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不贴心的贴身侍
作者:琴九花钿的小说      更新:2018-05-27
    “诶诶,我倒是听说一些消息,听我守城的一个本家兄弟说,这些人,是来自轩辕帝国,不知道是轩辕帝国的商队还是官宦人家!”一个面色黝黑的老者,端着碗,偷偷看了一眼,卯蚩魅所在的方向,偷偷

    小声说道。

    “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商队,商队那么有那么整齐的队伍,我看,一定是官宦人家的护卫队!”

    “哎,说起来可怜,我们这些力巴,平日里也有不少的力气,现在却只能靠着别国的施舍如日,真tnd屈辱!”  随着男人们的议论,百姓们更加生气,沉默,这是一个衣着华丽一些的绸缎商人,十分狼狈的坐在地上,细皮嫩肉的手指,一手捧着碗,一手捏着馒头,一口馒头就口粥,长叹一声,道:“你们这些力巴就算了,挣得是个辛苦钱,生活不易,可是我们呢,我们这些个绸缎商人,金银器皿的,平日里不说挣钱多少,至少也是顾得住的,置了一亩二分田,可算是能衣食无忧了吧,前些天,家里所有的存粮

    都被衙门征收了,说是集中粮食,统一渡过难关,可是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吃到我家的存粮,留下满屋的绫罗绸缎又有什么用!”

    说着长叹一声,喝了口热汤,长叹道:“如今我们一样,不管穿的好坏,都智能狼狈的坐在土地上,等待别人的施舍,只是不知道啊,这场莫名其妙的饥荒,还要持续多久!”

    一个力巴满身泥泞的凑过来,他穿着露肩的两片式汗衫,白色的麻布汗衫早已因为出汗泥泞而肮脏不堪,听到这绸缎商人的话,他悻悻的凑过来,问道:“那你的仆人家人呢?”  “哎,还有什么仆人啊,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了,仆人们早就跑了,至于家人,夫人刚生了孩子,在家躺着呢,一会儿我再去盛一碗,给夫人吃一点,不管怎样,女人生了孩子身子虚,不吃点东西怎么

    下奶奶孩子,可怜我三十多岁人到中年,才只得一子,便如此饥荒,哎,我这辈子究竟是做了什么孽!”  “你是个好心的商人!”一旁的老汉听到他家中夫人刚刚产子,不由心疼的拍了拍商人的肩膀,颇为同情的说道,按照以往来说,他一个饭店收泔水的老农户,是怎样都轮不到他心疼富有商人的,如今

    ,不管什么身份,没有吃的,他们有粮产的竟然比他们这些什么都没有的更凄惨。

    “哪里是你做了什么孽,分明是皇上昏庸,那些当官的不让我们好过!”

    “是啊,连外乡人都知道我们饿的没饭吃,给我们施舍粮食,他们却不闻不问,最开始几天还从宫里拉出粮食,可是那粮食都是坏的,说不定皇帝现在还在吃香的喝辣的呢!”

    “昏君,昏君!”

    一个人开始骂,一群人便开始骂了起来,辱骂皇帝从来都是抄家灭族的大罪,但现在,百姓没有粮食,吃了这顿没下顿,谁还怕死。 皇宫内院,东宫太子寝殿之内,所有的太监宫女寂静无声,太子离柯脸色惨白,躺在床上心跳微弱,皇帝坐在离柯床边,抱着头沉思,皇后听到儿子被刺杀,让禁军找两个担架抬着,到了东宫,看到儿

    子如此模样,皇后早已哭成了泪人。

    “呜呜呜,我的儿啊,你可不能有事啊!”皇后边哭边哽咽。

    “哭,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柯儿还没死呢,你给我安静点!”皇帝怒。

    哭声戛然而止,皇后依旧抽泣着擦擦眼角的泪水,哽咽道:“好好的孩子,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能不伤心吗,现在连是谁下的手都不知道,这日后有危险怎么办,咱们可只有这一个儿子啊!”

    “你吵得朕心里烦!先闭嘴,朕说过,柯儿没事!”皇帝瞪了皇后一眼,心烦的皱眉,眉毛从未舒展开来,满脸阴郁,极其不耐烦的说道。

    “都躺在床上起不来了,能没事吗!”皇后心疼的看着太子,双手紧紧捧着立刻的右手,心疼的握住。

    “保护倾悦的人,你联络上了吗?”不理会皇后的啼哭,皇上望着躺在床上脸如纸白的太子,转移话题,问道。

    这话题转移的不错,皇帝话音刚落,皇后便沉默起来,摇摇头,满脸担忧得道:“没有,我那些暗卫皇上您是知道的,短短半个时辰便让他们全部消失的,绝对不可能的!”

    “死了就死了吧,原以为能利用倾悦,帮助柯儿,合力清除障碍,可惜他们不是那人的对手,倾悦不会有事的,那人还要利用倾悦的身份。”皇帝摇摇头,有些破罐子破摔的说道。

    “究竟是谁,这么猖狂,竟然敢到宫中杀人!”皇后坐在榻上,目光凶狠愤怒的说道。

    “追云谷谷主!”

    皇后沉默,就在这时,离柯醒来,看到身旁坐着的皇帝与脚榻上趴依着床沿的皇后,目光一亮,声音虚弱道:“父皇,母后!”

    “柯儿,别起来!”皇后听到儿子的声音,忙握着儿子的手,泪水顿时又开始不自主的溢出。

    皇上站起身来,按着离柯的肩膀,示意别动。

    一家三口,多年以后第一次聚集在一起,房间中温情脉脉,暖人心田。

    “感觉怎么样?”皇帝柔声问道。  “皮外伤,没事的!”离柯皱眉,从父皇衣服上,闻到非常浓郁的酒味,目光在皇上那满是褶皱的龙袍上扫过,仿佛被揉碎了的龙袍,陪着散乱的发丝,没有了往日的威风凛凛,多了令人苦楚的苍老与

    悲凉。

    “父皇您……”

    “朕没事!”皇帝摇摇头,随即坐下,弯腰说道:“朕,做了个决定,已将离越国送与轩辕皇帝!”

    离柯愕然,随即看着皇帝的目光,诧异惊问道:“什么?”

    “为夫以离越皇室的安全为要求,将离越国送给轩辕皇帝。”越帝长叹,抬头满脸正色的看着不可置信的儿子,无奈笑了笑。

    “父皇,您是不是烧糊涂了……”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离柯质疑的目光望向苍老的皇帝。  “放肆!”自登基为帝以来,还从未有人这么跟他说过话,特别是儿子,他眸子一凝,厉声喝道。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