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对局模拟器开始〕〔武大郎反转人生〕〔都市逆天邪医〕〔大佬重生后,全京〕〔本王姓王〕〔最强万岁爷〕〔土匪为王〕〔完美世界之眷顾〕〔斗罗大陆之少年时〕〔风o烟〕〔斗罗五之吾不要当〕〔替补老公逼上门〕〔重回八零:撩了糙〕〔美人羸弱不可欺〕〔重生虐渣霍夫人又〕〔带着超市重返年代〕〔真不想当大反派〕〔山海从图腾神开始〕〔赛博朋克:我有一〕〔每次做梦都在拯救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启预报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恶之审判
    好像整个世界都在顷刻之间,化为血盆大口,向着自己重叠合拢。

    雾蛛惊恐的嘶鸣,闪烁,消散为虚无,想要从另一个方向重组,可当巨口合拢的瞬间,就仿佛被引力所拉扯着,骤然之间,又诡异的回到了巨兽的口中。

    于是,便有嘎嘣的清脆声音再度响起,两条腿就已经没入了终末之兽的腹中,再然后,晦暗的吐息喷出,涌动着,如同火焰,笼罩在痉挛的巨蛛身上,深入骨髓。

    在雾气中,点燃了耀眼的火把。

    那些从天穹之上坠下的陨石砸落在地,贯穿地壳,掀起一道道气浪。而更多的,则是深深的楔入了终末之兽的庞大躯壳里。

    可是破碎的躯壳之后,更多的黑暗井喷,涌动着,将这一份送上门来的毁灭也溶解吞食,化为了自身的力量。

    节制的黑焰将祂点燃,但这永世不熄的焚身恶咒之中,祂却发出了畅快的呻吟。。

    宛如沐浴一般轻松愉悦。

    只是抬起前爪,向下砸落,便将宛如腐烂巨鱼一般的庞大身躯按死在地,再然后,张口,肆意饕餮。

    巨鱼挣扎,绝望求援。

    天穹之上的星光巨鸟怒吼扑下。

    可这进食的间歇,巴哈姆特忽然抬头,向着天空,再度从口中喷出晦暗的海潮。

    毁灭的吹息扑面而来,凄厉惨叫从烈焰里响起。

    巨鸟想要逃亡,一切已经来不及,自吐息和焚烧的冲刷里,只有残存的骸骨坠落,落入无底的深渊之中去。

    融入到终末之兽的黑暗中。

    第三颗、第四颗、第五颗……那些灾厄之种运转在神明之兽的冠冕之上,宛如宝石那样,绽放耀眼的光芒。

    而万世乐土上的裂隙,越来越庞大, 越来越密集。

    因为无数灵魂狂热高歌, 渐渐撼动天穹和大地。

    毁灭!毁灭!毁灭!

    终结的日子, 终于到来!

    就这样,凭借着万世乐土之内至高无上的威权,肆意的吞食着它的根基, 就在这一条兽类相食的地狱食物链尽头,毁灭的化身已经从孕育之中诞生!

    巨蛇嘶鸣着, 缠绕, 绞杀, 撕扯着巴哈姆特的面孔。

    而巨兽,只是埋首, 专注的享用着脚下的盛宴,冷酷的,残忍的, 有条不紊的, 将一切敌人, 尽数, 吞入腹中!

    最终,庞大的身躯再度增长, 破碎的伤口之后,一只只眼睛睁开,冷眼凝视着节制。只是, 些微的动作,随着爪牙的拉扯, 巨蛇自正中,被撕扯成两段。

    毁灭的喷吐紧随其后, 将残骸点燃。

    “槐诗!!!!”

    节制怒吼,在破碎的残骸里, 有灾厄的灵魂重现,升起,向着巨兽飞出。

    而巴哈姆特,只是无所谓的,抬起眼眸。

    流星一闪。

    铁光从天而降,利刃飞驰,贯穿灵魂, 将他再度钉在了尸山血海的大地之上。

    现在,终末之兽的头顶,槐诗眺望着天穹之下的一切,眼看着这一切分崩离析的模样, 伸手,感受着风中的灰烬和血气。

    “看呀,节制先生。”

    他骄傲的展开双臂,展示着自己所造就的一切:“远方吹来焚烧的风,天上下着血红色的雨……真是个适合毁灭的好天气!”

    此刻,调律师自天穹之上,向下俯瞰,最后发问:

    “——准备好,迎接审判了吗?”

    “审判?”

    自铁的贯穿和焚烧里,节制抬起头,看着巨兽,微微一愣,紧接着,就好像听到了一个荒谬的笑话一样,忍不住,嗤笑出声。

    “你同我说……审判?”

    他嘶哑的大笑着,前合后仰,不顾灵魂被撕裂的折磨,乐不可支:“哈哈哈,我要迎接什么审判,槐诗?!

    我有什么罪?!”

    “现境、边境,甚至是地狱,哪怕用你所知晓的任何法律来衡量我都没关系——”

    统治者嘲弄的质问:“你来告诉我,槐诗,我何罪之有?!”

    那沙哑的声音,回荡在荒凉的天地之间,像是铁片嗡嗡作响一样,经久不散。

    终末巨兽之上,槐诗凝视着节制的模样,似是惊讶那样,眉毛微微挑起:“这么说来,你觉得你无罪?”

    “当然如此!”

    节制断然的回应:“万世乐土,自有规则,不论是对内还是对外,即便是对你们这样的外来者,也同样的公平!

    难道这不正是你亲眼所见证的么,‘调律师’阁下?!即便是毁灭即将到来,它也未曾向我们偏袒过半分。

    这一份力量,难道不是正因此而成就的么?

    所有的灵魂都同样平等!所有的人对于万世乐土而言,都是一视同仁。哪怕是统治者,除了自身的职责之外,也不会有任何的特权!”

    他昂起头,傲慢宣告:“在万世乐土之内,我同所有的灵魂一样,白手起家,从零开始,从创建第一家加油站开始……这么多年以来,我靠着自己的能力,走到了现在这样的程度,我有什么罪?

    我创造了就业岗位,我开办了慈善运动,养活了无数垃圾、渣滓,让那些不思进取的废物有了活下去的价值,我甚至让他们活得更好!

    我让这个混沌的世界,拥有了秩序,拥有了可以依托和存续下去的法则。难道只因为我强大,便是我的罪么?!

    还是说,我身为异类,这就是原罪?”

    烈火之中的统治者咧嘴,死死的盯着槐诗的面孔:“别搞错了,槐诗,倘若要审判的话,我才是受害者,应该在火焰里焚烧的,是你才对!

    有罪的,是你们这帮将所有都毁灭掉的乱党!”

    “哦?”

    调律师笑起来,仿佛真的在认真思考一样:“在你看来,深渊食物链这样的地狱循环,也没有任何错么?”

    “优胜劣汰,何错之有?!”

    节制反问,“难道要让废物居于上位,统领一切么?难道你们天文会,就是这样可笑的模样么?

    不论在哪里都一样,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够主宰一切!”

    他奋力挣扎着,向前走出了一步,向着槐诗怒吼:“智慧、力量、才能、胸怀、心机……无数的斗争和遴选之中,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胜利,理所应当的成为了这一切真正的主人!”

    “那剩下的那些呢?”

    槐诗问,看着他:“那些,和你们一样‘平等’的人呢?”

    “连生存权都输出去的残渣,难道还有什么意义么?”

    节制冷声反问:“除了像是虫子一样破坏和骚动之外,难道他们还能有其他的建树?你不正是参透了这一点,才破坏了这一切么?”

    “真奇怪啊,节制。”

    槐诗不解的,疑惑的,捏着下巴:“你们亲手创造出了一个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没有意义的世界,并为此得意。

    那么,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想要杀死你——岂不是更加的,理所当然?”

    “这都是公平角逐的后果!!!”节制大怒。

    “嗯。”

    槐诗点头,“还有么?”

    眼看着节制微微迟滞的神情,槐诗继续耐心的问道:“还有其他的,可堪宣之于口的道理么,节制?”

    说到这里,他疑惑的摊手,“总不至于,除了你一开始就挂在嘴边的公平之外,就连其他的理由都没有了吧?”

    寂静。

    天穹之上,无数灵魂冷漠的俯瞰之中,节制张口欲言,可竟然没办法第一时间去作答。

    “公平?”

    槐诗笑了:“何必自欺欺人呢,节制?当一个世界,唯一可堪夸耀的优点只剩下所谓的‘公平’时,它就早已经不再公平了。

    那只是用来挂在嘴边向别人炫耀功绩,掩饰自己的丑陋面目的借口而已。

    从来都只会,令人作呕……”

    “你们在悬崖之上,创造出了这个地狱,然后在你们所创造的地狱里同无辜者们公平竞赛,理所应当的用所谓的规则和道理为借口,将那些灵魂源源不断的推进深渊中去……

    甚至,为此,沾沾自喜。

    你们把公平建立在地狱里,可所谓的公平改变不了它的本质。再多的理由,都掩饰不了这一点——节制,你做了恶。”

    血染的天穹之下,火焰里,审判者肃然宣告:“现在,你来跟我说,你没有罪——可你所行难道不正是这一份用无辜者的血所缔造的秩序之恶么?

    你所见的这一切,难道不是这一份恶果的明证么?!”

    “那你呢!”

    节制咆哮,质问:“你便难道不是么!”

    他死死的盯着槐诗的面孔,尖锐的控诉:“倘若我建立了秩序是做了恶,那么毁灭这一切的你呢?你的恶胜过我的百倍!千倍!万倍!

    只知道破坏能带来什么?

    毁灭吗!

    难道现境所自傲的,便是这样的毁灭么!”

    沉默里,槐诗同样没有回答。

    反而,露出了……令他毛骨悚然的,赞同神情。

    “嗯,你说的确实没错……”

    调律师点头,“破坏不会有所建树,毁灭的尽头一无所得。这并不是现境长存和昌盛的道理,我应该为此而羞耻。”

    他停顿一下,环顾四周,欣赏着一切凋零破灭的模样,看着废墟里满目疮痍的样子,便发自真心的,露出了笑容。

    “——但我真的爽死了!”

    就在他身后,终末之兽咧嘴,贪婪的,饥渴的,呼吸着灰烬和血气的气息,如此畅快!

    “看到你们所建立的一切,倒在自己所点燃的火焰里;看到你们这样的人,露出绝望和癫狂的神情;看着你们所造就的成果,倾覆在废墟中,同这个地狱一同毁灭……只要想到这样的景象,我就感到由衷的快乐!”

    槐诗大笑着,丝毫不掩饰本性中的黑暗和恶劣,漫步在自己所造就的毁灭里:“我的快乐就建立在你们的痛苦之上,我的毁灭就建立在你们的恶果之中,我的成就便是你们的死亡!”

    “你们的绞刑架是我亲手打造,你们的断头台是我伐木而成,你们的死亡是我一手奠定。这一切,你们都要牢记在心。”

    “到了最后的最后,当审判结束,一切迎来终毁灭,我就跟你们最后道别,对你们说……”

    那一瞬间,槐诗弯腰,在他的耳边低语,微笑着告诉他:

    “这就是你们应得的下场!”

    死寂。

    漫长又漫长的死寂里,节制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槐诗的眼瞳。

    看着那一片黑暗的最深处,所渐渐浮现的怪物。

    而现境所造就的怪物,也在看着他!

    就仿佛是初次见面那样。

    他了然的轻叹着,闭上了眼睛。

    任由火焰,将自己焚烧殆尽。

    “我们还会再见的,槐诗。”

    他最后告诉自己的敌人,“一定会!”

    “不,说永别吧,朋友。”

    槐诗摇头,遗憾的道别:“你我今后,永不再见!”

    那一瞬间,焚烧灵魂的火焰,戛然而止。

    宛如寒冰那样,冻结!

    将节制即将破裂的灵魂,固定牵制,就好像是以锁链束缚泡影那样。

    当节制的睁开眼睛时,就看到槐诗后退了一步,伸出手,没入了巴哈姆特张开的大口中,探入了那一片无穷恶意所汇聚成的黑暗。

    握紧了,虚无的柄!

    就像是握住燃烧的炭火那样,灵魂在恐怖的热量中灼烧,嗤嗤作响。

    随着槐诗的动作,便有宛如水晶一般的剑刃从黑暗里寸寸拔出……

    那晶莹剔透的漆黑有如无穷的镜面所拼接而成,明明通体漆黑,可是却瑰丽的宛如烈日一样,折射出辉煌的光芒!

    整个世界,在剑刃的映照之下,再度归于黑暗。

    万象自剑刃之下慑伏。

    尘世冻结。

    只有节制呆滞的看着无数剑刃棱面中倒影出的自我面孔,难以置信。

    “进入万世乐土之前,有某位老前辈,在我的灵魂里留了一点东西,暂借我使用。他相信我能妥善运用,且不堕这一份属于的理想国的威严。

    今日,我便以它向你下达判决,节制。

    这便是汝之审判——”

    槐诗轻抚着手中的剑刃,感受到无穷恶念所凝结成的结晶所带来的灼痛。这就是黑神·维塔利在入主他的灵魂时,所留下的无形之物。

    来自变化之路最顶端的成就。

    以近乎无穷恶意为载体所构成的威权!

    ——!

    一个念头,一个想法,一段话语,一块碎片,一个种子。

    哪怕即使只是虚无的存在,便需要槐诗的整个灵魂去背负和容纳。

    在终末之兽的腹中,它汲取着这来自五浊恶世中的一切恶念,生根发芽,从无数灵魂的最本质之中所流出的恶意、苦恨、绝望和癫狂。

    最终,穷尽了所有的黑暗,锻造出这一道耀眼到令一切灵魂颤抖的利刃。

    世间万般罪恶,尽在其中!

    “既然这个世界因你们而成,那么,今日它所有的恶和罪,便请你们收下吧。”

    槐诗凝视着剑刃之上的烈光,最后告诉他:“这便是,你所应得的结局!”

    “等——”

    节制瞪大眼睛,想要说些什么,放声呐喊的时候,身后的调律师已经缓缓的举起剑刃。

    再无任何犹豫,向着眼前的地狱、无穷苦难,还有等待审判的始作俑者。

    斩!

    梦幻泡影,一闪而过。

    当清脆的破裂声,从他的手中响起时,整个世界,都迎来了宛如琉璃破碎一般的延绵声响。

    槐诗手中,至恶之剑已经悄无声息的褪去色彩,化为飞扬的碎光,消失不见。

    节制僵硬在原地,依旧保持着呐喊的模样,眼瞳中的神采已经尽数无踪。

    只有空洞。

    而一线猩红,从脖颈之上缓缓浮现。

    头颅坠落。

    没有血色流出。

    可是,深渊之中,却有巨蛇垂死的哀鸣响起,如此绝望。

    这便是节制的终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牧龙师〕〔择日飞升〕〔玄幻:我!天命大〕〔夜的命名术〕〔宇宙职业选手〕〔蛊真人之行天下〕〔天启预报〕〔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