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猎妖高校〕〔我寄人间〕〔出笼记〕〔重生之山村小村长〕〔摄政大明〕〔民间禁忌杂谈〕〔重生都市之我是仙〕〔三国之大汉再起〕〔明克街13号〕〔都市医道龙神〕〔风云饲养师〕〔我在一人之下中长〕〔一品丹仙〕〔万界淘宝店〕〔陛下别演了,皇后〕〔侠女轻狂:大小姐〕〔鬼怪契约:我靠杀〕〔大明:我教朱元璋〕〔半仙〕〔开局召唤汤姆猫,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酒厂仍有我的传说 第34章 第 34 章
    最先被柿川白秋的发言吓到的人是神宫寺崇德,年迈的会长捂着心口:“柿川君,你的意思是……??”

    什么叫“这起案件真的结束了吗”?!!!难道还没结束?

    他今年已经七十了!受不了这么大的惊吓!

    安室透沉思起来:“其实我也觉得有点奇怪。

    “——从我们目前得知的情报看,犯人是因为对九年前的名人战决胜局感到不满,才会制造出这一系列案件、重现当时的棋局,并扬言要将宗谷名人‘逐下王座’。”

    “可是我们都知道,当年的对局是前代名人落败。”柿川白秋他说完了这段话,“如果犯人的目的是以这种方式向宗谷名人发起挑战,那他没理由会选择重现那场失败的对局。”

    毕竟一场失败的对局是无法证明宗谷冬司“名不副实”的。

    所以……

    江户川柯南脸色沉重:“所以——想要将宗谷名人‘逐下王座’,就一定要逆转胜负、去证明当年的胜利不过是一时侥幸。”

    作为职业棋士的桐山零马上意识到了三人言语中的含义,他被这个极有可能变成事实的猜测惊了一下,随即喃喃自语:“犯人想要取胜?”

    作家点头:“虽然只是猜测,但我想,犯人很有可能会在之后改变棋局的走向。”

    所有人都被犯人的意图惊到了。

    他敢于挑战宗谷冬司的勇气本身就足够引发震惊,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居然想要利用爆炸来与宗谷冬司对弈。

    这是怎样的人才能做出的疯狂举动?!

    他自顾自地下了战书,丝毫不顾及无关人员的性命,甚至都没有考虑过宗谷冬司究竟是不是会应战——就现在的情况看,宗谷冬司确实没有犯人那么神奇的脑回路。

    连安室透也忍不住骂了一句“疯子”。

    但遗憾的是,就算再气恼,他们也暂时奈何不了这个疯子。想要抓到对方,当务之急还得先去顺着这个疯子的脑回路,去想一下他接下来究竟会怎么去下这局棋。

    “桐山君,你知道这局棋哪里是劣势吗?”江户川柯南问。

    要想反败为胜,最明确的思路就是改变那些导致劣势的落子。

    然而将棋并不是简单的2-11,而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激烈博弈,江户川柯南对将棋知识的了解已经很不错了,但他并不是专业人士,没法第一时间看出劣势是从哪里开始的,只能求助于桐山零这个职业棋士。

    桐山零飞速地读完棋谱,迟了两三秒才抬起头,认可道:“如果是整局棋最关键的转折,那一定是宗谷名人第292手的的3六金。”

    ——但那跟犯人目前推进的位置比,太靠后了,犯人肯定不会等到那个时候才开始改变。

    “如果是爆炸发生的这几手附近做出改动,我想,大概是9四桂,或者三手之后的银。”说到这里,桐山零顿了顿,似乎有点为难,“但是在这两手做出改动的话,可以选择的方案实在是太多了。”

    前代名人和宗谷冬司在这里进行了数次棋子交换甚至打入,此时对局还未完全进入焦灼期,因此双方的选择并没有太大限制,以二位棋手的实力,可供他们选择的落子方案真是太多了。

    “那些方案中有对于犯人的最优解吗?”

    桐山零摇了摇头:“事实上这几种下法能争取到的优势都微乎其微。”

    也就是说,他们无法准确的预测犯人究竟会在哪一步改变棋局、又会将棋局改成何种样貌。

    江户川柯南从没料到他们在明白了凶手目的的情况下还会陷入这么棘手的状况,他刚要去说不然就把所有的下法都试一遍,作家出声了。

    “名人战的最后一局,持子的双方在棋局初期都异常谨慎,因此局面比较平稳,直到前代名人弃子后迅速改换思路打出4八角、在让宗谷名人措手不及的同时也确立了第一个小优势。”

    早在两位侦探查出棋局来源后就去搜索了当局比赛讲解的柿川白秋向他们介绍:“但是接下来情况急转直下,前代名人在4八角之后没能从宗谷名人手中取得任何优势,自身的布局也在宗谷名人的进攻之中逐步被蚕食,一步一步失去战斗力。终局,宗谷名人布下圈套,利用3六金这一手彻底断绝了前代名人取胜的可能。

    “赛后复盘时,前代名人很痛快地认负,并承认宗谷名人实力远胜于他。”

    “但是前代名人的支持者中却有很大一部分人对此感到不满,他们在事后对棋局进行了大量演算,认为宗谷冬司能赢在于这局棋中有过多巧合了。”

    柿川白秋说着,将手机界面展示给几人看。

    那是个将棋相关论坛中的帖子,看时间已经是几年前的了。帖子的发帖人就当年的棋局侃侃而谈,称宗谷冬司虽然坐稳了名人的宝座,但能拿下当年的棋局有很大的运气要素。

    名人战是七战四胜制,当年的五局比赛宗谷冬司胜是险胜负是大败,倘若第五局不是以这种平淡的方式收尾,前代名人会不会失去卫冕机会还未可知。

    “我想,犯人应该也抱有和这些人一样的想法,因此他所重视的或许不会是重大的胜负手转折点,而是‘改变棋局’这件事本身。”

    他认为宗谷冬司的胜利是特殊棋局下由运气促成的,所以他就要寻求改变——那不会是太大的改变,却能够让结局截然不同。

    他,他们就是如此坚信的。

    “……很合理的推论,”安室透说着,却更为难了,“但是这样的话,犯人接下来的行动就更难推测了。”

    “不。”

    出乎意料地,柿川白秋再次给出了答复,“难以推测的话,干脆不去想这个就好了。

    “与其顺着一个神经病的脑回路去思考问题,还不如把这一切都舍弃,重新用最简单的方式来思考问题。”

    作家抬眼,赭色的眸子在微暗的夜色下染上种深沉的颜色:“例如,我们都知道这位犯人极具仪式感、而且表演欲望强烈。那么既然他已经特意选择在风海嘉年华期间掀起这一系列的事件,他真的会对嘉年华的现场无动于衷吗?

    “嘉年华的场地在犯人棋盘上的位置是3三——而据我判断,这场对局中前代名人在下一手除了桂外同样可以选择用3三金来对抗宗谷名人。”

    “原来如此……说起来,棋盘的具体位置其实是由犯人制定的,他很有可能是可以把嘉年华所在的新宿放在3三处,想要借机制造爆炸引发骚乱。”安室透越想越觉得很有道理。

    这太符合犯人的心理了。

    柿川白秋笑着:“站在创作者的角度,倘若这起案件最终没有波及嘉年华,它将会变得非常无聊。

    “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

    “车票。”江户川柯南明白了一切,“除了去饭田桥的车票外,犯人剩下的那张车票是前往新宿的。”

    而新宿,正好就是风海嘉年华的所在地!

    夜色逐渐加深,风海嘉年华的会场被各式彩灯照得亮如白昼,繁华一片。

    佐佐木縝埋着头从欢声笑语的人群中穿过,不轻不重地发出一声冷哼。

    将棋是一项高雅的竞技,只有静下来全心投入才能感受到它的魅力。

    而将棋协会做了什么?他们不仅没有给予将棋足够的尊重,还让它落于俗套。看看这些吵嚷的人群吧!这些人中真正有资格坐在棋盘前的人又有多少?

    可笑至极!

    如果不是他们存在,宗谷冬司这种凭着运气和相貌坐在名人位置上的人绝不会这么受人追捧。

    佐佐木縝不由得再次庆幸于自己高明的决策。

    稍后,嘉年华里的这群乌合之众就再也笑不出来了,他们会在爆炸带来的恐慌中失声尖叫。而宗谷冬司——也会被他揭开真面目,滚下神坛!

    他这样想着,心中愈加愤懑起来。

    嘉年华现场的广播中开始播报起了全场通知。

    机械音重复着:“各位游客,由将棋协会主办的第二场表演赛即将开始,对战双方为宗谷名人与羽田龙王。有意观赛的游客可前往c1区域,或庆典中央的主解说台前。”

    时间到了。

    佐佐木縝调转方向,朝庆典场地的东北角走去。

    这场庆典是大量人员集会的场地,因此在入场时会对游客的随身物品进行检查,但佐佐木縝在事前就买通了一个负责场地搭建的工作人员,成功混了进来,提前在东北角的区域内放置了大量炸药。

    稍后,他只要站在旁边动动手指按下控制器,那片区域就会在爆炸中被掀翻、灰飞烟灭。

    一想到那个场景,佐佐木縝就愉快得不得了。

    他甚至哼起了调子,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但越走,他就越觉得奇怪——不知从何时起,这条路上除了他外就再没有人了。

    夜色浓重,天幕低沉。本该热闹非凡的庆典现场此刻却像是被什么人按下了静音键一般,只有略过树梢的飞鸟还能传达些许声音讯号。

    对一个连环爆炸案的犯人而言,这足够让他感到不妙、并警惕起来。

    在佐佐木縝准备调头逃离现场之前,一个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看来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你的目的果然是嘉年华。”

    安室透直接封死了佐佐木縝逃跑的路线:“把控制器交出来。”

    在得知犯人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嘉年华现场后,警方终于表现出了不一般的执行力,他们一边询问各个区域的工作人员,一边派便衣警察们四下调查场馆内的诸多区域。

    最终,是那个被佐佐木縝买通的工作人员自首了。

    他被买通的时候也没那么多,本来以为佐佐木縝就是个想提前进现场看看的将棋爱好者,谁能想到这人是恐怖分子啊!!因此在接到警视厅打来的电话后二话不说就招供了。

    这也是安室透他们能这么快找出炸弹的位置,赶到这里的原因。

    佐佐木縝再仔细一看四周,发现了慢慢朝他包围过来的警察。

    嚣张到不可一世的犯人肆无忌惮地施展暴行,并自诩为艺术,但真正要被抓捕的时候,他们的表现总是出奇地一致——一样的恐慌,一样的歇斯底里。

    佐佐木縝把手放到腰间的挎包里,威胁到:“你们不要过来。再靠近一点,我就会按下去、引爆炸弹!这里可是沿街的,就算你们疏散了场内的游客,外面的人也是会受到波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欢迎进入梦魇直播〕〔宇宙职业选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赤心巡天〕〔明克街13号〕〔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偏偏宠爱你〕〔镇妖博物馆〕〔我真没想重生啊〕〔请公子斩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