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为你摘星〕〔万道长途〕〔我的天赋不太正经〕〔逆鬼焚天〕〔我从娘胎开始修炼〕〔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她是战神小祖宗〕〔自由不与我〕〔原神之璃月道人〕〔仙子她一心修仙〕〔沙雕师尊每天担心〕〔灾厄之冠〕〔新鲜!乡下来的小〕〔世外桃源〕〔娱乐圈之世界级导〕〔喜提娇夫:快穿作〕〔遮天:从吞天魔罐〕〔热搜爆!直播综艺〕〔战神奶爸〕〔这个武神太过善良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武大郎反转人生 第56章 东京会盟
    武大心里乐了,不是所有人都能勘破名利羁绊,田虎今天一直便营造出一副豪气干云的人设,想搏一个老大的名号不奇怪,反而是温文尔雅的王庆居然也有次念想,则有些出乎武大的意料之外。

    争这玩意有用?

    武大深深地怀疑。

    田虎笑哈哈的对着王庆说道:

    “王兄对这虚名也有兴趣?巧了,咱老田就好这一口!要不王兄划下道来,咱们来个君子之争,胜者为王!”

    武大看了司行方一眼,太他妈的荒唐了,结盟呢!自己先打起来了,过家家也比这严肃。

    司行方连忙说道:“二位大当家,在这里动手有点不妥吧?咱们是结盟干大事,不是窝里斗啊!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李助走出来笑嘻嘻说道:“放心,今晚不动手!在下有个主意,听说传国玉玺在东京城出现了,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谁抢到了谁就是盟主,号令群雄!如何?”

    武大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怨不得一个个都想做老大呢,原来是惦记传国玉玺,想想,捞到传国玉玺,再得到四大寇会盟的盟主之位,四海之内还有谁能撼动自己的位置?按照江湖中人的尿性,还不个个削尖脑袋往上凑,保证实力大增,威势无双。

    果然是无利不起早!

    武大偏偏不信这一套,他只相信自己培养的班底,对江湖人那一套方法嗤之以鼻,自然也不会热心去抢什么传国玉玺,别说真假难辨,就是真的又能怎样?传国玉玺?盟主?都是浮云!

    司行方却心里一突,传国玉玺是怎么回事,没人比他更清楚。

    这根本就是他一手操办起来的闹剧,目的就是吸引江湖人在东京闹出动静,以分担江南压力。没想到田虎和王庆这两个家伙如此上心,这可就有点复杂了!

    可惜这种事保密最重要,谁也不能泄露,即便是武大这等亲厚之人,也要守口如瓶。否则闹得路人皆知,还怎么玩下去?

    田虎一拍大腿,狂笑道:“这主意好!咱老田就喜欢有难度的事,你们都做好准备来参见盟主,参见田大盟主!哈哈哈!”

    王庆一脸不屑,只差口吐芬芳骂这厮脸皮太厚了。你他娘的,何德何能?就自封盟主?

    李助索性抢了司行方的话题说道:

    “既然会盟是为了守望互助,几位大当家就在这里多多亲近,我等下属就去拟订几条规矩,然后给诸位过目。也好作为我们会盟的行事原则。”

    武大本来也对这种尔虞我诈的盟会没有报以过多的期待,自然是从善如流,爱咋的就咋的,能取得共识更好,实在一无所得也不强求,这些家伙人品堪忧,指望这种毫无约束力的条文,能有多大作用?和废纸也差不多。

    于是李助、乔道清、公孙胜、司行方几人凑到一块订立盟约,不外乎是一些什么一方受到攻击,其余几方要提供帮助之类的。

    问题是,方腊现在就正面临着攻击,其余三方按照条约要提供帮助,怎么帮?

    司行方说道:“我明教可以承诺,放弃争夺传国玉玺,以换取几位盟友的帮助,几位有何条件都可以畅所欲言!”

    乔道清和李助都松了口气,方腊的底蕴太厚了,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像明教这种传承久远的教派究竟暗藏有多少人马,如今少了一个强大的对手,梁山不足挂齿,剩下的就只有河北与淮西之争了。

    公孙胜早就得到了武大的授权,于是慨然应诺道:

    “援救江南,我梁山责无旁贷,只是我们实力有限,更需要讲究方式方法,我家寨主的意思是派出一路偏师,在长江以北进行袭扰,把童贯的后路搅乱,为你们分担压力。再多的力量我们就承担不起了。”

    司行方心下感激不尽,梁山能第一个跳出来响应,不管力度有多大,真可谓是雪中送炭了。

    见梁山已经响应了,乔道清和李助自然不能做缩头乌龟,于是李助承诺道:

    “我淮西军会派出一万兵马从淮西往南攻击,至于能打到哪里,就只能看天意了!”

    司行方自然道谢连连。

    乔道清脸有难色道:“我河北军与江南相距太远,派兵马过去有点不现实,我等可以承诺发动一波攻击,吸引朝廷的注意力,同时我等会秘密为你们提供一批军资,算是我河北的心意。”

    司行方知道这已经是河北的底线了,人家考虑的没错,相距万水千山,隔着朝廷的地盘,怎么派兵?能有此收获,已经是老天保佑了!这两方人马都想要传国玉玺,不愿意开罪明教而已。

    于是司行方团团道谢,十分真诚。

    几个军师忙着订立盟约,田虎和王庆加上武大,三个人坐在那里高谈阔论。

    田虎大大咧咧道:“武兄弟,听说你和我家军师在柴大官人那里见过?说实话,柴大官人可是沧州的地头蛇,南北货运,利润丰厚,咱老田都快馋的流口水了!有啥办法分一杯羹吗?”

    武大也想赚钱啊,一方势力,以农为本,但是如果没有商业辅助,经济根本就无法活跃。武大心里有点暗骂,这厮一副粗汉模样,良心大大的坏了,柴进在江湖上以孟尝自居,帮助过无数人,谁去撬他的墙角还不让人给骂死?这厮真是不是好东西!但是,却可以顺水推舟提出另一个话题,于是武大挠头道:

    “去柴大官人嘴里掏食吃,咱们也干不出来这等事啊,小弟身子骨弱,受不了江湖同道的口诛笔伐,不过以我等几个势力为后盾,成立一个商号,货运南北,流通天下却完全可行!何须去羡慕别人的产业?”

    “明教位于南方,我们地处山东,王头领居于淮西,田头领占据河北,这四处都有水路联通,打个比方,我们如果贩卖私盐,以我们的实力,成立商号,建立船队,谁能和我们抗衡?我们的军队就是最大的保证!谁敢不服,灭了他!另外还有一个便利,我们麾下的军队都需要铁矿,铜矿,硫磺等军需品,自家的商号就能承运,多方便!钱赚了,也方便我们自己了!一举两得!”

    武大早就想搞个实业,目的就是赚钱,同时可以顺着商路铺开情报网络,田虎既然开口,武大就顺嘴提出,答不答应梁山都是要自己开干的,如果有几方联手,则进程便能大大加快。

    田虎揪着自己的大胡子,一脸兴奋:“兄弟,这主意不错呀!要不咱合计合计!他们搞不搞咱不管,我看很有搞头!哥哥全力支持!”

    武大暗自吐槽,你他娘的恐怕居心不良,想着怎么据为己有才是真的。

    王庆也有点跃跃欲试,谁会嫌钱多?尤其是他们这些首领级别的,看着威风凛凛,其实开销都大,花钱如流水。说出来都是满脸心酸!

    几个大头领意动,李助、乔道清之流就只有配合的份,何况以他们的智商,一听这件事就很有好处,不但能加强四家联盟,还能赚大钱,何乐而不为?

    于是,一个叫“四海商号”的组织便很快诞生了,四个幕后大股东便是赫赫有名的四大贼寇。不同的是,现在没有了宋江的身影,那厮恐怕还在江州耍酒疯呢!

    在武大设想中,这个商号就以航运为主业,南货北运,北货南运。到了四方势力的地盘,则有本地的商会负责销售,保证各方都有利润,不至于招来各个地方的小商会的共同抵制。

    至此,会盟才算是圆满结束,各方都大有收获,会盟有了那么一点实至名归的感觉,不再是以前务虚的一塌糊涂,除了名头,啥成果也没有。

    各方留下了相互联络的方式,策马各奔东西,商会的设立千头万绪,根本就不是一次仓促的会面就能确定下来的。至少,本金如何注入,怎么管理?管理的架构如何设立?利润如何分配?都是问题,公孙胜以后有的忙了。谁让他从一开始就参加了?总不能让武大这个主公亲自上阵吧!

    参加完会盟,武大给自己定好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是该怎么选择?是回梁山?还是参加东京的热闹?

    传国玉玺武大不感兴趣,但是,这么快回去也不符合武大的初衷,还是要趁机干些事情的。东京还有自己的老朋友呢!

    朱富已经在京城经营了不短的时间,武大放出消息,朱富便屁颠屁颠的找上门来。

    一段时间不见,朱富的气质又有了很大的提升,一身合体的衣服,满面春风,待人接物,落落大方,很有大商人的风范。

    武大笑眯眯道:“朱员外有礼!”

    朱富一个五体投地大礼拜倒在地:“主公!休要折煞属下!属下一向在外漂泊,难以在主公身边侍奉,还请主公恕罪。”

    武大一把扯起朱富道:“是我口花花,有些轻佻了!你身居险地,每天如履薄冰,受委屈了!”

    朱富顿时哽咽出声,武大微微叹了口气道:

    “咱们江湖汉子,痛痛快快厮杀疆场,是顺遂心意了,正是如此,你才更加难能可贵!咱们梁山越来越壮大,朝廷关注的目光也会越来严格,甚至有可能我们内部也会渗入皇城司的密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蛊真人之行天下〕〔执掌风云〕〔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宇宙职业选手〕〔偏偏宠爱你〕〔绝世强龙〕〔道诡异仙〕〔我用闲书成圣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