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出笼记〕〔重生之山村小村长〕〔摄政大明〕〔民间禁忌杂谈〕〔重生都市之我是仙〕〔三国之大汉再起〕〔明克街13号〕〔都市医道龙神〕〔风云饲养师〕〔我在一人之下中长〕〔一品丹仙〕〔万界淘宝店〕〔陛下别演了,皇后〕〔侠女轻狂:大小姐〕〔鬼怪契约:我靠杀〕〔大明:我教朱元璋〕〔半仙〕〔开局召唤汤姆猫,〕〔隋末之群英逐鹿〕〔科研三年,国士身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酒厂仍有我的传说 第13章 第 13 章
    负责这起凶杀案件的照旧是搜查一课的目暮十三。

    这位身材富态的警官带着下属风尘仆仆地从警局驾车赶到现场后,几乎毫不意外会在这里遇见自己的老熟人。

    “毛利老弟,你这运气还真是一如既往。”

    目暮十三走向立在案发现场的几人,伸手拍了拍毛利小五郎的背,“怎么样,你们刚刚有调查出什么吗?”

    “嗯……看过现场的情况,不过没什么头绪。”毛利小五郎挠着头道。

    江户川柯南在旁边十分无语。

    毛利小五郎要是能查出来什么才有鬼了。要知道,二十分钟前命案发生的时候,他还在楼下跟朋友喝得醉生梦死。还是听说有命案发生后才匆匆忙忙吃了醒酒药洗了把脸赶了上来。

    目暮十三打完招呼,一转眼又看到了站在毛利小五郎身边的柿川白秋,登时觉得眼前的人十分眼熟:“我记得您应该是之前那起案件里的……”

    他好像刚在上个案件里见过这位作家啊!

    柿川白秋冲他笑:“真巧,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目暮警官。”

    目暮十三也迷惑了,心想确实有点巧,而且在两天内连着撞见两起命案,这位作者的运气也是绝了。

    他看看柿川白秋身边的毛利小五郎,又问:“柿川君,您也和这起案件有关吗?”

    以常理而言,酒会上参与者众多,柿川白秋如果不是和案件有关系,应该不至于出现在这里、还站在侦探的周围。

    作家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笑着解释:“哦,不是的,其实我和这起案件关系不大……只能勉强算是现场的发现者之一。不过我最近正在跟着毛利老师学习,所以这次案件也会作为老师的助手来协助他。”

    考虑到死者的亲属还在场,柿川白秋没有直接把“取材”这个词说出口。

    “哦哦、原来如此。”

    目暮十三欲言又止,最后只语重心长道:“你要是跟在毛利老弟身边的话,以后我们打交道的机会估计会不少。”

    毕竟毛利小五郎遇到凶杀案的几率和普通人可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如此一想,这位名作家连续遇到两次命案或许并不是巧合。

    作为黑衣组织的成员,被搜查一课的警官说“以后我们打交道的机会估计会不少”,柿川白秋。

    他点点头,礼貌地笑着答:“是吗?那可真是请多指教了。”

    接着,话题又回到了眼前的案件上。

    毛利小五郎虽然醉了,但侦探的身份还是让他在警察到来之前就对现场的人做了一些提问,不过摄入了那么多酒精,他的大脑显然也不是很有条理,并没有问出几个有价值的问题。

    江户川柯南思索着对方估计也没那个余力去跟目暮十三做总结,就上前道:“目暮警官,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在楼下观看烟花表演的时候,忽然看到这间屋子的窗帘被引燃,就一起上来救火,结果打开门后看到了木下伯伯遇害。

    “后来,叔叔来到现场之后有询问事发前后的状况。木下伯伯在遇害前一直是一个人待在九楼,然后酒会期间来过这里的人只有小野寺伯伯,(木下)茂先生和日高小姐。”

    木下茂点了点头:“是的。家父非常看重这次酒会,而且称他自己有非常重要的准备要做,会一直待在自己的办公室,不希望有任何打扰他。”

    柿川白秋垂眸。

    看来木下和辉并没有将和黑衣组织的交易告知自己的儿子。

    木下茂口中、木下和辉所谓“非常重要的准备”无疑就是今晚和柿川白秋的交易。

    事实上,木下和辉为了完成交易曾两次下楼,不过这和案件倒也没有什么关系。

    目暮十三:“柯南说酒会期间来过九楼的只有小野寺先生、茂先生和日高小姐,但是按你们的说法,九楼除了木下先生之外没有其他人,会不会有其他人趁你们不注意上楼呢?”

    毛利小五郎道:“不会,茂君说九楼是需要在电梯里使用管理员权限才能进入的楼层,一般人是没法上来的。当然,也不排除是有什么人用了非常规手段。”

    毕竟九楼这个高度,说低不低,说高也不算高,依旧留有从大楼外部进入的可能。

    目暮十三也想到了警方来时也是由山下茂引路,了然:“那有权限、并且上了楼的就是之前说的三个人?”

    木下茂点头:“我、小野寺先生,还有……”

    他看了眼身边身材高挑的女性:“还有日高小姐。”

    小野寺淳接话:“我应该是最早见过山下社长的——因为有重要的文件需要社长过目。这件事茂君也是知道的。”

    木下茂点了点头:“是。然后我是在烟花表演前,我想,大概是在十点钟左右上楼来见父亲,不过父亲并没有见我。”

    他顿了顿:“然后我离开的时候有遇到日高小姐。”

    最后,那位一直沉默着站在他们身边的女性发言了:“我确实有去找过社长,不过和茂君一样,没有见到人。”

    目暮十三听着三个人说话,本能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有点奇怪,但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问,只能点点头:“我知道了。那茂先生和日高小姐,你们两个在九楼的时候有听到山下先生的声音吗?”

    木下茂和日高玲子同时摇了摇头:“没有。”

    “所以木下先生的死亡时间至早是在见过小野寺先生之后——小野寺先生,您还记得当时的时间是多少吗?”

    小野寺淳犹豫了一下:“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大概是九点钟左右?”

    目暮十三点了点头。

    负责尸检的法医走出来,递给目暮十三一张报告单。

    目暮十三看完,转过头对毛利小五郎小声说:“死者死前头部受到重击,致命伤则是背后刺穿内脏的锐器伤,以及失血过度。初步只能推定死亡时间在一到两小时内左右。”

    这起案件中死者的死亡时间确实很难推断,一来,凶手特意打开了空调的暖风来调整室内温度,二则是由于室内起火,环境极其恶劣,尸体也受到不小影响。

    毛利小五郎深觉头疼:“这样的话……连具体的案发时间都很难推断啊。”

    江户川柯南仗着自己体型小,站在他俩身边偷听。

    听到这里,他举起手,看向木下茂:“在楼下看到起火的时候,茂先生不是有给木下社长打过电话吗?”

    听江户川柯南提起,木下茂才打开手机:“是,当时是打了电话,还被挂断了。”

    几人顿时沉思起来。

    “按现有的情报看,茂先生打电话的时候木下社长很可能已经遇害了,那挂电话的会是凶手吗?”

    ——毕竟,会在那个时间出现在现场,并有能力拿到山下和辉手机的,就只有加害者了。

    木下茂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脸色变得很难看:“……这通电话的播出时间是十点三十三分。”

    “也就是说,凶手十点三十三分的时候应该还留在这里。”

    小野寺淳立刻表态:“我从九点多到后来就一直待在一楼,其他人都可以为我作证。”

    木下茂也不必多说。他可是当着毛利兰和柿川白秋的面打出的这通电话,足以证明他当时不在现场。

    唯一一个没有不在场证明的日高玲子一下子变得可疑了起来。

    她皱眉:“我十点多没见到社长之后很快就下楼了,之后就一直在四楼的房间待着,从始至终根本没有见过社长的面。再说了,我根本就没有杀害和辉的理由,你们是不是可以先收起那些可笑的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欢迎进入梦魇直播〕〔宇宙职业选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赤心巡天〕〔明克街13号〕〔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偏偏宠爱你〕〔镇妖博物馆〕〔我真没想重生啊〕〔请公子斩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