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为你摘星〕〔万道长途〕〔我的天赋不太正经〕〔逆鬼焚天〕〔我从娘胎开始修炼〕〔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她是战神小祖宗〕〔自由不与我〕〔原神之璃月道人〕〔仙子她一心修仙〕〔沙雕师尊每天担心〕〔灾厄之冠〕〔新鲜!乡下来的小〕〔世外桃源〕〔娱乐圈之世界级导〕〔喜提娇夫:快穿作〕〔遮天:从吞天魔罐〕〔热搜爆!直播综艺〕〔战神奶爸〕〔这个武神太过善良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武大郎反转人生 第68章 呼延灼
    张叔夜和武大各有算计,到最后的胜负都要经过实力的碰撞,才能决定最后的结果。

    呼延灼身为开国元勋呼延赞的直系后人,一直肩负着振兴家族荣光的重任,他不但志虑忠纯,而且骁勇善战,对自己秘传的连环马之法极为推崇,甚至到了盲目自信的程度。

    因此,他这一次把胜负的砝码全部压在了连环马上面,企图用这一秘密武器一锤定音。

    可惜,武大却已经探知了他还是如原著一样秘密训练连环马的消息,自然也就能猜到连环马一定是他最为重要的手段。

    其实连环马根本就是重骑兵的一种变种用法而已,重骑兵最为兴盛的时候就在于隋唐,后来就渐渐淘汰了,原因就是重骑兵有太多的缺点无法弥补,例如,对战马的条件就很高,一般的战马根本就承受不了那么重的复核,毕竟战马和战士都要身着厚厚的盔甲,再加上武器,非高头大马不能承受。

    而且重骑兵的威力强在两军对垒时的冲阵,可是如果对方预先知道了有重骑兵,便能提前准备好应对重骑兵的战术,例如可以在地上挖陷坑,重骑兵的软肋就是战马的马蹄,太容易受伤了!而且重骑兵也不能长途奔跑,完全可以派一般的骑兵拖垮他们,然后等待的只能是任人宰割的命运。

    所以,重骑兵注定是一种淘汰的兵种,唐朝以后,便很少有纯粹的重骑兵编制了。即便如西夏赫赫有名的铁浮屠、拐子马也不是重骑兵,反而更多的是向弓骑兵、游骑兵方向过度。

    到了蒙古时代,蒙古铁骑横扫欧亚,倚仗的就是蒙古马的长途奔袭,士兵们的善射,还有演变自狼群战术的曼古歹射箭法,把运动战的精髓发扬到了极致的地步。而这些骑兵无一例外为了保证机动性,可不会披上厚厚的铁甲。

    正是因为知道连环马的缺陷,武大才丝毫不担心,以有备算无备,呼延灼注定要吃大亏。

    呼延灼接到张叔夜的命令,立刻便点起兵马,直奔东平府,为了能一举建功,呼延灼尽起精锐,带足了应天府能抽调的六千步卒,还有他压箱底的五百连环马,浩浩荡荡,威势无双。

    应天府距离东平府咫尺之遥,只有短短的几百里地,呼延灼遇山开路,逢水搭桥,很快就进入了东平府地界。

    东平府城内,武大安之若素,有这坚固的城墙,呼延灼想轻松的取得战果,想的太简单了。连环马就算是再厉害也只能在野战逞威,又不能爬上城墙往来奔驰。

    因此,武大的心里相当轻松。

    呼延灼看着眼前城高池阔的东平府,有些麻瓜,这可不好打呀!

    副将也呲着牙花子说道:“将军,这种城池如果硬拼,得死多少人哪?要不要把他们诱出来?”

    呼延灼也有同感,连环马也不能对着城墙硬冲啊!还是得把梁山贼寇引诱出来,再杀他个片甲不留!

    呼延灼于是便在城下耀武扬威,让士卒们破口大骂梁山众头领,意图让守将受不住激将法,出城攻击。

    可惜,这种小儿科注定徒劳无功,呼延通可是正儿八经的科班出身,从小接受的就是军事教育,岂会上当?如果是江湖出身或许受不了辱骂,就乖乖的上当了,在呼延通眼里,浮云而已。

    呼延灼白忙活了半天,除了士卒们嗓子有点沙哑外,毫无收获,城头上静悄悄的,就连看热闹的,或者回骂的都没有一个。

    呼延灼忽然有些头皮发麻,老军伍都知道真正最牛逼的军队不是那种嗷嗷叫的军队,反而是沉默如深潭的,平常看着毫不起眼,战时却漠视生死,杀人如砍瓜切菜。在呼延灼的眼里,梁山军就有了这么一丝味道,应了一句俗话,咬人的狗不叫!

    武大对呼延通就交代了一句话:“用东平府的城墙把官军耗的筋疲力尽,然后围歼之。”

    呼延通也忠实的执行了武大的策略,岿然不动,由着呼延灼在那里表演,最后还是被逼的乖乖的攻城。

    呼延灼白忙活了一天,毫无成效,只好鸣金收兵,让士兵们养精蓄锐,准备第二天发动强攻。对着副将感叹道:

    “还是要真刀真枪的做过一场,梁山军真能忍啊,这样的军队注定了不好打,咱们也算是碰上对手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呼延灼就督促士兵们吃饭,然后出营前去攻城。

    天下攻城大致都是一个套路,铺平道路,填埋壕沟,射箭压制,然后玩命的攀爬,区别只是军队是否训练有素,结果也就大相径庭。

    呼延灼还是很有练兵之才的,在张叔夜的支持下,应天府积极备战,他麾下的几千士兵便是他这几个月的成果,攻城开始便有条不紊的稳步推进,不论是向城头射箭,还是填埋壕沟,都做得有条不紊,颇有精锐的风范。

    城上的梁山军更是从容不迫,梁山建立了一整套的新兵训练机制,又完善了兵种的区别,这些措施在造反势力中根本就是独一份,执行力度远远的超过官军的那种虚应其事,造成的结果就是梁山军的精锐程度可谓是鹤立鸡群,这也是武大敢拿自己去去不足万余人的军队敢于对抗朝廷的底气,精兵简政。像方腊、田虎、王庆那样动辄几十万的军队规模,还是停留在造反的初级阶段,距离军队正规化、职业化遥遥无期,注定走不远。

    呼延通一声令下道:“弓弩手,自由射击,能多射死几个就多射几个!”

    别的军队射箭都是依靠人多的优势,集体攒射以便造成大面积的杀伤,梁山军有了花荣这个神射手充当总教官以后,总体水平直线上升,不少有天分的射手脱颖而出,已经可以做到精准狙杀了,呼延通也是因为如此,才敢大言不惭的下了这么一道命令。

    城头上哗的一声冒出来一大群弓弩手,对着城下的士兵就是一顿猛射,这些人的射速并不如何快,效率却高的吓人,凡是接近城下的人,像割麦子一样扑通扑通的接连倒地,城墙前边就像有一条无形的鸿沟,无人能够越雷池一步。

    呼延灼很快就发现了异样,连忙鸣金收兵,思考对策,没办法,如果伤亡太大,他根本就承受不住后果,毕竟连城墙的边还没有摸着呢,就死了太多的人,岂不是证明自己无能?

    副将呲着牙花子说道:“这梁山军有点邪乎啊,射箭这么准?咱们咋办?”

    呼延灼发狠道:“让人多找一些厚木板,上边蒙上棉被,然后顶在头上,继续进攻!”

    军令如山,很快官军便整好了新装备,继续发动进攻,城上的弓箭威力大大降低,木板上插的像刺猬一样,受伤的人却寥寥无几。

    官军趁机大大的推进了一大截,已经逼近了城墙,呼延通一挥手,下令道:

    “神射手自由发挥!其余的弓弩手退后!”

    “滚石檑木准备!金汤滚油准备!”

    这是准备要应付爬城,短兵相接了。

    官军终于靠近城墙,向着城头上玩命的爬去,呼延通大叫道:“狠狠地给我砸!”

    城头上顿时石头飞落,官军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战况单调而残酷,血腥!

    呼延灼好不容易才靠近城墙,岂能无功而返?只是命令士兵加紧攻城。

    呼延通指挥若定,看着旁边烈火熊熊,大锅内熬煮的金汤已经烧沸,于是命令道:“泼下去!”

    这金汤之法,异常阴毒,所用的原料无非就是油脂、粪便再加上水,烧开浇在人身上,不但人会被烧伤,而且会逐渐感染,慢慢的死去,十分折磨人,却也因为原料简单,普及率极高,根本就是守城的标配。梁山也自然少不了这种东西。偏偏越是简单的东西越不好防备,金汤流行了几百年了,依旧长盛不衰,因为太实用了。

    果然,官军被金汤烧伤的不少,不但一身的恶臭,而且呼延灼能想象的到,这些人有很大的概率,会不治而亡。

    呼延灼眉头紧皱,却依旧驱兵猛攻,慈不掌兵,仅有良善之心根本就不适合当将军,呼延灼早就过了心慈手软,感物伤怀的年纪。

    呼延通看着依然前赴后继的官军,吩咐道:“把滚油顺着云梯浇下去,然后点火!”

    大锅里专门熬煮了一些热油,烧的冒着黑烟,显然温度极高,这样的滚油也最容易点燃,果然士兵们顺着云梯把滚油倾泻而下,随之便是火把点燃,顿时云梯上火苗飙升,官军的惨叫声格外凄惨,城头上顿时成了修罗地狱。

    呼延灼长叹一声,无奈道:“鸣金收兵!”

    首日攻城受挫,呼延灼有些无奈,这梁山军收的滴水不漏,关键是梁山军的总体战力太让人惊讶了,官军伤亡了五百多人多人,而梁山军基本上完好无损!

    就算是梁山占据地利优势,这差距也太大了,自己也只有几千士兵,再这么消耗几次,不用人家追赶,自己就要灰溜溜的跑路了。

    呼延灼眉头紧皱,不行!不能再这么打消耗战了!自己是不是该想个别的办法?

    呼延灼眼睛紧紧的盯着地图,寻找着突破口。还是要把东平府的人引出来才行,否则人家躲在乌龟壳里,怎么攻破?呼延灼盯着东平府地图忽然下定决心道:“明日拔寨而起,攻占东阿县!&ot;

    副将狐疑道:”将军这时要围魏救赵?引梁山贼寇出城?万一他们不上钩怎么办”

    呼延灼发狠道:&ot;我等目前还没有抓住他们的弱点,那就只能乱中取利,管他们上不上钩都要主动出击!一成不变不可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蛊真人之行天下〕〔执掌风云〕〔大夏文圣〕〔明克街13号〕〔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宇宙职业选手〕〔偏偏宠爱你〕〔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用闲书成圣人〕〔道诡异仙〕〔我家娘子,不对劲〕〔绝世强龙〕〔放学等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