错了!”听出丞相语气中的讽刺,管家额头冷汗涔涔,不停的弯腰拱手。

    “哦?大夫人过来了,夫人她不是旧疾发走,头痛嘛,怎么能下床了呢!”静荷似无心问道。

    丞相漠然,管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干笑着,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略微虚弱的声音道:“难道这后院,本夫人不能来吗?公主殿下!”这正是大夫人的声音,声音有气无力,夹杂着坚忍的意味,目光确是十分的晶亮。

    静荷笑了笑,歉然道:“夫人误会了,本公主不过是随口说说,谁不知道这相府后院,是夫人您的天下!”她跟自己摆夫人的谱,自己就给她摆公主的谱,自己这堂堂公主的身份,还能弱了他丞相夫人的身份不成。

    “哼,伶牙俐齿!”说罢,她皱了皱眉,左手食指点了点太阳穴,似在缓解疼痛。

    搀扶着大夫人的丫鬟静荷还是第一次见到,并不是之前曾经在翠院看着自己的碧云,好奇之下,多看了两眼,只觉得,这丫鬟气质落落大方,目光浅淡有礼,不像是一般的家生丫鬟。

    “你怎么来了?”丞相再次皱眉,今日丞相皱眉的次数,比以往一个月加起来都多,心中不住叹道,先祖说的不错,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夫人咳嗽一下,而后努力挤出一丝微笑道:“老爷,我许久没有管家里的琐事,没想到就出了这么大乱子,我听说您要将三姨娘和二小姐赶到济州?可有此事?”

    丞相点点头,并没有回答夫人的话,而是转而看向管家道:“你来的正好,拿纸币来,准备车架,这两人,一会儿立刻送出去,连夜出城!”

    “啊?是,老爷!”管家刚刚的不在,已经让丞相心中不满,此时纵然心中有很多疑惑,却也不敢询问,只得点头照办。

    他是这府里的管家,最知道哪里有笔墨纸砚,于是,连忙踏着小碎步,跑出柴房,不一会儿,便拿来几张薄薄的纸张来,还有简单的墨水和毛笔。

    丞相让他将纸张扑在劈柴的墩子上,挥笔直接写了起来,提笔便是休书二字。

    三姨娘仍旧在一旁嘶吼,二小姐仍旧趴在地上哭泣,就连大夫人看到这休书二字,也惊诧的不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