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221章 破而后立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静荷双手捂着脸,无比仇恨的看着李秋水收起来的一卷银针,恶狠狠的样子仿佛这银针跟她有深仇大恨一般,中位太医见她如此小孩子气,也不由会心一笑。

    那位自称擅长刀伤的周婵,也靠近静荷,目光盯着静荷左脸上的伤疤上,那伤疤并不是刀砍造成的,而是房梁梁木掉下来,梁木一角划伤的,因此伤疤并不是很锋利,而是刺刺拉拉不规则的伤痕,静荷担心他也往自己脸上扎针,连忙朝他摆了摆手道:“周太医,我这不是刀伤,是房梁木角划伤的。”静荷连忙解释原因。

    周婵点了点头道:“都是一个道理,我最擅的就是伤疤,但是太子妃您这伤疤有些棘手,若是刚受伤,由我来医治,定然不会留下这么大的疤痕,只是,现在时日已久,怕也不好医治,不知太子妃可敢破而后立?”

    “什么?什么什么!”见周婵并没有往自己脸上扎针的想法,静荷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脸颊,惊诧的看着周婵。

    周婵如同书呆子一般,摇头晃脑解释起来:“所谓破而后立,则是将您脸上的伤疤削去,露出里面的肉来,然后再以生肌膏敷,能够达到重新生肌的效果,只是过程会比较难受。”

    静荷连忙装作不寒而栗的表情,抖了抖肩膀,再次捂住脸道:“你是说让我毁容,不行,那得多疼啊,再说,毁容了你真能给我治好吗?”静荷满眼不信的神情看着他,接着道:“本姑娘跟你可没仇没恨的,你不要害我啊!”说罢,身子往一边挪了挪。

    周婵见静荷如此戒备的看着自己,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他一本正经的道:“如此方法,我至少有三分把握将脸上的疤痕去掉。”三分把握其实也是他自己给自己勇气多加上的,其实,有一分把握就不错了,但至少这个非常难看的疤痕真的会变浅的。

    “三分?不行,没有完全的把握,我不会毁容的,你这不是害我吗,算上今天,也只剩下九天的时间就要大婚了,难道到时候你让我满脸裹着白布跟太子完婚,这个提议我拒绝。”静荷坚决反对,反对的义正言辞。

    周婵尴尬咳嗽一下,被静荷这么一呛,他顿时想到,就剩下九天的时间,自己这治疗方法很慢,别说九天,就是就是天也不一定见好。

    既然静荷不同意,周婵也不再强求,转身去找李秋水了,李秋水给静荷扎完针之后,便跑去一张桌子上研究药方,周婵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李秋水,两人一起商讨药方起来。

    见这两人已经离开,静荷稍稍有些安心,其他几个太医,看起来应该是随从的样子,静荷也不在意,目光再次看向关雎的胡子,心中不由在想,到底是真的假的啊,别是粘上去的啊,这胡子看起来太假了,想到此处,她不由摇了摇脑袋。

    关雎见太子妃的脸再次落在自己胡子上,他有些担心起自己的胡子来,为了避免胡子遭殃,他将胡子捋了捋,在静荷惊讶的目光瞪视下,小心翼翼的塞入衣袍内,然后便挺胸抬头,正气凌然的朝静荷走去,手中提着自己的药箱。

    “太子妃,在下擅长妇科,让在下给您把把脉吧。”说罢,也不等静荷回答,直接将自己的一套装备拿了出来,放在小桌子上,静荷见此,将手放在软绵绵的垫子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只见这位关关雎鸠太医,搭着自己的皓腕,而后便闭眼凝神,开始号脉,良久,良久,良久,他才睁开眼睛,朝静荷职业性的一笑道:“太子妃身体很健康,没问题!”

    烧伤属于外伤,把脉是把不出来什么的,因此,静荷倒是很放心的让他把脉,见他没什么收货,静荷扭了扭发酸的手腕,心中盘算着怎么将这几个太医赶走。

    最主要的是管家,孔封一脸专注的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一点都不错过,静荷心中很是不满,但是现在也没有理由将他赶走,那就只有将他们所有人都赶走了。

    关雎把完脉之后,也去李秋水身边,开始看他们开药方,边看便点头称好,静荷见那边热火朝天,自己这边百无聊赖,于是,清了清嗓音道:“各位太医,我这脸,还有恢复的机会吗?”

    “嗯……”李太医长长的嗯了一声,随后便陷入沉思之中,片刻道:“这个我们现在还需要研究研究。”

    “哦?这么说来,李太医已经有方法了?”静荷挑眉,一脸期待的看着李秋水。

    “有了,您脸上的伤疤,还是需要药物外敷,我先研究一个外敷的方子,将您脸上的伤疤软化,然后再用针灸激活您脸上的肌肉重生,想必这样会奇效。”边说,李老先生边自信的点点头,仿佛再说服自己。

    静荷想了想道:“嗯,这样的方法也挺好,扎针至少比毁容要安全的多,那李先生需要多长时间能将我脸上的伤治好,大婚之前可以吗?”

    李太医摇了摇头,肯定道:“怕是不行,我没有一个完美的方子,效果也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观察,老夫觉得,至少需要一两个月左右吧。”以往简单的烧伤,配上烧伤药膏,让伤口慢慢恢复也需要一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更何况静荷这很久之前的烧伤,不禁需要治疗,还需要将脸上僵硬的皮肤组织全部软化,其实,将脸上的烧伤肉削去最好,只是,刚静荷跟周婵的谈话,他也听到了,静荷大婚在即,肯定不愿意这么做。

    静荷摇了摇头,笑了笑道:“如此就算了,几位也不要为我费心忙碌了,既然无论如何大婚之前都无法治好,那就让我保持原样完婚好了,至于治疗,等李先生将方子研究出来之后,我大婚之后再治疗,想必太子殿下宽宏大量,也不是只看外观的浅薄男子。”边说,静荷边用袖子擦了擦眼中完全不存在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