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猎妖高校〕〔我寄人间〕〔出笼记〕〔重生之山村小村长〕〔摄政大明〕〔民间禁忌杂谈〕〔重生都市之我是仙〕〔三国之大汉再起〕〔明克街13号〕〔都市医道龙神〕〔风云饲养师〕〔我在一人之下中长〕〔一品丹仙〕〔万界淘宝店〕〔陛下别演了,皇后〕〔侠女轻狂:大小姐〕〔鬼怪契约:我靠杀〕〔大明:我教朱元璋〕〔半仙〕〔开局召唤汤姆猫,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酒厂仍有我的传说 第15章 第 15 章
    在麻醉毛利小五郎这件事上,江户川柯南已经驾轻就熟。

    他躲在书桌后偷偷给毛利小五郎来了一针后,打开变声器、以“沉睡的小五郎”的身份召集了在场警察和嫌疑人。

    目暮十三见他这么快就“进入状态”,十分惊讶:“毛利老弟,你刚刚不是还说自己没什么头绪吗?现在已经知道答案了?”

    沉睡的名侦探低着头:“当然,这起案件本质上并不复杂,不过是凶手用了一些小把戏来迷惑我们罢了。”

    柿川白秋这个名义上的学生十分捧场:“不愧是毛利老师!我就知道您很快就能推理出真相。”

    日高玲子挑眉:“哦?既然侦探先生已经有了答案,那就快点把凶手指出来吧。”

    她斜睨身边的木下茂。

    “我可不想一直站这里、被人用看杀人犯一样的眼神看着。”

    木下茂被戳中心事,一脸尴尬。

    他确实已经认定了日高玲子是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但他以为自己表现得并没有那么明显。

    “……你也听到之前的分析了,起火的时候凶手就待在这间房间里,我不是凶手,小野寺先生也有不在场证明,我怀疑你不是正常的吗?”

    日高玲子:“哦?那真是遗憾,我可不是凶手。”

    小野寺淳出来打圆场:“好了,不如先听听毛利先生的分析吧。”

    日高玲子和木下茂大概也知道这样的争论没有什么作用,都暂且安静了下来。

    毛利小五郎道:“看来你们已经冷静下来了,那就开始吧。首先,让我们来谈一谈犯人的身份。”

    他顿了顿,道:“我们发现木下社长时,他是趴在桌前的,也就是说,直到被人用花瓶砸倒的前一秒,木下社长都还安安稳稳地坐在椅子上。

    “试想一下,如果有陌生人忽然闯进来、抄起花瓶,木下社长会怎么做?他一定做出相应的抵抗、留下挣扎的痕迹。”

    “但事实证明,犯人接近木下社长的举动并没有引起木下社长的任何警觉。这是只有与死者熟悉的人才能办到的。”

    目暮十三点头:“确实。”

    那么,存在未知嫌疑人的疑虑就可以打消了。

    “然后,是犯人的作案时间。”

    毛利小五郎继续陈述:“老实说,在一开始我也觉得这个案件相当棘手。空调的温度也好,后来突发的火灾也好,都让现场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但幸运的是,木下先生为我们留下了一个重要的线索。”

    接下来就要提到表上的时间了吧?

    凶手留下的第一个破绽。

    作家看了眼熟睡的侦探,将目光转向小野寺淳。

    后者在听到“木下先生留下了重要线索”这样的话后,估计也已经清楚侦探发现了什么,此刻正努力控制着自己脸上的表情,以掩藏紧张的情绪。

    柿川白秋冷眼看着他。

    真是太难看了。

    再明显一点,估计警察不用听推理都知道凶手是谁了。

    ——既然这么害怕事情败露,那犯错的时候为什么对自己的冲动毫不克制呢?

    作家收回目光,缓缓道:“毛利老师提到的线索,应该是木下社长的腕表吧?”

    毛利小五郎:“没错,事发后,我检查了木下社长手上的表,发现它比正常时间慢了八十八分钟。”

    木下茂想不明白:“比正常时间慢?”

    “木下社长的右臂应该是没有沾到任何血迹的,但是右手的食指指尖却留有一小块血迹。巧的是,那块手表表冠上的血迹刚好有一块儿被擦掉了。我们不妨据此推测——木下社长在被杀的过程中并非全程昏迷,他在临死之前将手表的时间停了下来。

    “我没法确定这是无意识的举动、还是特意留下的信息,但毫无疑问,木下社长成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有用的线索。”

    “等等、”日高玲子道,“你的意思是社长把时间调慢了八十八分钟??这是他的死亡信息??”

    “——日高小姐,你还没明白过来吗?”在毛利小五郎“开口”之前,柿川白秋代为解释,“木下社长做的只是将腕表上的时间停住了而已。让表针再度动起来的人,是凶手自己。”

    作家似笑非笑地看着小野寺淳,故意看着对方的表情在自己的注视下逐渐僵硬后才说:“木下社长在留下信息后身亡,表盘上的时间就这么被定格了下来。直到凶手在返回现场、发现了自己留下的致命疏漏。

    “‘如果这样的信息被发现,自己的罪行也一定会败露’,因此,凶手趁着现场还混乱的时机,靠近木下社长,偷偷按下了表冠。

    “这静止的八十八分钟,刚好是死者遇害、到凶手重返现场的时间。”

    “八十八分钟。”木下茂默念,“发现我父亲遇害是在十点四十,八十八分钟前就是……九点十二分。”

    话音落下,屋内几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在小野寺淳身上。

    日高玲子:“小野寺先生,那个时间在这个房间里的人,只有你吧?!”

    小野寺淳抬高声音:“你们开始什么玩笑??!只凭一个错误的时间就怀疑我是凶手”

    他看向目暮十三:“目暮警官,你不觉得这太过草率了吗?!万一这是凶手故意用来污蔑我的手段呢?他发现了社长的信息,所以故意把时间调成现在这样!”

    柿川白秋叹气:“小野寺先生,我想在那么紧张的条件下,凶手应该是没法这么做出这么细致的动作哦?”

    就算要反驳,也换个别的理由啊。

    柿川白秋看到那个时间的时候就明白小野寺淳一定是手忙脚乱之下只来得及按下表冠,没能做其他事。

    可是实际上,他当时即便没法将指针复位,至少也应该打乱一下时间。

    ……虽然这样做同样没什么意义就是了。

    小野寺淳还没死心,继续辩驳:“对了、那通电话呢?!凶手明明在十点半多的时候还留在这间房间、挂断了茂的电话!我有不在场证明的!”

    “既然这样,那就再说说手机的事好了。”

    毛利小五郎说,“因为那通电话,我们都理所当然地认为凶手当时一定在这个房间里,但这其实不过是凶手使出的小把戏罢了。事实上,即使不在这间房间内,凶手同样可以挂断那通电话。”

    目暮十三皱眉:“凶手不在房间里?可是这样的话电话是怎么挂断的?”

    小野寺淳似乎是稍微找回了一点自信:“那部手机可是一直都在这间房间里,这一点发现现场的人都可以作证。毛利侦探,您该不会是说我在楼下就可以用意念挂断电话吧?”

    毛利小五郎答:“你当然做得到。你只需要在案发后将手机卡带出去就可以了。”

    目暮十三:“可是手机卡明明就在……”

    说到一半,他忽然停住了。

    手机卡确实一直躺在那部坏掉的手机里,但在发现的时候,它已经被损坏了。

    “其实我一开始就觉得有点奇怪。”毛利小五郎说,“凶手杀害木下社长的目的似乎是要销毁手机内部存储的某个东西,为此他掰断了手机的内存条、还用刀把手机砍得面目全非。但是事实上,如果他真的想要彻底销毁这些东西,最稳妥的作法应该是将手机带走。”

    木下茂喃喃自语:“……破坏手机只是伪装,他真正的目的是手机卡?”

    “没错,凶手在作案后将手机卡掉包,然后破坏木下先生的手机后,跑回楼下为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而我们则正好因为那通电话,和仍旧留在现场的手机误认为凶手当时还在案发现场——茂先生,如果当时您没有给您的父亲打电话,估计他也会凭那张手机卡,使用别的什么方法来‘证明’自己当时身处作案现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欢迎进入梦魇直播〕〔宇宙职业选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赤心巡天〕〔明克街13号〕〔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偏偏宠爱你〕〔镇妖博物馆〕〔我真没想重生啊〕〔请公子斩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