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终极神医〕〔都市最强弃少〕〔直播之无敌西游〕〔腹黑娘亲萌毒宝:〕〔重生系统:家妻是〕〔透视邪医在山村〕〔神医嫡女:冷王溺〕〔少奶奶每天都在崩〕〔绝对细胞〕〔虚空直播间〕〔在斗破的那些年〕〔异世之最咸鱼领主〕〔不灭龙帝〕〔冷情总裁的皇后悍〕〔鸿蒙之圣书〕〔成王之志〕〔诸天改命聊天群〕〔无敌疯狂兑换系统〕〔大魔法师旅途
桃源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共对萧条雨雪天 第1章 君再来
    地府办公室里,冥王正在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嗑瓜子,看着肥皂剧,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正在兴头上,冥王最亲近的侍卫,阿酒敲了敲办公室门,得到了冥王允许阿酒抱着一摞文件进来了。

    冥王擤着鼻涕问阿酒:“你说这世间有这么轰轰烈烈的爱情,多么可贵,可偏偏这个男的却先死了,叫两个人阴阳相隔,自两千年前孟姜氏哭泣感天动地惊动山神以后,本王再也未见过如此令人心生羡慕的凡人之爱。阿酒啊,本王不希望他死,你去阴寿殿寻得此人,带去阳寿殿,给他添上一些阳寿,还阳吧。”

    阿酒满脸黑线,走到桌边放下文件一边整理一边无奈的说道:“大人啊,这都是假的,凡人编排出来的,这男人还在阳间好好的呢,现在正是大红大紫的时候。如今凡间这世道,哪里还有这么坚贞不渝的璧人。”自家大人哪里都好,就是太多愁善感,看见什么都能感伤。

    冥王虽然不愿意相信,可是为了不失自己作为冥王的体统,抹去眼泪,清了清嗓子,正坐在办公桌前。随手拿起一本阿酒送进来的新文件翻看,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阳间死亡的人越来越多,出岔子需要他来解决的事情也越来越多,还都是一些无聊的小事,比如这家的老太太阳寿未尽带回来了,哪家的小孩子本该活20年,却被粗心大意的鬼差写成了200年。虽说这都是小事,偏偏这种小事只有冥王有权限更改。曾经有底下人有权限,不过出现了鬼差和凡人私自交易的情况,被查后全都收回了权限。

    看着一堆像山一样的文件,冥王头都要炸了,扔下手里的文件生无可恋的靠在老板椅上,幽幽的对阿酒说道:“你挑着些重要的文件给我读,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去拿我的章给批了。”

    阿酒不是第一次给冥王批文件,也熟知各种程序,事实上阿酒比冥王做的更仔细,他拿起一份文件翻开读道:“夜游神上报,说他的片区出现了一个帮人续命的凡人,而在生死簿上并未查出此人的信息。怀疑是上万年前逃过诛杀的那批罪人之一,此人来无影去无踪,连日夜游神都追不到他,夜游神希望冥王大人出手相助。”

    冥王挥挥手,脸上落寞了许多,叹了口气说道:“世人都觉得长寿好,都想与天同寿,对上神给予他们百年阳寿不满。其实,凡人哪里知道,与天同寿哪里有那么好,如同本王和天帝哥哥一样,寂寞的很呢。本王倒是希望和凡人一样,百年一轮回,洗刷了全身罪孽干干净净的再活一场。而我们却要为自己万万年造下的杀孽,活多久愧疚多久…”

    阿酒并不是第一次听到冥王这么说,每当冥王喝了酒,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如此感慨一番。但阿酒跟随冥王两万年,从来不知道冥王究竟活了多久,更不知道冥王曾经造下什么罪孽。阿酒问过冥王,却被冥王敷衍了过去,冥王不愿说,阿酒也不多问。

    “本王知道了,先放着,本王会处理的。接着念吧。”

    冥王的声音响起,阿酒回过神来,翻找着重要文件,突然他脑中一闪,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他扭头看了看周围,看了看办公室大门,跑过去细看了门外有没有人,谨慎的关上大门。冥王看他如此紧张,打趣道:“怎么了,阿酒,本王看你像那硕鼠一般,你偷谁家蜡烛了么?”

    阿酒关上门,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跑过来小心翼翼压低了声音对冥王说:“大人,你可记得今日是…”

    冥王撇了一眼桌上的电脑,右下角的时间,今天是阳间的七月十一。冥王紧张了起来,手抖得像筛糠,猛的站起来,哆哆嗦嗦的说道:“他回来了,他回来了,快,去通知邢雪回避,本王要去奈何桥!”

    阿酒连连点头,跑了出去。在他开门的一瞬间,一阵阴风飘过,阿酒没有在意,自顾自跑去了。

    一道人影出现在长长的走廊,看着阿酒远去的背影。

    是个穿紫色斗篷的女人,女人脑中一遍一遍回想着阿酒和冥王的对话,闪身消失在走廊。

    奈何桥上,没有往日的喧嚣,冥王和阿酒凝重的站在桥头,看着两岸边还没有盛开的彼岸花,一片绿叶。不久,桥对面的大雾中,铁链摩擦的声音响起,冥王闻声紧张的捏紧拳头,咽了口唾沫。三个人影从大雾中走出,日夜游神押解着一个穿着囚服披头散发的男人,男人眼中无光,呆滞的向前走,极其狼狈。

    冥王走了过去,接过男人的手,眼里尽是落寞,冥王心疼的拍拍男人身上的灰,嘴里絮絮叨叨的道:“你们怎么办事的,怎么能这么对他!”眼神没有一刻离过男人,日夜游神挥手束缚男人的铁链消失,冥王牵起男人的手,准备过奈何桥。冥王恨不得跑起来,此时平时几步就过去的奈何桥,今日却显得那么长。所有人都将心吊到了嗓子眼,都怕这短短一段路出现意外,命运弄人,怕什么来什么。

    “且慢!”将要到头的时候,一个紫色的身形挥着六尺长的镰刀,从天而降,空灵的声音夹着愤怒。众人看到,冷汗下来,阿酒替冥王揪心。

    冥王冷汗下来,站住脚,停在桥中央,将人护在身后,对面前阻拦的人说道:“邢雪,你干什么!本王命你速速褪去,日夜游神将邢雪带走!”

    日夜游神靠近邢雪,好言相劝:“邢大人,跟小的们走吧,别让小的们为难。”邢雪不为所动,挥挥衣袖日夜游神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一闪间,邢雪到了冥王面前,带着愤怒的眼睛直视着冥王,朱唇轻启,愤愤的说道:“楚江!每隔一百年的七月十一,鬼门大开之前你都会神神秘秘的把我支开,你有什么事重要到故意瞒着我?这人是谁?”

    冥王故作镇定的笑道:“你想什么呢,这只是一个凡人。本王并非把你支开,是看你辛苦,给你放假。”

    “放屁!”邢雪磕了一下镰刀,地上的砖出现了裂痕。“你为什么偏偏隔一百年放一次?为何不隔五十年?为何不隔八十年?我近日听说,你每隔百年在这里接的人和我有莫大的关系,今日我来验证一番。你起来,我来看看这人究竟是谁!”

    冥王紧紧的将身后之人抓紧,虽然心里已经怕的要死,却还是强装镇定的说道:“你听谁说的?这不过就是个普通人,和你素不相识从未谋面。你让开吧,我还要送这个人去生死轮回门投胎,过了时间就不好了。”

    邢雪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闪到了冥王伸手,抓住冥王身后之人的另一只手。一瞬间,邢雪像被电到了,脑海中浮现出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

    她和一个男人坐在忘川河边,说说笑笑,画面里的忘川河还不是像今天一样暗无天日,鸟语花香,一片祥和…

    一闪,她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看着一个高大的背影向门外走去。撕心裂肺的感觉,发自肺腑蔓延开来…

    一闪,她怀里抱着一个人,周围都是死尸与鲜血,那种疼痛几乎要让她窒息…

    冥王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拉开了她的手,邢雪还没有缓过来,楞楞的站在原地。冥王心提到了了嗓子眼,心想,完了。他把手放在邢雪脸前挥挥,关切的问道:“邢雪?邢雪?你没事吧。”

    邢雪反应过来,看着一脸焦急的冥王,淡淡一笑说道:“没事,没事。”说着慢慢走开。

    冥王觉得不对劲,自顾自的在邢雪身后解释起来:“邢雪,他曾经是一个帝王,因为杀戮无数,十恶不赦多少世都没有洗完罪孽。如今还是死不悔改,故此每当他投胎都是由我亲自判决…和你没关系!”

    邢雪没理他,闪身离开。

    冥王示意阿酒过来,两人一起搀扶着男人,走向桥对面的生死轮回门。将男人推了进去,两人放下心,冥王瘫坐在地。

    七月十五,鬼门大开,除了恶鬼还关在地狱,众鬼回去阳间,地府里就是法定假日。全地府休息三天,直到七月十八,各自回归岗位。

    冥王好不容易得了个清闲,继续看那没看完的肥皂剧,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感慨着。忽然,阿酒踉踉跄跄的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涨红了脸大喊:“冥王大人!不好啦!冥王大人,不好啦!”

    “说什么呢你!你才不好了,本王好好的呢,晦气!”冥王挑起一双带泪的桃花眼,瞪得周围温度都降了三度。一边生气被打扰了他看肥皂剧,一边气他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被阿酒这个万年老友看到。

    “冥王大人,属下知罪,属下知罪…”阿酒连忙跪在地上请罪。

    冥王别过头,衣袖轻拂去眼泪,清了清嗓子,说道:“怎么啦?你跟随本王这么多年本王何时也不曾见你这么慌张,是天塌了吗??天塌了,天帝哥哥不还在吗?”

    “不不…启…启奏冥王,驻守奈何桥生死轮回门的死神邢雪于七月十四子时,擅自离开了奈何桥,闯进了十八层地狱,打开大门…”说着冥王的脸色就变了,阿酒接着说道:“导…导致了一部分穷凶极恶的鬼魂随着回阳间的众鬼流出,去了阳间。还有一部分恶鬼直接冲进了没人看守的生死轮回门,妄图趁乱投胎。还有一部分胆小的鬼四散逃往地府各处躲藏了起来。”

    冥王想起三天前,奈何桥上的事,明明邢雪的反应就不对,提心吊胆了三天本以为没事了,没想到还是出了这样的事情。冥王黑着脸差点要掀桌子,对阿酒大吼道:“这群鬼差怎么办事的,都没人发现吗?!邢雪去哪啦?有没有带走什么?快说啊!”

    “她带走了随身的死神镰,三生石也不见了…”阿酒的声音越来越小,冥王的脸越来越黑。“据鬼差来报,邢雪制造了骚动以后趁乱也随众鬼去了人间。”

    “去!发动全地府的鬼差给我把四散的游魂捉回来,今年七月十五的假没了,放假的鬼差给我叫回来!贴出告示,正当探亲的鬼魂只要配合怪怪的回来,风波过去还能放假,优待。所有想趁乱逃跑的抓回来加三百年寒水地狱。盘查进去生死轮回门投了胎的恶鬼抓回来押进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逃出冥界去往人间的,直接驱散魂魄!”冥王平静了下来,果断的下了指令。目前当误之急是这些恶鬼游魂一旦逃去人间造成骚动,惊动天宫,将是很麻烦的一件事。

    “可是现在地府的秩序已经乱了,您发动全部鬼差又打散囚禁那么多,这几日,可供投胎的魂魄少之又少,这样会影响人间婴儿出生的,会乱了天道,您再好好想想吧大人。”阿酒慎重的提了意见,其实他的考虑不无道理,人手都派去抓鬼,正常工作的就没了,怎么可能不乱?

    冥王瘫坐到老板椅上,沉默了一会,对阿酒说:“地府都空了,不抓回来让你去投胎?留下几个重要岗位的鬼差,保证每个岗位至少有一个鬼差在,其他人都给我动起来!尽量把损失减到最小。你去吧,照我说的做。”

    阿酒欲言又止,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冥王看他着急的样子,问到:“干什么?还有什么事没说清楚?”

    阿酒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别的岗位都好说,可是,奈何桥…奈何桥一般鬼差守不了啊,大人。”

    “那你去,我看你挺闲的,快去!”冥王此时心烦意乱顾不得别的,强装镇定指派了阿酒去。阿酒走后,冥王像火烧了屁股一样着急起来。“完了完了,邢雪丢了,天帝哥哥肯定会骂死我的!怎么办怎么办?当初我拍着胸脯向天帝哥哥保证,一定照顾好她,我还亲自接走了邢雪,天帝哥哥千叮咛万嘱咐,没想到今天弄丢了!”

    冥王看着桌上的手机,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他想提前向哥哥认罪,反正早晚这顿骂是避不开的。这么大的乱子自己扛不来,不去求助哥哥先。

    “喂,哥,在干嘛呢?啊,度假哪。嘿嘿嘿,也没事,没大事,就是…就是…就是邢雪出逃了…丢…丢了…还打开了十八层地狱的大门,放出了恶鬼,恶鬼四散逃亡人间…”冥王说完以后把手机拿了起来,料想天帝肯定要杀猪般的嚎叫,怕震疼了耳朵,先准备好。

    果不其然,隔了老远还是天帝吼道:“丢了!怎么能让她丢了!一个大活人怎么能丢了?!肯定是你又看那个什么破电视剧,不然你稍微上点心她怎么会出逃!快去!找,给我找!找不回来我就扒了你的皮!朕会增派人手助你平定恶鬼之乱,至于邢雪,你要给我个交代”

    “哥哥,邢雪的特征非常好辨认,我的人都在抓逃散的游魂,没有空闲,找邢雪的任务就交给哥哥你的人了,毕竟你的人再次比我手下一群笨蛋的强点。”冥王赶快把事往外推,自打他上任到现在,这么棘手的事情还是第一次遇见。天帝沉默了一会,说:“我会派人去找她的,你赶快去奈何桥,顶上空位,守住大门先。”

    “为什么是我?”冥王哭丧着脸。

    “你不是说全地府都在抓出逃的游魂吗?就剩你还有功夫和我说话了,奈何桥那么重要的关口,不让你让谁?快去,如果地府再出什么乱子,你就准备准备,冥王换人了!”天帝挂了电话。

    冥王恨恨的嘟囔着:“就会拿你是天帝来压我,有什么了不起!你死了不也归我管吗…”说着,起身出门赶往奈何桥。

    此时,凡间到了夜晚,人间正是灯红酒绿的时刻。在繁华的表象中,藏着许多的危机。

    某城市的郊外,山顶,邢雪穿着紫色连帽斗篷拿着一把巨大的镰刀的女人正现在看向这座花花绿绿灯火阑珊的城市,城市上空飞来飞去的黑影,就是今天被她放出的鬼。她的眼底尽是忧伤,自己这次任性一闹,人间就遭殃了。

    邢雪靠在一棵树下,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里边是一个人的资料…

    “阿南,这里曾经是我们相遇的地方,只是如今跨越了千年,物是人非。我被困在地府三千年,你流落人间三千年,我饱受相思苦,你饱受人间泪。虽然我已经认不出你,我还能感觉到你的气息,以前是你守护我,如今换我守护你了。”邢雪手里握着一块丑陋的石头,在黑暗中隐隐发着蓝光,她一边对着石头喃喃自语,一边抹去脸庞上的泪水。

    “王,吕姬回来了…”邢雪起身挥一挥手里的镰刀踩上了飞舞的花瓣,消失在了夜色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九零娇娇媳〕〔洪荒封神之最强纣〕〔叶绾绾司夜寒〕〔帝妃临天〕〔王者归来洛天〕〔女校男篮〕〔梦回汉时:东风若〕〔亲爱的傲娇狐狸先〕〔病少枭宠纨绔痞妻〕〔唐诗薄夜〕〔情深入骨,傅少的〕〔末世:掠夺城市〕〔空降萌宝:总裁老〕〔神级奖励系统〕〔嫡锁君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