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为你摘星〕〔万道长途〕〔我的天赋不太正经〕〔逆鬼焚天〕〔我从娘胎开始修炼〕〔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她是战神小祖宗〕〔自由不与我〕〔原神之璃月道人〕〔仙子她一心修仙〕〔沙雕师尊每天担心〕〔灾厄之冠〕〔新鲜!乡下来的小〕〔世外桃源〕〔娱乐圈之世界级导〕〔喜提娇夫:快穿作〕〔遮天:从吞天魔罐〕〔热搜爆!直播综艺〕〔战神奶爸〕〔这个武神太过善良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武大郎反转人生 第64章 河北之行
    高振业老爷子很是爽快的跑到武大面前,把宋江狗拿耗子的行径给批判了一顿,严正的表示高家完全没有和宋江狐朋狗友结亲的意愿。

    武大差点要笑喷了!

    宋江这厮也是脑子秀逗了!用忽悠江湖客的手段去对付混官场的,不是一个段位好伐?

    江湖客,说白了就是一群价值观廉价而且一根筋的莽夫而已,几句奉承话,几两银子就能博得一个人的好感。官场呢?权利为先,比赤落落的杀戮更加残酷,败了就会波及家人、亲朋,哪个深入官场的人敢游戏人间?简直是找死!所以,高老爷子、林冲无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深怕踏错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宋江还没有适应自己身份的转变,还在拿着老一套方法去玩,水土严重不服,而且他也太小看武大的威望了。

    这厮回去安分了两天,便又重整旗鼓,给自己打足了气,昂首挺胸直奔东平府衙,这一次的目标是程万里家的程大小姐。

    这家伙真是给自己找死的节奏,他还没有完全融入梁山,消息不灵通,就更加不知道某个大寨主经常往府衙后院跑,程家大小姐就是某大寨主预订的盘中餐,宋江这厮是去抢饭吃的。

    武大笑眯眯的听着王春光的汇报,慢条斯理的说道:

    “不用管他,程万里那老头不把他怼的怀疑人生才怪,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自取其辱!”

    果然,宋江热情洋溢的说了一大堆,程万里翻着眼皮,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

    “你叫宋江?你是以什么身份来干涉我家女儿的婚姻大事?就凭你一介贱吏出身?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就是你们的县令到了老夫跟前,也不敢如此放肆,你算什么东西?老夫没归附梁山以前是东平府知府,你呢不入流的小吏,现在老夫执掌济州府、东平府、济南府三府政务,你呢,空头二寨主,别在老夫面前耍威风,你没这个资格!”

    “别以为武大郎那厮抬举你,给你一个二寨主的名分,你就人五人六了?梁山是什么地方?这里功劳最重!你有什么功劳?记清楚了,是一点也没有!人家给你脸面,就要记住自己的本份,是你的你才能动,不是你的别瞎伸手,小心被砍了爪子。”

    “滚回去吧,安分守己一点儿,蹦哒的太欢小心摔死!”

    一顿劈头盖脸的狂喷,宋江毫无招架之力,这厮根本就不知道,程大小姐就是程万里的心头肉,宋江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想随随便便把人给嫁了,简直是毫无尊重之意,程万里这才会不顾体面,出口就伤人,关键是宋江有本事放火,却真的没底气灭火,这厮从心底里就畏惧皇权,程万里现在虽然是梁山一系,可是以前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朝廷高官,对宋江这等人来说,威慑力十足,堪比原子弹。

    宋江原本以为程万里作为一个文人,在梁山序列里必然不受重视,看见自己纵然不拼力巴结,也会给自己留几分面子,哪知道武大这个土匪中的奇葩,把文人捧的那么高?在所有的造反势力中独一份,人家程万里春风得意,手掌实权,简直就是梁山的ceo级别的,底气十足,自己没闹清楚实情,就兴冲冲的跑来,妥妥的闹了一个大笑话。

    宋江丢盔弃甲灰头土脸的跑出了府衙,阴沉着脸跑回家去舔舐伤口。

    武大却准备再给他来个痛打落水狗,让他安分一阵子,要不然这厮上窜下蹦的,恶心死人了。

    于是,武大便把宋江请到自己的营帐,没有酒肉,只有一壶清茶。

    武大笑容可掬,亲自烹茶:

    “独揽明月远红尘,

    切饮清茶醉诗文。

    人间藩篱留不住,

    我自乘风敲仙门。”

    “今天咱们也附庸风雅,就不大鱼大肉了,整天的打打杀杀,要不就是醉生梦死,想找个清醒一点的明白人也不容易,今天就和公明兄煮茶论英雄!”

    武大此话顿时收到了宋江的强烈共鸣,武大还好,接触了不少的人中俊杰,文武都有,绝对不是没有明白人,只是为了引出话匣子而已。宋江却大多数时候接触的都是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江湖客,有限的和官员们交往的记录也仅仅是县官级别,远远谈不上精英,在宋江的眼里,他的那些所谓的朋友都是拿不上台面的工具人而已,严格来说,他很痛苦,因为没有知音。纵然他有雄心壮志,弦断有谁听?

    宋江顿时双眼放光,莫非这武大寨主和自己一样的想法?武大要是知道此刻宋江的想法,非要笑破肚皮了,他会严肃的告诉宋江:咱们不是一路人!

    武大笑道:“公明兄胸怀大志,有并吞四海、囊括八荒的雄心壮志,可谓是志比天高,小弟说实在话,这一点还是挺让小弟敬佩的。小弟胸无大志,原本以为能混个草头王当当就不错了,如今我才知道,公明兄才是我等的楷模,大丈夫生在天地间,岂能碌碌无为?自当提三尺剑,建立盖世功业!方不负来此世间走一遭!”

    宋江一下子笑容僵在了脸上,我是这个意思吗?难道我的行动这么奔放?以至于所有都以为自己很造反?

    宋江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打岔道:“大寨主,有志向是好事,不过是不是要量力而行?咱们如今兵微将寡,还是适当的定一个小目标?”

    武大点头迎合道:“有道理,有道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公明兄高明!是我理解错了,还以为公明兄迫不及待的给自己的兄弟都求娶佳妇,我还以为公明兄已经不甘心屈居人下,要网罗内外关系,一举拿下梁山大权,然后西征,攻陷汴梁,自己称王称霸,反正大宋国号就是宋,你老兄连换国号都不用,直接登基称帝,太省事了。”

    宋江懵逼了!前半截确实是自己的想法,可是这什么攻打汴梁,登基称帝都是什么鬼?这种大帽子我可不背。

    宋江大叫道:“胡说八道,我只是想带领弟兄们招安而已!”

    两人都瞪着对方,相顾无言。

    武大心里暗笑,总算说出来了,老子不用在你面前装斯文了。

    宋江差点忍不住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武大笑眯眯说道:“宋兄想投降朝廷,奔个前程,我不拦着,不过,你敢带走一兵一卒,我保证你死无葬身之地。不过,没有人马,估计人家也不稀罕要你,所以,这一段时间你老兄还是安分点,人家都告到我跟前了,说你想当媒婆,到处保媒拉纤,惹人讨厌。我看你还是自己知道点分寸,我给你面子,济州府还缺一个知州,自己主动上书去上任吧!好好治理地方,不算辱没你,毕竟你当年也就是一个无品无级的押司,一跃成了一州知州,坐火箭也没有你升官快!”

    宋江铁青着脸,官位确实不低了!

    可是这严重的不符合自己的预期。留在中枢,他便能随时施加影响,扩充实力,如今被灰溜溜的赶到了济州府,尽管成了高官,却也失去了影响力,等同于出局了。除非武大死了,否则自己只能悲催的窝在穷乡僻壤里老死。

    作为湖,最大的生存秘诀就是该服输时就服输,这厮低头讨扰又不是第一次了,于是宋江毫不犹豫就低头道:

    “小人猪油蒙心,失去计较了,如今小人是罪犯之身,官府哪知道我宋江是谁?大寨主切放心,小人一定竭尽全力治理好济州府,为梁山分忧。”

    武大又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真的一刀宰了他,毕竟宋江的面子工程做的不错,反迹未露,掐他容易,想挽回影响却千难万难,还是把他打发走了事。

    第二天,宋江就很识时务的主动要求去济州府赴任,武大很爽快的批准了,并且很贴心的把他送出东平府,一番送别,情真意切。一行人看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这戏法是怎么变的,前几天还上窜下蹦的,怎么这么快就请求外放?

    唯有宋江心里有苦自知,好生交代他的党羽要偃旗息鼓,暂时蛰伏,以待时机,临走只带走了一个跟班李逵,别的人要么有职司在身,要么在军校深造,宋江走的颇为孤单。

    送走了瘟神,武大也要忙乎自己的终身大事了!程大小姐还是要趁热打铁再去撩撩,没准就吐口了。

    武大屁颠屁颠的直奔府衙,特意绕过了程万里,经过宋江的乱伸手,武大估计程万里看见自己准没好话,惹不起还是先躲着吧,等搞定了姑娘,成了一家人,爱咋的咋的。

    想的主意挺不错的,可惜这府衙是人家程万里的大本营,人家想装聋作哑就能让他畅通无阻,想撕破脸就能把他堵个正着。

    武大拿出一颗夜明珠递给程舜华,正夸张的给她讲自己怎么惊险的拿到这颗珠子,把程大小姐逗的一惊一乍的,忽然被程万里闯了进来,搞得十分狼狈,气氛有点尴尬。

    好在武大脸皮厚,笑眯眯的跟程万里打招呼道:

    “来来来!老大人辛苦了,快坐下歇息片刻,顺便也尝尝你家千斤泡的茶。”

    程万里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主公身为梁山之主,当知礼仪,小女待字闺中,主公如此行径,岂不是毁人名节?”

    武大笑眯眯的辩解道:“谁说的?梁山上上下下哪个不知道咱喜欢你家大小姐?咱这不是尊重大小姐的意愿吗?她如果不心甘情愿,咱岂能干那焚琴煮鹤的勾当?夫妻之道,贵在两情相悦,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是虚的,自己喜欢才最重要!”

    程舜华头一次听见还有这等说辞的,忍不住笑魇如花,武大心思她了解的透透的,就是要看看这厮会怎么干,没想到原来他是这么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蛊真人之行天下〕〔执掌风云〕〔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宇宙职业选手〕〔偏偏宠爱你〕〔绝世强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道诡异仙〕〔我用闲书成圣人〕〔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