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402章 骨架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只是,衙役头头脸上得意的笑容还没有完全展开,他便惊恐的发现,面前,犹如神祗一般的男人,只是轻轻挥了挥衣袖,他的身体,仿佛遭到了千金重击,被冷卿华挥出的劲风,直直打到树干之上,随后,冷卿华右手中指拇指微微曲卷,朝着树干之上的衙役头头飞速弹了两下,那人的双臂张开,胳膊被冷卿华弹指劲风,直接搭在胳膊上,瞬间鲜血爆开,滴滴答答顺着树干流了下来。

    拍拍双手,冷卿华朝身后远处高高的树枝上看了一眼道:“雪龙,把他给我凌迟,记住,我要他至少还能再活三天!”

    “是!”冷卿华话音刚落,他刚刚看过的树枝突然晃动了几下,一个黑影瞬间出现在冷卿华面前,单膝跪地,回答之后,目光阴冷的看着树干之上,惊恐哀嚎的衙役头头。

    雪龙面无表情的俊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得一见的笑容,他并没有用背上背着的大砍刀,而是从怀中拿出一把银制的匕首,匕首打开之后,上面灰暗的光线,闪着悠悠蓝光,而后他走近衙役头头,在他面前,舔了一下冰凉的刀刃,这才阴恻恻一笑,挥刀朝衙役头头的胸口划去。

    唰唰唰几下之后衙役头头上身的衣服被雪龙直接切成了布条,如花瓣般,纷纷洒洒落下来。

    “啊啊啊啊……”衙役头头闭上眼睛,死命的哀嚎,然而,想象之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反而是有些冷飕飕的感觉,他睁开眼睛,打了个冷颤,便看到所有的刚才在他收下,如同虚弱的小鸡一般的灾民,此时正双眼发着凶兽般的光芒,看着自己哀嚎,并且,一双双精亮的眼神中,竟然是满满的期待,满满的憎恨,恨不得吃他的肉,他再次打了个冷颤,浑身分离挣扎着,想要挣脱被千刀万剐的后果。

    然而,却被雪龙直接甩出一条绳子,将他牢牢的困在树上,并且封住了他所有的穴道,临下刀之前,还给他吃了一颗不知道是什么的药丸。

    然后,雪龙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挥起屠刀,右手十分麻利的在衙役头头身上纵横交错的划拉起来,伴随着雪龙挥舞的动作的,是衙役头头如同杀猪般的叫声。

    再这叫声下,原本饥饿的没有了力气的灾民,兴奋的拍掌叫好,心软的妇人们也睁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这没有人性的人,很是解气。

    而县令史谦和里长,还有一群帮凶们,则是浑身颤抖,看也不敢看衙役头头的方向,生怕下一个受苦的就是自己。

    短短一盏茶的功夫之后,衙役头头胸口的肉,已经完全消失了,可以看到胸口皮下,纵横的血管,肌肉,等所有可以看到的组织,他身上的肉,被雪龙如同削皮一般的,一片片削掉,地上偏偏落下的,是一片片长条状的肉丝,混合这鲜血,和泥土让人看之触目惊心。

    一炷香之后,衙役头头的上身,从脖子以下,胯骨以上,包括胳膊,双手,上面的肉,全部都被拨了个干干净净,就像剔骨一般,只是雪龙的剔骨更加高明,因为他不仅剔骨,而且,还将衙役头头手臂上,胸口上,等各个部分的血管,经脉,甚至神经线全部都剃了出来,没有丝毫损伤。

    衙役头头仍在哀嚎,他似乎很有精神,完全没有力竭的感觉,心脏,在骨架里剧烈的跳动,砰砰砰不规则的跳动着,看得所有人都一阵发麻。

    雪龙将他的上身剃干净之后,双手环抱,满意的点点头,而后,摘下始终带着的黑色手套,露出苍白细弱的右手,没有意思光泽的手指,轻轻的绕过衙役头头胸前所有的阻碍,轻轻地,轻轻地握住他的心脏,双眼发出骇人的光芒。

    衙役头头在他心脏被握住的一瞬间,身体微微轻颤,他拼命的想要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但是,脖子被死死的绑在树上,他无法动弹一下,身上凉飕飕火辣辣的,他看不到自己,却能看到面前所有灾民眼中,绿油油似惊恐,似仇恨的目光。

    一侧飘来的大米粥的味道,慢慢从他鼻尖飘过,面前的灾民却仿佛根本就没有闻到,灾民们仍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死死的看着他,他的心,一阵颤栗,他觉得全身都疼,全身都有麻痒的感觉,仿佛心被看透了,仿佛高天至上的神明,伸手握住他的心脏,想要帮他解决掉这痛苦的折磨。

    然而,并没有,雪龙只是玩了一阵他有力的心跳,便又接着给他剔骨,这次是从脚指开始,慢慢往上,最后,雪龙甚至玩心大气,将他的骨盆,用匕首轻轻的刮着,想要将上面残留的肉挂干净,匕首与骨头碰撞的声音,不禁让人想磨牙,更想让人生食鲜肉。

    静荷与十多个太医,一一为所有的灾民检查完身体之后,看到树上会呼吸的骨架,静荷走上前来托着下巴,看了看树上人的心肝脾肾胃,并且敲了敲他的骨头,片刻后,说道:“这人嗜酒,好赌,好涩,身体都被掏空了,你看,肝都硬了,还有心,都是黑的。”

    雪龙诧异的看向静荷,不明白静荷为什么得出这样的结论,疑惑的看着静荷。

    太医们也跟着静荷,仔细端详着眼前的骨架,虽然骨架的头脸还都十分完整,但在所有人的心中,这人已经死了,一个太医从怀中拿出简易的放大镜,看了看这人的肝脏,而后点了点头道:“是的!公主说的没错,此人饮酒过度,肝硬,肺肿,只是微臣不明白,公主是怎么看出他好赌的呢!”

    静荷瞥了说话的人,正是关雎,笑了笑道:“关大人,人生前所做的事,所有的特征都会表现在身体骨骼上,因为,人会说谎,身体,或者尸体是不会说谎的,你看他的手指,双手食指都微微弯曲,这是好赌之人特有的,他惯用的兵器应该不是刀,而是剑,用剑和用刀的方式不同,所以他的手骨,胳膊等各个部位的关节都不一样,我师父,对人最有研究,所以大家日后可以多研究研究尸体,不要一味只在活人身上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