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为你摘星〕〔万道长途〕〔我的天赋不太正经〕〔逆鬼焚天〕〔我从娘胎开始修炼〕〔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她是战神小祖宗〕〔自由不与我〕〔原神之璃月道人〕〔仙子她一心修仙〕〔沙雕师尊每天担心〕〔灾厄之冠〕〔新鲜!乡下来的小〕〔世外桃源〕〔娱乐圈之世界级导〕〔喜提娇夫:快穿作〕〔遮天:从吞天魔罐〕〔热搜爆!直播综艺〕〔战神奶爸〕〔这个武神太过善良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武大郎反转人生 第二十一章高衙内成了高公公
    高衙内是欢乐的。

    他十分庆幸自己不要脸的本事,恰到好处的巴结上了高俅,并混成了他的养子,一跃从一个不入流的泼皮混混蹿升成了太尉府衙内。

    出入有人服侍,锦衣玉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饱暖思,真是至理名言。

    这小子发迹了,就好像要把前半辈子受的罪都要赶补回来似的,吃最好的东西,谁最漂亮的女人,有钱有势,有任性的资本。最后还嫌不刺激,居然强抢民女,什么让人记恨他偏偏就做什么。

    最离谱的是,高俅居然真的把他当亲生儿子来宠爱,对于他在外边坐下的破事,通通都利用权势按了下来。

    致使这小子更加肆无忌惮。

    这次居然相中了林冲的娘子,人家林冲好歹也是官员身份。

    对于官员,就不是高衙内他一个纨绔子弟能解决的了,于是二五仔陆谦横空出世,再通过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套路,高俅爱子心切,主导了林冲持刀闯入白虎堂的戏码。

    美中不足的是开封府居然没有把林冲给弄死。不过,高衙内已经不在乎了,一想到林娘子那销魂的身姿,一颦一笑都勾人心魄,高衙内便带领着狗腿子直奔林家。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就地正法。

    刚坐车走到林家的街口,便看见他安排在林家门口盯梢的几个混混正鬼头鬼脑的追赶着前边的一辆牛车。

    高衙内催车上前,急忙问道:

    “你们怎么在这里?我的心肝儿宝贝呢?”

    叫的真恶心!

    几个跟班却连忙邀功道:

    “就在前边的车上,我们正辛苦跟踪嘛。”

    高衙内大喜过望,出来了好啊,这样才有机会一亲芳泽,忍不住淫笑道:

    “本衙内要是得偿所愿,你们个个都是功臣,人人有重赏!立刻给我跟紧了。”

    一群鸡鸣狗盗之辈登时像打了鸡血似的,士气高昂的追着前边的牛车,牛皮糖式的跟踪,毫无技术含量。

    若是以往,恐怕林夫人早就吓得心惊胆战,逃之夭夭了。可是今天,想到鲁智深等人的安排,林夫人气定神闲,中间还停车了几次,下来询问价格。直把高衙内逗弄的心里痒痒的,犹如一群小萌猫挠痒痒,越挠越痒。

    牛车停在了一家胭脂水粉铺子门口,林夫人在小丫鬟锦儿的陪伴下,风姿绰约的走进了胭脂铺里。

    高衙内耐心已经耗尽,看到这里行人并不多,于是便吩咐道:

    “一会儿她们出来,直接抢上车,拉走了事!都给我卖力点儿,谁敢耽误本衙内的好事,我弄死他!”

    众混混谁不知道高衙内精虫上脑后的德性?轰然答应,谁也不愿触他的霉头。

    谁知,林夫人一去不复返,高衙内左等不见人,右等还是没有人影,一个机灵的混混一拍大腿叫道:

    “坏了!会不会这里有后门,她们从后门跑了?”

    高衙内如醍醐灌顶,顿时羞怒交加,带着一群混混便张牙舞爪的闯进了胭脂铺,铺子里都是女顾客,顿时被吓得惊叫连连,甚至有的哭了起来。

    高衙内看着眼前的庸脂俗粉,想到美人就从自己眼皮子底下跑了,顿时更加恼火,一脚踹开挡在面前的女人,直奔后门。

    这里是经过精心选定的安排林夫人撤退的地方,所以,前边不时的有人流走动,不至于引起高衙内的怀疑,选定胭脂铺,女人进出才能顺理成章。

    而后门外是一条偏僻的巷子,就算是高衙内手下的城狐社鼠了解东京城的沟沟岔岔,也没那么容易迅速反应过来。

    果然,高衙内冲出后门,哪里还有林夫人的影子?

    高衙内嗷的一声,顿时拍着屁股大哭,眼泪鼻涕横流,恐怕高俅挂了也未必有如此伤心,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痛彻心扉。一帮跟班忍不住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这个狗脸太岁,万一他把火都发在自己身上咋办?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一刻,跟班们政治属性爆发,人人都自发的选择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旁边装成叫花子的武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他妈的是坏蛋好吧!闹得跟自己是被甩的妈宝男似的。还要脸不要了?

    武松从犄角旮旯里走了出来,几步便走到了高衙内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别哭了!别哭了!就没人告诉你?你哭的太难听了!”

    一群跟班顿时脸如死灰!

    要死人了!谁都知道,高衙内生气的时候千万别凑过去,谁过去谁倒霉,偏偏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二傻子还去添油加醋的拱火?

    人群一下子后退了几步。

    只剩下武松孤零零的站在高衙内面前。

    高衙内果然不负众望的一脸狰狞,双眉倒竖,尖叫道:“给我打死他!”,喊叫声犹如鬼哭狼吼。

    一群跟班哪个也不敢偷懒,一拥而上,武松笑眯眯说道:

    “早就想揍你们这些人渣了!”

    说罢,一双铁拳挥动,指东打西,拳拳到肉,人群中凡是被武松打到的混混都无一例外的被锤的飞出一丈开外,纷纷撞在墙上。

    打人如挂画!

    武松对自己的力量运用大感满意,如果还是老水平,这群人渣不会都轻轻撞在墙上,早吐血死翘翘了!

    武二郎毕竟是私自下手,害怕掌握不了分寸,就没想着要人命,这些人渣才逃过一劫。

    高衙内傻眼了!

    什么情况?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甚?

    一连串问号接踵而来,武二郎却不会了解他的疑问,一巴掌便把他拍昏了过去。

    打完收工!

    武二郎一声呼哨,从外边跑来一群人一拥而上,把高衙内抬着就走。

    武二郎眼珠子一转,叫住了几个人,他们小声说了几句,便上前挨个把这些人渣败类浑身上下扒了个精光,一丝不挂那种。

    几人差点笑出了猪叫声,看着一群光猪,武二郎这才有些稍解郁闷。

    扒拉起一堆衣服鞋袜,放火,走人。

    小巷子里安静了下来,这么大动静,岂能没人发现?

    怨只怨这些家伙长年累月的不做好事,人憎狗嫌,他们倒霉,居然谁也没有露头,默契的当做谁也不知道,只是背地里有多少人偷偷的笑就不知道了。

    高衙内再次醒来,只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周围有水声荡漾,这感觉太熟悉了,在船上!

    不过以往他都是在装饰豪华的花船上寻欢作乐,现在却是一条破烂小船。

    他微微一挣扎,手脚被捆的很是结实,嘴里也被塞得严实。

    高衙内慌了!他所有的倚仗就是高俅手里的权势,可是,这些人明显的无法无天,会害怕高俅?人家真的害怕了就不会和自己做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蛊真人之行天下〕〔执掌风云〕〔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宇宙职业选手〕〔偏偏宠爱你〕〔绝世强龙〕〔道诡异仙〕〔我用闲书成圣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