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为你摘星〕〔万道长途〕〔我的天赋不太正经〕〔逆鬼焚天〕〔我从娘胎开始修炼〕〔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她是战神小祖宗〕〔自由不与我〕〔原神之璃月道人〕〔仙子她一心修仙〕〔沙雕师尊每天担心〕〔灾厄之冠〕〔新鲜!乡下来的小〕〔世外桃源〕〔娱乐圈之世界级导〕〔喜提娇夫:快穿作〕〔遮天:从吞天魔罐〕〔热搜爆!直播综艺〕〔战神奶爸〕〔这个武神太过善良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武大郎反转人生 第65章 天下一锅粥
    九月九日,重阳。宜婚嫁、出行、开衙坐堂。大吉!

    田虎登坛祭天,黄袍加身,立国称帝,国号曰“晋”。

    就连天公也成人之美,艳阳高照,秋高气爽,田虎在群臣拥戴下,登上帝位,册封皇后,大臣。

    作为盟友性质的实力派,王庆依然还是“楚王”,但是头上还加了淮西节度使、太尉、大将军等尊号,只看名号,妥妥的第一权臣,在想前进一步,只有篡位了。

    方腊则被封为明王、加司徒衔,江南招讨使。

    武大毫不起眼的被册封为镇东侯,山东招讨使,官职低微的毫无存在感。

    毕竟,田虎集团内部,田豹、田彪都是亲王爵位,乔道清、房学度被封为左右丞相,钮文忠为枢密使,孙安为殿帅,其余的卞祥、山士奇都是将军,各种杂号将军更是一大堆。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高官贵戚,武大的镇东侯确实毫不起眼。

    吴用作为使节,做做样子也只好捏着鼻子跪在地上山呼万岁,回来后差点要哭了,不是丢面皮,而是觉得委屈,什么时候武大能坐在御座上,自己实实在在的作为臣子,高呼万岁?那自己也喊的心甘情愿呐!哪像现在,搞得别别扭扭的!

    至此,面子工程终于搞完了,吴用很是爽快的打道回府。

    可是田虎跳出来搞得这一个大消息,立刻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江湖绿林刚刚从传国玉玺的风波中平静下来,就被这个大消息给震惊的就像滚油锅里加了一瓢凉水,沸沸扬扬。

    莽夫汉子们哪懂得什么国家大势?许多都是人云也云,在他们的眼里,田虎得到了传国玉玺,等于得到了正统国运,再加上他登基称帝,就连方腊、王庆和梁山也来捧他的臭脚,营造起来的大势就是田虎俨然成了天命之子,许多趋炎附势的江湖势力都争先恐后的前去加入田虎的晋国,哭着喊着要攀龙附凤。后果就是,田虎的实力在短短不足一月的时间里暴涨一倍有余,意气风发的田虎更加气吞万里如虎,大有一举占据太原府的念头。

    而田虎称帝的消息传回东京,造成的大地震更是严重无比,以往尽管所谓的四大寇即便闹翻了天,也仅仅是有人称王,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贸然称帝,因为那是两个概念。称王就还是草头王,影响力有限,称帝,则代表着已经摆明车马和大宋争夺国运正朔,这已经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波及整个朝廷,上至皇帝,下至臣工,败了皇帝就是亡国之君,臣子就是伪臣,一切全部清零。

    徽宗皇帝再也不能置身事外,立刻便在大庆殿召开大朝会,商议对策。

    这一次,不管是奸臣、忠臣、清流、外戚,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要求剿灭田虎,以雷霆手段震慑宵小。

    既然没有异议,剩下的就是有谁领兵以及从何处调兵的问题。

    像这种动辄需要出动十几万兵马的大型战争,最有资格统军的就是童贯和种师道。

    这种大型战争最为考究统帅的个人能力、威望,以及背后的支持者,说到底,战争的胜负很大因素决定于后勤辎重以及皇帝对统帅的信任程度。如果皇帝不信任统军大将,就会设置许多的掣肘手段,偏偏战争又是需要高度集权的一件事,许多的战争都是败在这一方面。

    大宋要面临的还不仅仅是这一方面,而是以大宋现在的国力,根本支持不了南北同时开战,必然要做出取舍。

    朝堂上顿时吵闹起来,有人主张全力覆灭江南,有人主张必须要先灭田虎,乱糟糟的莫衷一是。

    皇帝的脑袋都快被吵得要爆炸了!这时候就显现出了蔡京这个定海神针的作用,现在的丞相王黼和李邦彦简直太废了,一个能力不足,一个纯粹就是马屁精,谁也提出不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只能陪着皇帝说着安慰的屁话。

    皇帝万般无奈只好找来蔡京问策,老蔡京自从罢相之后,便蛰伏了起来,很少和外人打交道,俨然已经颐养天年,远离官场,实质上他的许多故旧门生依旧把他当做精神领袖,报团取暖,蔡京就是这样完成了退而不休的过程,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他一清二楚,他也更笃定王黼和李邦彦根本就解决不了这等难事,早晚还是要求到自己头上。

    蔡京也确实对得起他三朝老臣的身份,直接一针加血道:

    “江南的存亡关系到北方的粮食供给,特别是京城的量价,这是朝廷的实际利害。”

    “田虎称帝则关系到朝廷的威严和正统性,属于面子问题。”

    “以老臣猜度,可是有人谏言陛下调回童贯大军,改为进攻田虎?臣以为,此策段不可行!”

    “大军征调,长途跋涉,不但靡费无度,而且军士疲弊,焉能承担灭国大战?”

    “故,老臣以为,童贯大军依旧攻击方腊不变,只是可以征调少数兵马回来参加攻击田虎,而攻击田虎的军队应该就近从西军和河北辽国前线征调。”

    “这些年,西夏和辽国都面临着天灾人祸的困扰,边境平安无事,完全可以抽调一部分兵马。臣以为,总体的战略应该是南守而北攻,对付方腊,只要他不再继续扩张就是胜利。田虎,则必须采取雷霆万钧之势灭了他,以防西夏和辽国寻隙滋事,甚至是直接介入。”

    蔡京深入浅出的把利害关系详细的给徽宗皇帝讲了一遍,让徽宗听的眼泛异彩,感叹道:

    “还是老太师老成谋国,真是朝廷的镇国柱石啊!”

    蔡京掩饰住了得意的神色,连连谦逊道:“老臣年老体衰,也只能为陛下动动嘴皮子罢了,江山代有才人出,终究还是要看年轻人的。”

    皇帝看着垂垂老矣的蔡京,心里也忍不住悲凉,蔡京的理政能力在当时首屈一指,可惜也挡不住时光的摧残,可恨的是王黼和李邦彦,废物点心!除了拍马屁,可谓是毫无是处!

    皇帝忍不住又有了换相的心思。

    不过眼前更需要解决的是这一次究竟有谁领兵出战?

    童贯远在江南,最有资格最有威望的只能是种师道无疑。可是,种师道毕竟是地方实力派出身,种家、折家、杨家都是西北将门的实力派,长期统治地方,本来就俨然于藩镇割据,如果再手握十几万重兵,则随时可以改变朝局的走向,甚至他如果有了异心,谁人能制?

    蔡京人老成精,一看皇帝犹豫的神色就知道了他的顾忌,大宋就从来没有信任过任何武将,更别说享誉西北几代人的种家了,于是慢悠悠说道:

    “陛下的皇子已经有几位成人,正可为国分忧,皇子统军,也可以振奋三军士气,让种师道实际指挥兵马,可保无虞。”

    皇帝心里大喜过望,妥当!皇子名义上统军,就算是胜了,最大的功劳也会是主帅的,种师道只能成为工具人,当然,最好再配备一个监军,就更不怕种师道有任何猫腻了。

    皇帝解决了困扰自己的大麻烦,顿时心情舒畅,欢笑道:

    “太师老成谋国,为朕分忧解难,来人!赐宴!朕要好好敬一杯酒给老太师!”

    不一日,宫内传出旨意:

    “太子赵桓任河北征剿大军元帅,种师道任副帅兼兵马总管,实际主持军务,另任命蔡攸为河北路转运使,行监军之责。”

    至此,大宋朝廷开始了攻打田虎的准备,作战部队分三部分,一路从西北方的麟州、府州、晋宁军抽调而来的西北禁军,主要的组成部分就是西北将门杨家、折家、种家的兵将,主将就是折家的当家名将折可存,这一路负责从西北方向攻入汾州。

    第二路就是从京城征调的中央禁军,负责从南路的怀州发起进攻,一路直逼壶关、襄垣,威胁田虎的都城沁源的南大门。

    第三路则是从辽国边境霸州、雄州、安肃军等地抽调的边军精锐,负责从中路直插田虎的腹地威胜州。

    而作为征剿大军的补充,童贯也得到了命令,只好从自己的大军里抽调了一万兵马北归,加入攻打田虎的行列里。

    这让抱有期望的方腊十分失望,没想到费心费力的策划,甚至把田虎也推出来引火烧身,没想到却仅仅调走了一万人马,杯水车薪,丝毫也不能解决江南的危局。

    心腹重臣王寅劝解道:“圣公,这已经不错了!明面上没有分散走朝廷多少兵马,可是其实已经对童贯造成了大麻烦。”

    “江南是咱们明教的主场,我们的优势是占据地利,又有底层百姓的支持,相反,官军丧失人心,一丝一缕都要从北方供给,运输极为不便,损耗更是数不胜数,我们的宗旨就是拖!越往后拖,朝廷的负担就越重,而且他们可是要承担两面作战,大宋的国力可是下滑的严重,他们能承担的起?”

    “如果朝廷没钱,那么他们会怎么办?加赋加税!这就是他们唯一能做的,可惜这就是饮鸩止渴!我敢保证!朝廷如果真的这么干了,天下会比现在还乱!民不聊生!我们只会多出源源不断的兵员!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越往后拖,我们的前景就越明朗!”

    “而且这一次推出田虎,梁山、王庆则都有参与,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都懂,他们也都接受了田虎的册封,就算是为了面子,他们也会出兵闹出个动静,大宋这一次要热闹了!我料定,朝廷根本就没有做好同时和所有势力交手的准备,我们这里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王庆和梁山搞不好就会取得一次大胜。朝廷注定要顾此失彼了!”

    方腊也算是明教有史以来最为据有雄才大略的教主,他知人善任,雄心勃勃,这才造就了明教人才济济的黄金一代,整个高层尽是人杰,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吊打宋江手下乌合之众一大片的好汉,实至名归的好汉,从能力到人品,完败宋江。这也是人家能完成如此功业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蛊真人之行天下〕〔执掌风云〕〔大夏文圣〕〔明克街13号〕〔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宇宙职业选手〕〔偏偏宠爱你〕〔我用闲书成圣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道诡异仙〕〔我家娘子,不对劲〕〔放学等我〕〔我在惊悚游戏里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