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马甲系统 第十章 扫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作者:哆啦i梦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精彩小说免费!

    四道剑光,来到林动身边,不见林动有何举动,这剑光已然化作了火焰,熔成了灰烬。

    下一刻,出手的慧能,慧行,慧行,慧明四个和尚无火自燃,来不及挣扎,就已经化作了一堆枯骨。

    林动身上出现辉光,就像是将初升的太阳披在身上一样,双眼凝向晓月禅师,晓月禅师对上林动双眼,只觉浑身上下皆是一片赤红,心头五脏各有火焰燃起,骇的他连忙避过双眼。

    “沧……”

    醉道人在一边拔剑,来不及对林动出手,就觉胸膛轰的一身,周身骨头碎了一半,自身五脏多数移位,自前厅滚落,一头栽进了庭院外的功德池里面。

    晓月禅师此时方觉事情不对,眼前的林动实在太过可怖,纵身而起,想要脱离正面,拉开距离再行魔法,却被林动一把抓住,一道红光顺势而来,如同碾盘,其内蕴含之力,却疑似火焰。

    若说是火,燃烧之时必有高温,能烧掉飞剑的火焰,足以将慈云寺都付之一炬,若说非火,入目所见,却和火焰一般无二。

    晓月禅师当机立断,舍了僧袍,一个后退,才终是拉开了距离。

    智通和尚在一边见到醉道人一招不敌,便被打飞,四个弟子被烧成枯骨,再看晓月禅师僧袍破裂,显然吃亏,顺着门边便往外溜去,生怕林动一个注意,将他给打杀了。

    “智通。”

    林动头也不回,一声轻喝。

    “唉。”

    智通应了一声,不及转头,这一呼一应,气息交感,火焰已经烧到了智通身上,智通连惨呼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被这火焰给烧成灰烬。

    “你就不管外面的人?”

    晓月禅师看林动想要上前,手中掐法诀,口中拖延时间,叫道:“外面可都是一流剑仙,你的那些民兵,岂是剑仙对手!”

    林动微微摇头,并不顾及,脚下一迈,对着晓月禅师便要扑去。

    两者相近,林动速度何其之快,晓月禅师岂是对手,见此一扑,再想林动适才可怕能耐,晓月禅师只觉自己大劫已至,甚至闭目等死。

    自天空中降下一道流光,裹了这晓月禅师,向着天上便飞了过去,林动目光如炬,已然看清楚了云层之中的身影,正是青城剑派的极乐童子李静虚。

    李静虚是青城剑派的老祖,和当年的长眉真人是为道友,一身道行比之长眉真人不差多少,近年来彻底领悟了上乘玄妙,脱去凡体,化为童子之形,道行更是高深莫测,放在人间,自然是第一等人物。

    比如绿袍,李静虚一人就可轻而易举的斩杀,若非是第二元神,绿袍在慈云寺就已经横死,而第二元神的绿袍重新得到躯体,炼制一些不甚厉害的金蚕,却要三仙二老布下两仪微尘阵,耗费十多日苦工,才算是将绿袍给炼死。

    林动化作一团红光,去势比起李静虚更要快些,在千丈高空之上,就拦在了李静虚之前。

    白云飘飞,清风环绕,看到李静虚,林动丝毫没有打个招呼,问个明白,拉拉家常,卖个面子的想法,手中红光对着李静虚便打了过去。

    李静虚见势,手中一扬,将自身炼制的三万六千根乾坤针放了出来,一时之间,千针万线,对着林动环绕而来。

    自古以来,修仙界就有炼剑和炼针两种秘术,只是流传近来,炼剑越发兴起,炼针却越发不显,李静虚的这三万六千根乾坤针,在炼针里面独树一帜,厉害非常。

    “道友。”

    李静虚说道:“这晓月禅师,本是我友长眉真人的叛徒,他若遭劫,我本不该出手,只是道友火焰一燃,将人神形皆灭,未免太过霸道不详,这晓月禅师,如果能够丢弃恶行,重修善果,未必没有飞仙之期……”

    晓月禅师作恶不大,更多是因为嫉妒乾坤正气妙一真人齐漱溟,因此才和峨眉作对,而此时来到这里,则是受了许飞娘的再三邀约,明面是对付林动,实际是要对付峨眉中人。

    说话间,李静虚所炼的三万六千根乾坤针一一引燃,林动身披霞光,犹如初升朝阳,手中所打火焰,炼铁宝,革元神,这飞针纤细,所附元神奥妙皆是不如飞剑,说话功夫,林动就烧了李静虚一半飞针。

    “道友!”

    李静虚皱眉回收飞针,林动才收回火焰,站立在李静虚的对面。

    “我知你一心想要赶走胡奴,帮助农民站起来,更是要打掉地主,甚至革掉宗庙,只是这些行为,终归残暴。”

    李静虚说道:“农民之中,愚昧甚多,报复心强,如果没有宗族神庙予以压下恶性,那实在是糟的很,我非是要来阻拦你,只是这些步调,终是可以缓慢而来,你收掉宗庙钱财,足够建立一个又一个的学堂,待到下一代,下下一代,思想传开,你的事业也就成了。”

    林动摇了摇头。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林动说道:“现在我就要将这思想传开,短时间内,自蜀地到京城,烧在这神州大地上,两千万被压在底层的人皆是会站立起来,这是革命大势,如同疾风骤雨,势不可挡,一切的罗网都将被冲开,一切的一切,胡奴政权,我的革命,你们这些剑仙,皆是在百姓面前做出检验,由他们来挑选舍弃。谁是引导他们的人,谁是制止他们的人,谁是在一边指手画脚的人,清清楚楚。”

    “并且你的理论,表面是站在我们这边,实则是在拥护胡奴地主统治,让我不得不反对!”

    李静虚来到蜀地,已经有一段时间,之前林动未曾烧掉蜀地上的因果网络之时,将李静虚监控的清清楚楚,现在这东西被烧掉,在林动未曾缔造这地方的罗网之时,李静虚就脱离了监控。

    只不过若想洽谈,早在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就该来了,结果一直等到慈云寺斗法,出手要救走晓月禅师,林动岂能干休。

    轰然出手,林动火焰席卷,辉光大盛,对着李静虚便碾压而来。

    下空慈云寺中。

    千百飞剑在空中交织,千百色彩在空中浮现,一字长蛇阵布置,在这前面形成了一道光幕,将民兵们都给阻拦在外。

    “小小竹排江中游~”

    “巍巍青山两岸走~”

    民兵之中,有人起歌声,而后便有人开始附和,声音交织交叠,林动和李静虚在这千百丈的高空缠斗,也是有所耳闻。

    “雄鹰展翅飞,哪怕风雨骤~”

    “啸法!”

    李静虚面色一变,惊声叫道。

    修道之中,有一门唤作啸法,更是有人凭借啸法成神,唤作啸神。

    这啸法施展出来,万邪辟易,当年施展啸法之人,只要一经做声,便能够将妖魔鬼怪全然喝死,这峨眉之中,苦行头陀弟子笑和尚,便是模仿这种啸法,也创立了一术,只是比之林动传授给这些民兵的啸法,不如远矣。

    将原本一声咆哮的啸法互相交叠,加以声韵,这种啸法之精妙,就算是李静虚,甚至峨眉飞升的长眉真人,都是见所未见,而今天李静虚算是有幸,不会再说闻所未闻。

    啸法,人民,心意聚合,这是林动面对这满天世界,千百神明的致胜之法。

    千百飞剑在这时候,犹如破铜烂铁,在半空之中纷纷而落。

    金身罗汉法元所传下的这一字长蛇阵并无作用,就已经被民兵给冲破了阵法,自中间截成两半,将这正邪给分割开来,有些人还想要凭借自身力量和民兵相抗,只是刚刚施展了啸法的民兵,个个身强体壮,冲杀他们如同小鸡。

    “红星闪闪亮,照我去战斗~”

    层层叠叠交织的啸法,化作了一首革命红歌,只唱的这些人心惊胆战,原本各种魔法秘术,在这歌声之中皆化虚无,飞剑不能御使,真气不能运用。

    待到民兵刀剑加身,能逃过的也是无几。

    元觉,顽石,素因,玉清大师,这些皆是正道好手,能知过去将来,刀剑加深之际,一身神通放不出来,终是应劫,像施林,吴元智,甚至李静虚的徒弟李元化,这个时候也是奄奄一息,笑和尚意图用他呼啸之法应对,却被啸法震破了肺腑,有一气没一气,毒龙尊者徒弟俞德,在刀兵之下,也是横死当场。

    “轰!”

    轰然一声巨响,林动手中红光,将李静虚从虚空之中打落下来,只锤到慈云寺外,落在地上,那晓月禅师见状,脱身欲要再次飞走,只是林动从天上而撒下来的霞光,便有千钧之重,将晓月禅师给压在地上,分毫不能动弹。

    “噗……”

    李静虚现在已经是散仙,直面应对林动,却非是林动对手,口中一口鲜血吐出,溅射在地上,仙气蕴养,这地方的灵脉便因此而变,灵芝仙草,皆会在此生根。

    “你,你。”

    李静虚连叫两声,见这下面惨状,本以为剑仙能够完全阻着林动的民兵,却不想这剑仙全然不是一合之敌,这正道好手在这里面多是惨死,邪道高手也是不留,忍不住咬牙说道:“你这得罪正邪两道,此世岂有你容身之地?”

    晓月禅师现在是哈哈老祖的徒弟,俞德是毒龙尊者的徒弟,玉清师太和素因皆是神尼优昙大师的徒弟,智通等人又是五台山一系。

    此番杀来,林动可谓是到处皆是仇家。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林动说道:“我就是要扫一切害人虫,全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