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出笼记〕〔重生之山村小村长〕〔摄政大明〕〔民间禁忌杂谈〕〔重生都市之我是仙〕〔三国之大汉再起〕〔明克街13号〕〔都市医道龙神〕〔风云饲养师〕〔我在一人之下中长〕〔一品丹仙〕〔万界淘宝店〕〔陛下别演了,皇后〕〔侠女轻狂:大小姐〕〔鬼怪契约:我靠杀〕〔大明:我教朱元璋〕〔半仙〕〔开局召唤汤姆猫,〕〔隋末之群英逐鹿〕〔科研三年,国士身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酒厂仍有我的传说 第31章 第 31 章
    江户川柯南诧异:“安室先生?”

    柿川白秋也迎了过去:“安室前辈怎么会在这里?”

    对柿川白秋和毛利小五郎的情况并不知情的佐藤美和子听到这声“前辈”懵了一下,能被柿川白秋称为前辈,难不成安室透还是个作家??

    柿川白秋打量着安室透。

    这句话并不是单纯的客套,柿川白秋确实很好奇安室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据他所知,今天中午波本需要和贝尔摩德一起潜入位于涉谷的某家酒店,从目标手里抢夺一份重要资料。黑衣组织的成员对发布下来的任务绝对不会敷衍,事实上,在柿川白秋象征性地询问安室透今天是否也乐意去参加风海嘉年华时,对方也的确是以工作为由拒绝了。

    安室透不该在这里才对。

    “你们也是在调查最近的爆炸事件吗?”安室透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同样提出了问题。

    柿川白秋点了点头:“我跟柯南在参加庆典的时候撞见了一个很可疑的嫌疑人,因为担心这件事和爆炸案有关,就过来了。”

    作家把事情跟安室透说过一遍后,后者沉思:“原来如此。”

    他看着二人道:“其实我也在调查这件事。第一起爆炸发生在旧街区,有位夫人在爆炸中不幸重伤昏迷,她的儿子向我提出了委托,希望我查出犯人身份。

    “我已经带着这位受害人家属的委托信去了警视厅一趟,看到爆炸的新闻就连忙赶过来了。你们已经调查完现场了吗?有没有什么发现?”

    江户川柯南摇了摇头:“没有,除了棋子的线索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安室透看看现场,似乎也是觉得这样的地方很难再找出什么线索,就没再自行调查:“看来,我们手里的线索就只剩下犯人留下的特殊暗号了。”

    这里毕竟是爆炸案的现场,非官方人员不方便多留,于是三人一道离开。

    江户川柯南和安室透两人对棋子展开了讨论,柿川白秋见没人注意自己,就慢悠悠掏出手机,打开了新闻界面。不用细看,柿川白秋很快就在第一页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信息:

    《云来酒店发生不明原因爆炸案》。

    这是组织的目标所在的酒店,既然琴酒没有发多余的消息给他,那就说明任务完成了。

    所以说,并不是组织的任务出了什么意外,安室透单纯是做完组织的任务后就立刻跑来了这里进行自己的另一份工作。

    ……炸完酒店之后立刻跑来面不改色地调查另一起爆炸案的真相,真不愧是组织的优秀人才。

    如果不是周围还有人,柿川白秋都在考虑是不是要给安室透鼓个掌了。

    这时候,江户川柯南正好和安室透聊起了棋子的正反,作家放下手机,随口道:“‘龍马’这枚棋子是对‘角行’的变升,棋子在保留能向斜线行进这一基础的同时可以向周围九宫格内任一位置前进。”

    安室透点点头:“是这样没错。”

    这里要提到将棋的变升规则,将棋的部分棋子在棋盘上被推入敌方阵营(或在敌方阵营前进)的时候、会有一次升级的机会,有些棋子会在原本的基础被加强,比如上面提到的角行,而有些棋子,例如香车和桂马则是会直接被修改行进逻辑。

    “但即使知道变升也没办法搞懂犯人的目的。”江户川柯南道,“第一二枚棋子间确实存在变升关系,但是第三四枚棋子却都是香车,没有任何改变。”

    江户川柯南刚刚甚至去安室透的手机上查看了他从警视厅要来的照片,对比了棋子被放置在地上的角度。

    如果以棋子的可行进方向画线,角行代表无限延伸的“x”,香代表上端无限延伸的“i”,江户川柯

    南得到的仍旧是一个有些意味不明的图形。

    江户川柯南设想犯人的意图是否是表示自己将在这些线的交点出制造案件,但把这些线画到地图上后,他发现能得到的交点太多了,并且第三个爆炸地点并不在角行和龍马画线的交点处。

    至于其他的规律,江户川柯南都做过设想,最终一无所获。

    他甚至猜测过能不能将棋子可行进格数作为数字替代,而后将爆炸地视作矩阵,但得出的结果依旧不尽人意。

    “——对了,之前一直被突然发生的事打断,我都忘了说。”柿川白秋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忽然出声。

    江户川柯南和安室透看向他。

    金发赭眸的作家慢吞吞道:“其实之前碰到那个嫌疑人的时候,除了上野那张车票,我还看到了其他两张票,但是仅仅是看到而已,因为角度原因看不到上面的文字。”

    他顿了顿:“不过,我记得那两张车票上分别标着17:02分和19:10分两个时间。”

    柿川白秋还真不是故意这么晚才说的。他一开始就记得这件事,不过当时是想要挑个好玩点的时机告诉江户川柯南。但没想到后面安室透忽然过来,他就忘了。

    说完,柿川白秋又装模作样地问了一句废话:“不过只有一个时间的话是不是没有什么用?我连这是发车时间还是抵达时间都不清楚。”

    安室透掏出手机:“不……就算只有抵达时间,只要查一下列车表和各个车站之间的距离就能排除掉不少地方……”

    江户川柯南也没时间去问柿川白秋为什么现在才说了。

    他同样开始翻时刻表试图找出那位嫌疑人的目的地。

    柿川白秋本着随大流的心态,也在路边的长椅坐下,开始翻今天的列车时刻表。

    于是,路人视角就能看到两个成年人和一个小孩子坐在长椅上,动作一致地刷着手机。

    “找到了。”江户川柯南站起来。

    他把手机屏幕展示给柿川白秋和安室透:“有一辆列车会在17:02分抵达饭田桥,然后从饭田桥往别站换乘地铁、再前往新宿的车次正好是在19:10分抵达。”

    柿川白秋看了时间:“现在是16:48。”

    安室透起身:“事不宜迟,那我们现在就去饭田桥。”

    江户川柯南点头:“那先去车站……”

    安室透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在他面前晃了晃:“不,我们直接开车过去。”

    上野离饭田桥的距离并不远,直接开车过去的话,说不定能直接把嫌疑人堵在车站。

    柿川白秋觉得自己有必要对波本改观一下。

    事实上,柿川白秋本人对波本的了解仅限于组织内部的诸多监视报告以及任务记录,他真正和波本见面其实没几天。而在这短短的几次会面中,波本都是以安室透的形象出现,而这个由波本伪装出的角色过于正常了。

    安室透会和世界上所有贴心的店员一样关心客人的情况、也会作为热心地去帮助周边居民,放在别人眼里,安室透绝对是感动米花町十大人物的最有力竞选人。

    伪装是一项很考验意志的工作,再高明的伪装者也没办法长时间地去投入扮演一个与自己完全不同的角色。

    就比如基安蒂,要让她去演一个乖乖女,她努力一下或许也是能做到的,但是恐怕只要一转过身,她就会掏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上一支kent。

    但安室透不同,安室透在做这些事时给柿川白秋的感觉异常自然,甚至会让柿川白秋觉得安室透身上没有任何能让人将他和组织产生关联的东西。

    ——直到今天,直到三分钟前。

    安室透说了“赶时间”,就真的身体力

    行地让柿川白秋和江户川柯南感受到了什么叫“赶时间”。

    那辆平平无奇的雪佛兰在安室透的手底下完美展示了自己的性能,如刀刃一般破开流动的空气,风驰电掣地行进在高速路上。

    两侧的风景飞速倒退,与他们相对而行的车辆甚至只能留下一道残影。

    柿川白秋也喜欢飙车,但自己开车和坐在别人的副驾上是两种不同的体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欢迎进入梦魇直播〕〔宇宙职业选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赤心巡天〕〔明克街13号〕〔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偏偏宠爱你〕〔镇妖博物馆〕〔我真没想重生啊〕〔请公子斩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