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妖崛起 第八十章 我只有两个
作者:雪亦山的小说      更新:2018-05-17
    唰~

    一道金光突然自脑海射进妖丹,正是他的第五天赋:

    朱爆。

    爆?罗阳心中若有所思,却暂时没这个心情理会。

    因为——

    力量!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感,自妖丹迸发而出,充斥在他的每寸筋肉当中,让他有种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冲动。

    罗阳身子一动,前蹄撑地,后蹄蹲坐,如同狮王般雄踞在巨石之上。

    蓦然仰天嚎出一声浩荡猪啸:

    吼~~

    那声波竟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将四周迷雾轰的炸开一圈涟漪。

    “啊打~”他意犹未尽的猛一跺蹄,踹向脚下巨石。

    哗啦啦~

    ……

    烟尘弥漫中,罗阳自乱石堆中趔趄着冲了出来,一边抖落着满身的灰粉碎石,一边儿咳个不停。

    咳咳,装逼果然是个技术活。。

    他抖了半天,可还有不少石子藏在金铠里,调皮的不肯出来。

    哼噜~罗阳打了个响鼻,索性脱个精光,似人般站起来不停拍打着身体。

    “是,是小白吗?”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自他身后传来。

    罗阳手上一僵。

    接着脸上露出抺冷笑,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来,瞅向不远处的“罗嫣儿”。

    还是老一套啊,就不能换个花样,换个人吗?

    而对面的罗嫣儿,却是瞪大了双眼,好奇打量着这只灰不拉几的斑点猪。

    她头一次见到未着盔甲的罗阳。

    “小白,真的是你!”她雀跃的欢呼一声跑向罗阳。

    却在途中猛的刹住,歪头蹙眉道:“你咋弄的这么脏哩?”

    她脸上表情逐渐严肃起来:“爷爷讲过的,脏孩子没饭吃,你怕了吧?”

    说着,她三步并做两步,来到罗阳身边,手中突然多出了一块抹布和一张卷轴。

    罗阳直觉有些不对,退出两步警惕的望向她:“你要干啥?”

    啪~,罗嫣儿上前一巴掌拍在罗阳屁股上,眼睛瞪的溜圆:“别动!”

    说完还敷衍的来了句:“乖乖听话,姐姐一会带你看金鱼哦~”

    罗阳翻了个白眼:这人是没变,就是变了个脑子。。

    行,哥陪你玩到底。

    他如此想着,干脆抱起膀子冷眼旁观,但心里的警惕却是提了又提。

    罗嫣儿嘴中仍在念叨着什么,手上也没闲着,把卷轴对准了罗阳直接刺啦一撕。

    罗阳被吓了一跳,瞬间将朱御放了出来。

    可似乎有些迟了。

    那分做两半的卷轴已经无风自燃,蓦的化一道蓝光射入了他的体内。

    这让罗阳心跳有些加快,忙驭使着金丹提溜一转,狂涌而出的妖气眨眼将全身上下都给检查了一遍。

    可……没问题?

    他疑惑的望向罗嫣儿,却发现她正抬头望天。

    轰隆隆~,一道惊雷突兀在他头顶炸响。

    罗阳悚然抬头。

    ……

    ……

    “唏律律~”白龙马高昂着头发出一道马嘶,眼睛却在四处游离。

    “你是说,你也不知道小嫣儿何时从你背上消失的?”孟婆笑吟吟的冲它问道。

    白龙马点点头,却始终没看她一眼。

    “咯咯,小家伙,你可真不听话。”孟婆畅快的大笑出声:“你该不会以为婆婆是个好人吧?”

    这话一出,白龙马毛发瞬间炸起,第六感告诉它危险即将降临,必须逃,赶快逃。

    可还未等它有所动作,身体却突然不听使唤的定在了原地。

    片刻后,一道歇斯底里的凄厉马鸣自林间响起,间歇还伴着几声变态般的娇笑。

    “律~律~”白龙马无助的叫了几声。

    孟婆嘿嘿一笑,声音自它身下传来:“可是服了?”

    白龙马眼睛啪啪落下几滴眼泪,屈辱的点了点头。

    孟婆这才收起了手中的万刑之王——痒痒毛,额,也就是鸡尾巴毛,缓缓自马肚下钻了出来。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她抚了抚白龙马的鬃毛。

    白龙马:“捋驴旅律~”

    “把舌头捋直了说话!”孟婆喝道。

    白龙马:“捋~驴~旅~律~”

    “哦?这么说来~”孟婆闻言眉头一挑:

    “她是突然消失不见的?能在我眼皮底下玩失踪,应该不是外人所为。

    想不到,这小丫头还真是有些好东西呢,嘿嘿。”

    正当孟婆想着怎么从罗嫣儿那将东西“借”来一观的时候,自远处突然隐隐传来一阵能量波动。

    “葵水阴雷?”孟婆诧异的自言自语,旋即一个翻身上了白龙马,啪的一夹马腹,直奔波动所在驶去。

    ……

    与此同时,落妖谷正中位置的盆地内,一只遮天般巨大的黑色怪兽猛得自睡梦中惊醒。

    嘴中同样喃喃着一句:“五行罡雷?”

    说完,那巨大的身形竟如水墨般淡淡散去,攸忽不见。

    ……

    ……

    而此时的罗阳正趴在地上,只是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妙。

    他全身发黑,直如一块焦炭,而实际上,

    就是!

    而且是一块五百成熟的猪排焦炭。

    要不是他嘴里仍在呼呼往外冒着的黑烟,偶尔还能往回吸进点气儿去,真就和一块炭没啥区别了。

    罗嫣儿傻傻站在原地,手里拿着的抹布还保持着往前探出的姿势。

    “啊~~!”

    她尖叫一声,眼泪唰的飚了出来,上前一把抱起罗炭猛的晃了晃:

    “呜~小白,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你别死好吗~你别死呀~呜~”

    “你,你特么再晃下去,老子就真他娘的要挂了~”罗阳脸上咔咔掉下两块儿黑渣,露出了翻白的眼球。

    “唉?你,你没死呀小白!呜~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罗嫣儿喜极而泣,那泪更是好似放了闸的湖水,哗哗流个不停。

    手上倒也真的小心起来,好像托着圣物般,一动不动。

    而罗阳此时方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位还真就罗嫣儿本人,并不是他自以为的某幽灵。

    话说,现在可是白天。。

    他怔怔看着地面上隐隐约约的光斑暗自无语。

    没过多久,也就盏茶功夫。

    罗阳突然轻轻一挣,自罗嫣儿怀中站了起来。

    罗嫣儿担心的伸手欲扶,嘴里叫了声:“小白?”

    罗阳摆摆手,示意不用帮忙,接着浑身用力一抖。

    噗瑟之声响成一片。

    他体表那层黑痂竟纷纷如雪般掉落下来。

    眨眼,一个粉嫩的白皮裸妖便在罗嫣儿面前闪亮登场。

    她蒲扇着两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面的泪水犹自盈蕴未消,却突然透出一道羡慕的目光:

    “小白,你咋有这么多咪咪哩?

    我,我只有两个唉~”