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20章 我身子娇贵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啊,嗷嗷嗷!我受不了了,休息一会儿!”一个粗狂的声音喘着粗气道。

    这人正是跟着静荷的楚青云,这两天两人一直在跑路,说是跑路其实相对于静荷来说,就像踏青写生一般,自由自在,这两天她可算是玩的舒服了。

    两人翻过雪香山,然后沿着山间小路,一直向着南方而去,虽然走官道比较块,但是静荷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走山路比较好,虽然绕的远一些,但是这里面有好几个原因,对他们俩个都有好处。

    第一,万户侯肯定想不到他的儿子那么吃苦,会走小路,就是出来抓他的护卫,也一定不会往这里面想。

    第二,山路复杂,就算有人来这里搜,也不一定能找到他们,他俩可是哪里难走走哪里。

    第三,也是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静荷全身家当只有三十文钱,这位万户侯家里出来的世子,根本没有拿钱,不然怎么说他白痴呢,逃出来什么最重要,钱啊,于是,静荷专走偏僻的地方,就是为了能采集一些稀有的药材之类的,到时候还能换点钱,真到江南寸土寸金,没有钱,什么都干不了,而且她还带着这么个娇生惯养的侯门世子。

    静荷在前面雄赳赳气昂昂的走着,楚青云背上背着一个大篓子,篓子里面装满各类草药,楚青云弓着腰,双腿不听使唤似的一步一顿的走着,口中不住的哀嚎。

    静荷也背着竹篓,她竹篓里面的草药比楚青云篓子里面的还要多,静荷却完全没有表现出累的痕迹。

    回头,听着楚青云上气不接下气的粗声喘气声,苦瓜脸,静荷撇撇嘴,不屑的道:“喂喂,我说,楚世子,你好歹也比我大三岁,我还没有说累,你就在这儿哭天喊地的,找你这速度,咱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到江南啊。”

    “我,我……我身子娇贵,跟你当然比不上,求求你,饶了我吧!歇歇,歇歇,我真的走不动了。”说罢,他当即双腿一软,坐了下去,一副无赖的样子,实在可气。

    “身子娇贵就有理了,你还出身军侯之家呢,我不信你没有学过武,别表现出一副怨妇的表情,我不吃这一套。”静荷面然红霞,烈日当空,晒得她满头大汗,小脸通红,静荷说罢,折回来,踢了楚青云几脚,谁料,楚青云一副任你打骂我就是不起来的架势,取下背上的竹篓,竟然直直躺了下去。静荷扶额。

    “你……算了,我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怎么遇到你这样的搭档。”静荷气到,说罢,坐在楚青云身边,取下竹篓,拿出水袋,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珠,将楚青云別在腰间的扇子抽出来,打开扇风乘凉,既然走不了,只能休息休息了。

    “我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当初怎么想要跟你一起去江南,现在在这荒山野岭的,我也不认识路,不然我早回去了,我才不跟着你受苦呢,呜呜呜,我娇贵的脚啊,原本水灵灵的,现在都起水泡了!”楚青云坐起来,脱掉靴子,看着脚底板上几个晶莹的水泡,哀嚎道。

    “水泡而已,挑了就没事儿了,给你针!”静荷也看到他脚上的水泡,从针线包中取出一枚绣花针,递给楚青云,挑眉示意他自己挑了。

    “什么?挑了,用针,多疼啊,不挑了,不挑了。”楚青云连忙摆手到,坚决不接静荷递来的绣花针。

    “你不挑,每走一步路都会脚疼,针扎一般,早痛不如晚痛,相信我,我是大夫。”静荷朝他眨眨眼,一脸戏谑。

    “不要!”楚青云,抱着脚,死活不松开。

    静荷这暴脾气,二话不说,转身,扒开楚青云的双手,针尖对着楚青云的脚心,道:“你不敢是吧,我来,别动,小心被针尖伤到。”

    楚青云一脸苦瓜色,哀怨的,可怜兮兮的看着静荷,咬着嘴唇,一动不动,见静荷针尖慢慢向着自己的脚底板移动,他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静荷眼疾手快,迅速扎开楚青云脚上的水泡,并且将里面的水挤出来,将楚青云的另一只脚靴子也脱了,水泡全部挑完,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楚青云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抱着脚心瞅了又瞅。

    “现在我相信你是大夫了,这几针扎得很不错,我都没有感觉到。”他此时只是觉得原本起水泡的皮贴着肉,感觉怪怪的,有种火辣辣的感觉,他抱着脚心,吹了吹气,希望脚底板凉快些。

    静荷一脸鄙夷,嫌弃的用清水洗干净自己的手,还好,这厮没有脚气,然后从楚青云背着的竹篓里面找到几颗草药,递给楚青云道:“嚼碎,抹在脚背上,减轻疼痛,好的快。”

    楚青云咽了几口唾沫,看着静荷凌厉的目光,原本想让静荷帮忙的话,吞回肚子里去了,这眼神,太凌厉了,有些像父亲发怒时的目光,吓得他浑身一颤。

    缓缓接过草药,塞入口中,刚咀嚼了几口,丫的真苦,“好苦,啊,何兄,你害我!太苦了……”口中嚼着草药,含糊不清的喊道,一张原本俊俏的脸,皱成了一团。

    “哈哈!良药苦口!”见他这副表情,静荷大笑,刚才的气闷,终于算是驱散了,心情也好很多,挑眉一笑接着道:“快点抹上,咱们赶路。”

    “嘶……何兄,你,啊,你不是人……”楚青云药草刚抹在水泡上,顿时发出一声抽气声,药抹上去有些冰凉还有点蜇的感觉。

    “我是不是人你不是知道吗!别说这些废话,再说我不等你了,把你放在这荒山野岭,让狼群,老虎,狮子等过来把你吃了。”静荷凶着脸恐吓道。

    楚青云浑身直哆嗦,呼哧呼哧的不停喘气,脸上气愤,担心,无奈,还有害怕,真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般,表情精彩至极。

    静荷挑眉,傲然的看着他,眸中尽是挑衅,好想再说,有本事你过来打我啊,更是把楚青云气得胸膛起伏不定,像极了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