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6章 装病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娘,您先躺一会儿,我去拿个东西,一会儿就过来。”说吧,静荷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迅速从药盒里面取出一个瓷瓶,思考片刻,仿佛下了决心似的,紧紧握了握手中的瓷瓶,转身,眼神坚定,回到母亲身边。

    “这是什么?”十九姨娘疑惑的看着静荷从瓷瓶中取出一粒药丸,递给自己,她疑惑的接过,她虽然知道女儿定然不会害自己,只是对于女儿将要做的事情,她还是担忧。

    “娘,这个药丸吃下去之后会让人体有风寒的症状,您会觉得忽冷忽热,全身发烫,出汗,声音沙哑,您的感受相对比较轻,但是大夫把脉的时候,您的脉象会极度不稳,有重度风寒的效果,您忍耐一下。”静荷满脸担忧,是药三分毒,虽然她已经减轻了药的剂量,里面添加许多进补的补药,但是若让人体产生脉象混乱的状况,怎么能对身体完全无害呢。

    十九姨娘捧着手中的药丸,不假思索,塞入口中,连静荷递来的水都没有就着,嚼碎,咽了下去,药丸闻着有一股淡淡的益母草香味,入喉的感觉确极是清凉,她只感觉,从喉咙到小腹,很凉爽通透。

    吞下,躺好之后,十九姨娘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女儿才五岁,便已经有了独立的能力,她毫不怀疑自己的女儿能支撑整个家族,甚至更多,眸中闪过一丝心痛,一丝怜惜,剩下八分满满都是怜爱。

    “静荷,以前娘也问过你,这些伤药是从哪里弄到的,你说是父亲给的,娘跟随在相爷身边十来年,从未听过有能致人风寒的药,孩子,这药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姨娘眼中满是疑惑,夹杂着一点点微弱的执意,她怕,怕相爷看破,怕女儿受到牵连,也怕女儿不学好,做鸡鸣狗盗之事,总之她怕……

    看着姨娘眼中的疑惑,静荷叹了一口气道:“这个药丸是我自己研制的,我看了好多医书,这个是一本古书里面记载的呢,父亲向来不喜欢看医书,这个偏方,父亲也不知道,娘您就放心吧。”说罢,调皮的眨了眨眼。

    “好,娘这就放心了……”话还没说完,十九姨娘的声音便有些虚弱,眼皮也沉重起来,身体有些发热。

    静荷摸了摸姨娘的额头,观察姨娘的反映,检查效果如何。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小姐,是我,翠儿,杨大夫请来了。”

    “进来吧!”说吧,她走到门口,一脸焦急与担忧,亲自迎接大夫进屋,恭敬道:“杨大夫,请进……”

    “是,小姐。”杨大夫五十岁左右的年纪,脸上大把灰白色的胡须,背着个药箱,跟着静荷,进入内屋。

    “杨大夫,您看看,我姨娘这是什么病……姨娘身上忽冷忽热,已经快一个时辰了,您帮忙看看!”声音中夹杂着浓重的鼻音,说道最后,竟是凝噎不成语调,眼中泪水不停的打着转转,却坚强的不肯落下。

    “小姐,您别担心,十九姨娘一定不会有事的,大夫一定会救姨娘的!”翠儿减小姐如此,信以为真,泪水簌簌落下。

    “小姐莫哭,看夫人的症状,应是感染风寒,待老夫把把脉。”说罢,凝神听脉。

    “这……”杨大夫深情越来越满脸疑惑,脸上也越来越凝重。

    “大夫,我姨娘怎么样?”静荷焦急问。

    杨大夫思索片刻,回道:“小姐放心,性命无忧,观十九姨娘的面色,不慎严重,脉象却十分虚弱,应是身有暗疾,想是过度疲累,身体底子薄,内部空虚才会如此严重,待老夫开几服药,少则五日,多则十日,风寒便会除去,只是身子需得慢慢调养。”

    “谢谢大夫,谢谢大夫。”静荷万分感激,亲自取来纸笔,研磨,看来自己这颗药效果还行,总算没被看出来,心稍稍放松下来。

    “翠儿,去跟着大夫取药。”静荷仔细看过杨大夫的药方之后,转手递给了翠儿。

    送走杨大夫和翠儿之后,静荷看着沉睡中的姨娘,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晚上,月明星稀,蝉鸣不绝,静荷坐在墙外的空地上,安静的看着天空中皓月当空,星光点点闪烁。

    马上就是中秋节了,她发现最近的越亮不是一般的亮。

    “小荷?”静荷正发愣,一个男孩儿的声音响起,正是昨天陪她打架的华儿。

    静荷转过身,心情稍好,道:“你过来了,陪我练练手!”话音未落,静荷便挥起粉嫩的小拳头,冲着华儿的左眼挥了过去,大喝一声:“哈!接招吧!”

    “哇,你耍赖。”只不过他的身体反映比声音更快,几乎就在静荷挥拳的同时,他便跳跃而起,急步避让。

    哼哼哈哈,伴随着男孩儿女孩儿似闪电般的身姿,扭打在一起,你一拳我一脚,瞬间过招几百回合过去,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同时累倒在地。

    “呼哧!呼哧!华儿,唉,华儿叫着真别扭,我还是叫你小华好了,我发现你功夫精进了呢。”淑女形象已经被静荷抛到九霄云外,她肆意的喘着粗气道。

    “呼呼!那是当然,今天师父特意指导过了呢,呼呼!你怎么一点都不像女孩子,每次见我都要跟我比试。”男孩儿同样喘着粗气。

    “嘿嘿……”静荷嘿嘿一笑,她能说她只是为了发泄吗,昨天是见男孩儿心情不好,她想着前世,男孩子们有什么伤心事,总是打一架就忘记了,她效仿了,确实,效果不错,今天打架,实在是心里憋屈,难受,发泄一下,现下自己心情好多了。

    “你笑什么?”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男孩儿紧追不舍。

    望着星空,璀璨夺目,天地广阔,三千星河,她的烦恼又算什么。

    吐出一口浊气,静荷问:“我在想,今天你为什么来?你觉得我长的漂亮吗?如果我变丑了,你还会过来陪我玩吗?”

    “什么?”听到静荷一连几个问题, 男孩儿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陷入沉思。

    月光洒下来,照在两人脸上,两张精美若瓷娃娃般精雕细琢的小脸,同时布满疑惑。

    安静,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